為什麼人類總害怕跟其他人不一樣?他精闢分析「盲從」是如何影響你我的決策過程

2020-05-09 08:00

? 人氣

當一大群人的判斷互相獨立,他們的平均判斷可能是正確的。當他們互相影響,十個人的正確度就和一個人的正確度差不多。(圖/unsplash)

當一大群人的判斷互相獨立,他們的平均判斷可能是正確的。當他們互相影響,十個人的正確度就和一個人的正確度差不多。(圖/unsplash)

讓別人認同是一門藝術──說服的藝術。

顯然,多數意見擁有巨大的優勢,它幾乎不用試著說服我們。「多數」這個簡單事實,就已經足以讓人們認同或追隨。事實上,它的力量既強大又直接,就算理性告訴我們它是錯的,我們還是會追隨它。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多數意見」擁有扭曲現實的力量;反觀「少數意見」要說服我們,則要費盡千辛萬苦,我們不會輕易接受少數的論述。事實上,我們會找很多理由來拒絕接受少數意見。

異見者,也就是那些「少數人」,往往無法立即說服成功。必須憑藉精心安排的做法,歷經長時間努力,才能說服成功。

如果我們同意少數人的觀點,往往是因為自己的態度真正有所轉變。也就是說,我們同意或追隨這意見,是因為心服口服。

多數派的支配力

經典電視節目「隱藏攝影機」(Candid Camera)或許不是彰顯多數力量最科學的代表,但卻是最滑稽好笑的代表之一。你可能還記得這一集:製作人艾倫‧方特(Allen Funt)在街上「做實驗」然後偷偷拍下每個人的反應。我喜歡1962年的一集,名稱是「面對恐懼」(Face the Rear)。他讓三個臨演(付費的臨時演員)進入一台電梯,電梯中另外有一位不知情的乘客。當電梯門關上,三個臨演都轉向電梯的後方。當電梯打開,往往會發現第四位乘客也跟隨多數人的反應轉向後方。當門再度關上,三位臨演一起轉向電梯側面。當電梯門再次打開,會發現當中的四個人統統面向側面,雖然不知情的乘客顯然感到十分困惑。接下來,三位臨演摘下他們頭上的帽子。不知情的乘客也照著做。當臨演把帽子戴回去,他也跟著做。

多數人擁有強大的力量,促使我們同意或是追隨他們的腳步。這股力量很強大,而且無所不在。不論身處何處都能看到,包括影響人類生命的決策,像是在駕駛艙、外科手術團隊或陪審團商議時做的決策。就如我們前面所看到的,多數人認為起落架是問題關鍵,所以聯航173號航班的全體機組人員都跟著照做,進而忽略其他重要問題。

至於陪審團,想要預測陪審團商議的結果,單單根據第一次投票的主流意見,就能有九成的命中率。陪審團或許要花數小時或數天才能完成裁決,但九成的情況中,最後的決定通常就是第一次投票的多數意見。

多數贏得裁決,這並不意味著多數必然正確。應該說,多數意見會對我們的想法、感受,以及判斷與決策帶來巨大壓力。事實上,在這一堂課裡你會發現,多數的力量是如此強大,能誘使我們相信不實的事件。當一般人聽到的多數意見明顯有誤,仍有超過三分之二的時間會支持明顯錯誤的那一邊。當我們必須就模棱兩可的事件做判斷時,像是關於政治或商業的問題,多數意見的力量更為強大。我和同事發現,就算多數人是錯的,高達七成的時間,人們還是會跟著多數意見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