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為了陌生人一句話大動肝火?她道出超特別解決方法:試著把自己當成「有錢人」

2020-05-06 09:00

? 人氣

區隔「該在意」與「不在意也無妨」的事

有次在社區腳踏車停車場,我看到附近居民的腳踏車沒停好,心裡犯了嘀咕:「這樣我腳踏車很難牽出來!」心情隨即變得不太美麗。

偏偏我就在意這種壓根兒沒必要放在心上的小事,各種想法浮現在我腦海:「鄰居根本把我當笨蛋吧?」「我得去說說他讓他下次記得把車停好!」等等,緊接著上演的小劇場更兇了,「要是跟他說了,他可能更常來找碴」、「我對他這麼不爽,之後搞不好更來找我麻煩!」

對這種小事不太在乎的人聽了大概會傻眼:「太閒嗎?浪費時間想這種無聊的事幹嘛?」即便是我自己也覺得煩,不想再浪費時間想這些了!試圖打斷自己不再去想,但腦海只要突然浮現腳踏車停車場的畫面,便馬上破功。「可惡,還是很氣!」完全過不去,就算工作繁忙,小劇場還是在腦中轉個不停。

別人的腳踏車要怎麼停,只要不是明顯違規根本就無所謂。但就是好在意,越把時間浪費在內心小劇場上越生氣:「都是那個人的錯,浪費了我寶貴的時間!」。

無利可圖的事不要做

一般而言,面對前述狀況的處理方式是「明確在『該在意』與『不在意也無妨』的事之間畫出清楚的分隔線」。精通此道的達人「只看身體中軸(從頭頂到肚臍之間)這條線,只要無人攻擊到這塊要害,其他一概不理!」你會聽到這種人通常很帥氣地說「反正又沒有生命危險!」

僅次於達人的一般人,防衛範圍則再寬一些,約莫是「不靠近身體中軸到雙手打開之間的範圍」,因為他們認為「只要跟自己沒有直接關係就無所謂!」

按照此邏輯脈絡來看,的確!附近的居民並不存在於我雙手打開的範圍之內,因此與我無關!這麼一想似乎也不那麼在意了;電車裡沒禮貌的人也不在我雙手打開的範圍之內,直接略過也沒差!雙手打開看事情時,即能畫出一條俐落的分隔線。

網路、E-mail這類訊息,也算是雙手打開以外的範圍,所以直接略過也沒差,多麼輕鬆愉快!

即使沒辦法做到上面提到的防衛範圍程度,那就想成「無利可圖的事不用管!」即可。一般人其實也具備一款方便的功能,當捫心自問「在意那個人的事對你有幫助嗎?」答案如果是沒有,那就略過吧!

能自動把「在乎那件事有幫助嗎?」視為原則,劃清界線生活就輕鬆了,然而,做不到的人正因為認為「大家都想佔我便宜」才會在意得不得了。

我回想自己當初在意的點,還真的是如此。對任何事都覺得是自己吃虧了,並在意得要命。小氣鬼、窮酸鬼這類詞最適合拿來形容當時的我。看到路邊的髒東西就犯嘀咕:「煩耶,就我每次都這麼衰!」永遠認為是自己在吃虧。

無論何時何地,內心總充滿了匱乏感。但周遭的人都覺得我吃飽太閒,「工作明明也蠻順利哪來的匱乏?」但當時的我沒來由地內心總是充滿淒慘與空虛。

試著把自己當成「有錢人」

仔細想想,我其實是因為「不想吃虧變窮酸,所以才事事在意」。殊不知,越在意、越討厭的事,越是一件接一件地噩夢成真。

一旦以窮酸的「我才不要吃虧」心態作為判斷的基準,便更會讓窮酸感變成現實。

若把此原理回推做反向思考,我不就是討厭自己小家子氣、斤斤計較所以才變這麼窮酸?那刻我突然意識到:「啊!那我就反過來以有錢人的基準來畫出一條『在意』與『不在意』的分隔線不就得了!」

如果我是個有錢人,即使這些過去讓我在意的事發生在眼前,只要劃上一條線「這件事有讓我在意的價值嗎?」很神奇地窮酸感馬上消失,眼前的事自然也不在乎了。

「沒價值」是極為強而有力的判斷基準。

再舉個具體的例子,搭公車時碰上塞車,煩躁地在心裡糾結:「司機,給我開快一點!」的時候捫心自問:「我在意這件事有價值嗎?」,當下立刻不再糾結。

非常神奇,即使不絞盡腦汁勉強說服自己,但只要以有錢人的分隔線作為「在意/不在意」的基準,平常會被窮酸想法給絆住的事都能夠輕易放下了。

「在意這些有價值嗎?」是讓你變不在乎的一條強韌分隔線,一旦拉起這條線慢慢地將會發現自己的價值開始往上攀升。

作者介紹│呂盈璇

淡江大學應用日語系學士,自由口筆譯者,美國瑜伽聯盟認證指導師。熱愛瑜伽、煮食及旅行。在瑜伽與文字間觀照人生,也療癒自己。譯有《高敏感是種天賦》、《十倍速!寫出最強文字》等書。

本文部分內容取材自三采文化《不在乎的勇氣:給害怕被討厭 所以虧待自己的你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