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展誥專欄】不必為某些目的,將自己沉浸在負向情緒,情緒是種狀態不是種工具

2017-04-19 11:11

? 人氣

我們都以為自己不喜歡負面的情緒,但有時候,其實是我們讓自己沉浸在不開心的泥淖卻不自知……

如果你經常逛書店,應該不難發現書店架上心理勵志的分類區,與情緒相關的書籍通常佔了多數。大部份人看著這些琳瑯滿目的封面與書名,心裡揣測的很可能是哪一本書最能夠幫助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跳脫不快樂、最好還能夠從此天天開心。

這樣的想法相當實際,畢竟你花錢買了一本與情緒相關的書,若是無法讓自己脫離痛苦的心情,那到底買來幹嘛?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有時候,其實是我們選擇待在不開心的情緒當中,讓自己在那樣的狀態裡浸泡與反芻、不想這麼快脫離?

我曾經與一個小學六年級的小男生談話,他被轉介來我這裡的原因是長期被班上同學排擠與霸凌,在生活中顯得相當沒自信、情緒低落。

為了企圖減輕他的不舒服,我嘗試了各種方式要引導他宣洩內心的不愉快,但無論我怎麼努力他都不願意配合、毫不客氣的表達出興趣缺缺的樣子。

「不公平。」某次,當他在遊戲室裡玩著積木時,小小的身軀背對著我、緩緩地說出這三個字。

「啊?不公平?什麼不公平?」我對這意料之外的回應感到困惑。

「如果我這麼快就不生氣了,那我曾經被欺負的事情算什麼?我知道我只要安靜就沒事了,可是我就是不想要很快就不生氣!」「那些欺負我的人才會沒事,我不會沒事。我很痛苦、而且很難過。」

對他而言,大人所說的「沒事」不是真的沒事。老師認為的沒事是指孩子不哭不吵、不去計較欺負到底是哪些人欺負他、不要再大動干戈地調查誰對誰錯,讓任課老師可以平靜地上課、讓其他同學的家長不要再打電話來咆哮,一切就像船過水無痕那樣風平浪靜。

但是,他心裡面的不舒服卻沒有人來關心,這根本就不公平。

許多被霸凌者(或受害者)的內在都有類似的聲音:「如果我放下了,那麼欺負我的那些人呢?他們也會受到相等的痛苦嗎?如果沒有,那我的放下有什麼意義?誰會來安慰我、悲憫我?難道我活該嗎?」

我們擔心一旦忘了這些痛苦的經驗,就像是否定了這些不公平的對待,那麼,我們所遭遇的痛苦也會被這個世界所淡忘。

因此,我們期待藉由記住這些痛苦,來警惕自己避免再次遭受類似的傷害。

(圖/pakutaso)
記住痛的感覺,才能避免二次傷害?(示意圖/pakutaso

另一方面,對於在關係中曾經歷重大分離、失落、受傷的人而言,那些不愉快的感覺或許可以讓自己覺得與重要他人或重要事件還保持著連結、緬懷那些曾經美好的回憶;讓自己在經歷了重大的創傷、感受到如巨浪般襲來的痛苦而幾乎要窒息時,還能夠保有活著的感覺。

有一位前來尋求諮商的大學生就說,母親剛過世的那幾年,他經常一想到與母親相關的回憶就會哭得無法自己。但經過這幾年,漸漸地,他不再想到母親就掉眼淚、半夜裡不再因為夢到母親而醒來,雖然在情緒上比較好受,卻也因而多了一股矛盾與罪惡的感覺。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展誥心理師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