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業10年卻無法進入德國醫院!外籍醫師嘆:只能從超市買腸子回家練習縫合

2020-04-07 09:00

? 人氣

湖北武漢的醫院。(美聯社)

湖北武漢的醫院。(美聯社)

一些德國聯邦州徵集了外國醫生共同抵抗新冠疫情,包括尚未在德國獲得醫師執照的人員。儘管醫療人力短缺,審核外國文憑的行政流程依舊緩慢。

在新冠疫情對德國醫療系統構成龐大威脅之際,生活在柏林的波蘭外科醫師本(Ben)經常在夜裡用從超市買來的牛腸做縫合練習。

34歲的本擁有利比亞和埃及大學的醫學學位。他表示:「外科的專業技能就如同開車,如果一段時間不練就會生疏。所以我到超市買了腸子回家縫合。」

由於擔心有關單位在審核他的申請時會帶有偏見,本不願透露自己的全名。在去年移居柏林前,他曾經任職普通外科十年。雖然持有歐盟國家護照讓他能順利定居德國,尋找工作的過程卻充滿無盡壓力。

「我是一名助理講師,過去曾在利比亞教導醫科學生。我在我的領域中有充足的經驗,但現在這些經驗正在流失。」

新冠疫情的爆發增加了吸收醫療人才一事的迫切性,因為急劇增加的感染人數使德國醫療系統面臨龐大負荷。德國衛生部長施潘(Jens Spahn)上周致信三個聯邦州政府,敦促其重新考慮去年做出的不自動承認波蘭醫學文憑的決策。此前勃蘭登堡、漢堡和梅前州是根據歐盟指令中雙邊醫療系統的差異而做出了不直接承認波蘭文憑的決定。

德國媒體引述施潘在信中寫道:「這個做法獨立於歐洲對該方案的最終法律評估,但我認為當局採取務實的做法是適當的。」

困難的考試

但這對Ben的意義並不大。他目前在一家醫院擔任護理員,同時正與柏林衛生局與柏林醫師工會兩個機構打交道。四個月來,他一直在等待柏林衛生局所簽發一份文件,之後要將這份文件送往醫師工會,由後者安排他參加德國的德語醫療用語檢定,通過考試後才能拿到執照。本表示:「這很費時費錢。」

根據敘利亞醫生薩米爾(Sameer)的經驗,整個認證過程可能耗時18個月之久。薩米爾以難民的身份來到德國,成功通過語言考試後成為初級醫生。漫長的等候使這些申請者對於是否能順利居留及取得工作許可感到焦慮,而且取決於各聯邦規定,申請過程中可能需要數千歐元的手續費、語言課程和考試費用。

薩米爾表示:「官僚主義讓事情變得更加複雜。在德國,每次考試都必須事前預約,而且預約時間可能需要一年,因為還有許多其他申請者,而負責評鑑的醫生只有寥寥數人。」

薩米爾和本認識好幾名有潛力取得執照,最後卻放棄申請離開德國的醫師。本說:「我有一名來自利比亞的朋友一個月前回國了,他專攻重症監護。這樣的醫師是德國現在急需的,但他告訴我:『我為了等待花了太多錢。』」

「為何我會來到德國?」本解釋說:「我聽說這是外科醫生實現理想的最佳機會。我想增進自己的技術,而我會回饋德國:我會奉獻自己為德國人治病。

官僚作風

巴伐利亞融入項目「挨家挨戶(Tür zu Tür )」的施樂(Stephan Schiele)表示,這些申請流程如此耗時有一個簡單的原因:「有關當局人手嚴重不足。」

但也有其它官僚主義因素:每名申請人的資格都必須經過單獨評估。當局會指定一名評估員,在三個月內審核外國文憑的內容,以及與德國系統相對應的學歷為何。

最近有關單位已經采取了一些努力來加速審核過程,至少在護理方面出現了進展。一些試點項目開始對整體外國護士學校進行審核,而非審查個人的學歷。

施樂表示:「我們也希望朝這個方向推動醫師資格審核,但當然要花點時間,因為必須更仔細檢視課程。」同時他也承認:「醫學訓練是個敏感議題:試想若我們允許醫師未經認證就進入診所,一旦發生問題,人們就會高喊這是謀殺。

政治上的迫切性

無論疫情存在與否,即便醫師人力短缺也不可能簡單地加速行政流程。三月中旬,薩克森州的醫學委員會在臉書上貼文,徵求生活在該州但沒有工作許可的外國醫生支援。該委員會在回覆給德國之聲的一份聲明中表示,約有200名外國醫生響應其號召,但也澄清這些醫師並不會被派遣從事醫師工作,而是支援新冠疫情的電話熱線、進行病毒檢測並擔任護理人員。聲明指出:「這與加速資格審核的流程並無關聯,而且也沒有相關計劃。」

柏林醫學委員會的一名發言人在郵件中寫道,鑑於當前的情勢,委員會本身的人力有限,加快審核讓外國醫師進入醫院是「不現實」的。柏林衛生和社會福利局(LaGeSo)也作出類似表態稱,各聯邦州不能不咨詢其它州政府便單方面更改指南。但其聲明也指出:「我們會繼續努力為未來數周甚至數月徵詢人手,包括尚未獲得認證的醫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德國之聲(原標題:德國官僚體制讓外國醫師難執業)

文/Ben Knight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