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加水喝,就不純了嗎?內行人點破迷思:有一種風味,真正懂酒的人才能體會…

2017-03-21 12:35

? 人氣

常有人說威士忌最好喝的喝法,就是加水對半喝。不論是蘇格蘭的艾雷島,還是愛爾蘭,大多數人喝威士忌經常是和水對半喝。據說這樣可以引出威士忌的香氣。

我大多喝一半純的。大概本性小氣吧,美味的東西居然還用水兌淡了喝,覺得實在可惜,於是無論如何還是不兌水就那樣喝掉一半。然後隔一陣子才在杯子裡加水。把杯子緩緩的轉一圈,讓水在威士忌裡慢慢旋轉。

清澄透明的水,和美麗的琥珀色液體,因比重不同所帶來的滑潤交融模樣,終至融為一體,這樣的瞬間最美妙了。──《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村上春樹著

曾經有一段時期,喝純的單一麥芽威士忌蔚為風潮,如果不喝純的反而會被周遭人鄙視,「加水實在太浪費」、「你不會喝威士忌」。確實,這麼說起來也有幾分道理。

愛丁堡往北約200公里處,有一條斯佩河。椎名誠曾經訪問麥卡倫(Macallan)在那裡的蒸餾廠。

在大一點的玻璃杯裡倒進約一公分高的純威士忌,先聞聞它的香氣。基本上,喝沒有其他添加物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都是喝純的。先仔細品嚐這一小杯,然後再請侍酒師加冰水。

我之前都不知道,原來在威士忌產地喝加水威士忌時,只有加一點點水。跟日本動輒對半稀釋,再加冰水的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拼布之國的威士忌>,《蓋飯的午後》,椎名誠著

麥卡倫的單一麥芽威士忌,特徵是使用西班牙雪莉酒的木桶來熟成。加水有引出香氣的效果。椎名誠說:「我之前以為,威士忌只是比啤酒酒精濃度高一點,可以讓人馬上喝醉的催化劑而已。」據說加跟釀酒時使用的一樣的水,喝起來最好。

這麼喝果然比喝純的讓香氣更為順口,只要喝下一杯,就會聽到喉嚨深處吶喊著:「拜託快把這東西倒進來啊。」──<拼布之國的威士忌>,《蓋飯的午後》,椎名誠著

麥卡倫酒廠的釀酒方式,是會先把新的木桶運到西班牙,讓木桶使用於雪莉酒的熟成後,再將木桶運回蘇格蘭。非常費功夫,是經年累月的大工程。這讓我想起在20年前,波摩(Bowmore)的威士忌調酒師訪日,特別在英國大使館舉辦試飲會。

他們請在場人士在手背滴一滴波摩的威士忌,兩手摩擦後,將威士忌均勻塗在手上,彷彿在試香水一般。結果豐厚的泥煤香氣和煙燻味馬上圍繞四周,在那一瞬間,所有人都被單一麥芽威士忌的神祕魅力吸引了。

簡言之,如果將啤酒(釀造酒)蒸餾後,就會變成威士忌的話,把葡萄酒(釀造酒)蒸餾後,便是白蘭地了,而這兩種酒各有擁戴者。名作家開高健就曾對英法間的酒文化,實際進行考核比較,並諷刺的表示:

有些法國人說,蘇格蘭威士忌聞起來有臭蟲味。另一方面,也有英國人說干邑白蘭地喝起來有肥皂的味道。不過,不管在巴黎還是倫敦,彼此都是邊說著對方的壞話,邊喝著對方釀造的酒,這也可以說是一種打情罵俏。──<威士忌序章>,《地球轉動杯緣》,開高健著

聽說,曾有一段時間在巴黎的咖啡廳,認為威士忌加水和冰塊,是最做作的飲料。因為我最近不常出國所以不太清楚這謠言的真偽。

至於威士忌的產地其實也很廣泛,不只在英國,甚至美國、加拿大、日本都有製造。不過隨著各地使用的原料,像裸麥、馬鈴薯、玉米的不同,味道也會隨之變化。

作者介紹│重金敦之

1939年出生於東京,慶應義塾大學畢業後進入朝日新聞社就職。任職於《週刊朝日》時,曾為松本清張、池波正太郎、渡邊純一等人的責任編輯,編出許多暢銷作品。離職後曾任大學教授、文藝記者,在食之領域造詣深遠,亦獲得料理人們的廣大信賴。著有:《世界第一侍酒師 田崎真也物語》、《食之名文學家們》、《池波正太郎劇場》、《壽司的常識與非常識》、《作家的食與酒》、《食彩文學事典》等書。

(風傳媒編輯貼心提醒: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微醺。與大文豪獨酌:偉大的作家個個愛寫酒,更愛喝酒,為什麼?》(原標題:威士忌就該純飲?微兌水才能品嚐威士忌最佳風味)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