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只會教出不敢有創意的學生,進入職場後卻突然要求他們要有創意?一個矽谷工程師的慘痛反省

2019-11-30 15:05

? 人氣

回答 Why

從前你摸出屋裡有隻大象,現在你要飛到3萬呎高空,回答「為什麼」這裡會有一隻大象。

即使你走的不是管理路線,或是無關科技,這三部曲的邏輯都成立。如果你的人生目標跟我一樣,只想做一個快樂的小癟三,這個邏輯仍然成立,因為你一樣可以做個有影響力的小癟三。

在學會巧言令色之前,你必須培養出下面幾種能力:

說故事的能力

在矽谷科技公司領導階層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 Let's build a story。說故事需要利用 「三」的技巧,把故事分成起頭、主體、結論。好萊塢所有的故事都是透過這種技巧來述說。這也是重要的簡報與 email 技巧。因為「三」是人類最容易明瞭的架構。

矽谷的高層幾乎所有的行事,都是靠編織故事推動。故事易懂易記,是領導統御的推進器。我在〈瘋狂的 Netflix〉一文結尾提到過造船的例子──與其敲鑼打鼓么喝人們去伐木造船,不如先讓他們對航海充滿幻想。讓人充滿幻想就是編造故事的魔力,而且每一個階層的工作都可以用得上。

推動案子,驅使別人賣命⋯⋯唯一的成本就是編一套動人的故事。

比喻的能力

工程師走到這一步,應該能夠把繁複的專業知識,用最簡單的語言讓非專業者了解。這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比喻──如果能帶一點小幽默,就更容易讓對方明瞭,而且永遠銘記在心。

有一件很奇妙的事就是,一旦用了比喻,聽者自動就會把你升級為權威。人們總會對善用比喻的人信服。所以大方的去使用這種雕蟲小技,這對專業人員說服不學無術卻又有權的人最好用。

讓人心生恐懼的能力

職場上唯一的正義就是讓自己的提案得到支持。你可以利用上面的三段式故事法,簡單明確地讓聽眾明瞭,不採用你的方案會面對如何的後果。如果有數字舉證就更好。職場上適當的恐嚇是必要的生存方式。用數字嚇人最有績效。如果偶爾去教堂,你就會知道牧師都有那種讓人心生恐懼的說服力。可以向他們學學。

誠摯敷衍的能力

敷衍是一個高深的藝術。即使不贊同對方,你也應該在眼神與肢體語言上,表現出絕對的興趣與支持。當然你心裡想的可以是周末要去哪度假。對方看到的只是你的眼神,而不是思緒。眼神最廉價,應該充分利用。

反過來說,當你被人贊同的時候,你也應該要有成熟的心理準備,那也許只是逢場作戲,不需要天真到太認真。

讓人記得你的能力

裁員的時候,高層只在乎數字。但去留的名單依據的不是數據,而是印象。裁員沒人用AI。砍了一個沒有印象,也不知道做了什麼的人,至少晚上不會令他睡不著覺。職場不是法庭,沒有你所期望的正義,一切完全是人與人的印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