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只會教出不敢有創意的學生,進入職場後卻突然要求他們要有創意?一個矽谷工程師的慘痛反省

2019-11-30 15:05

? 人氣

如果從來不參與工作以外的活動,你等於在慢慢累積不被人家記得的指數。

控制荷爾蒙的能力

很多人在職場失敗,就是因為被荷爾蒙打敗。在這個層級的人並不是沒有情緒,他們只是學會了如何與荷爾蒙融洽共處。我進入職場第一年,就從一位精神導師學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生氣的時候,給自己五分鐘喝杯咖啡,回來以後再決定要如何回覆那封令你忿忿不平的email。荷爾蒙需要的只是五分鐘。這是天下最廉價的特效藥,不用白不用。

一杯咖啡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包括命運。

世界上的監牢裡關的未必都是壞人,他們很多都是沒有給自己的五分鐘的咖啡時間。

讓笨蛋與混蛋愛你的能力

笨蛋與混蛋都是對你有益的蛋白質。

矽谷的職場跟世界其他地方一樣,也充滿了笨蛋與混蛋。這些都是蛋類,也是重要的是蛋白質。笨蛋多是季節性的──永恆的笨蛋通常很難跟我們在同一個職場上長期並肩作戰。我們這一生可能在不同的時空下,都不自覺地當過季節性笨蛋。笨蛋最需要的就是關懷,假的也行。

處理混蛋需要多花點心思,但混蛋的蛋白質更好用。這些人決定做混蛋,是因為缺乏自信。那是求生存的必然反應,其實也值得憐憫。給他一點假的自信非常容易。

沒事跟混蛋們稱兄道弟,送盒沒有標示期限的夜市廉價鳳梨酥,就很容易把這些人擺平。他們需要朋友,是假的也行。一旦認定你是朋友,他們會為你兩肋插刀,成為職場上豐富的蛋白質。混蛋都很講義氣,也很好使用。

愛「說」才會贏

經營個人品牌,是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生存技巧。

矽谷科技公司的高階技術主管,現在約七成都是印度人。這些人沒有一個是靠埋頭苦幹爬到今天的地位。那是代工經濟下用來安慰勞工的話語。他們靠的就是「說」,而且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品牌。

當年跟我並肩作戰過的印度工程師,有兩位後來都當上知名科技公司的CTO。其中一位38歲就當上了資產千億美元公司的VP(Vice President)。 這些人都有很重的印度口音,所以語言不是障礙,不會說話才是。

他們都曾經以工程師的身分跟我共事五年以上。就技術而言,他們最多只是資深工程師。不同的是,他們不在技術原地停留。當我還在一心想做領域權威的時候,他們已經跟著科技腳步快速移動轉入下一個戰場,涉獵不同領域,最後掌管整個科技平台。

他們在老同事懷疑的眼光中一路蛻變,一步步走向品牌經營,變成能說善道的人。過去也許是我檢視他們的程式,後來變成我研讀他們寫給屬下的email,試圖從隻字片語中學習那個層級的說故事技巧。

大家原起跑點都一樣,至於能走多久、走多遠、爬多高,完全要看後續如何規劃。會說話,在我們傳統文化裡往往只有負面價值。經營個人品牌,是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生存技巧。

如果你只憑「乖」和「技術」成功走完上半場,很好──但也很糟。糟的是下半場全部重新洗牌,而且後面都是你不會、也不敢的。過去你太乖了,現在開始學壞還來得及。下半場是全新的白紙,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改寫劇本。

作者介紹 | 鱸魚

在翻譯出版了18本當代文學名著之後,鱸魚決定跟別人一樣出國唸電腦,到了矽谷做了工程師。糟糕的是他竟然做得很成功,讓他一直沒有覺悟的理由。現在兜了一圈,他又重拾寫作這項嗜好。除了寫作,鱸魚偶爾也在雜誌上發表與專業有關的科技專題文章。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方格子(原標題:在矽谷,愛拚不會贏,愛說才會)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