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了十年遊民,老殘夫妻從街頭入住豪宅,為何幾個月後卻決定睡回街頭?矽谷事件揭真實人性

2019-11-19 12:21

? 人氣

矽谷雖是美國收入最高都會區,卻有著為數極多的遊民(圖/Unsplash)

矽谷雖是美國收入最高都會區,卻有著為數極多的遊民(圖/Unsplash)

今年春天才出爐的矽谷街頭遊民調查報告,公佈了這個全美收入最高的都會區最不想知道的一個數字。那就是矽谷三大城市(舊金山、奧克蘭、聖荷西)露宿街頭的遊民總數已經超過兩萬六千人。

兩萬六千:一個矽谷很少人知道的數字

他們統計的方式是派出幾百名義工,在矽谷這三個最大的城市每一個角落,把所有露宿街頭的人全部一個一個納入統計。這個算法只包括了當天晚上露宿街頭,而不是所有無家可歸的人。

廣義上無家可歸的人,有很多是在朋友家打地鋪,或是睡在車上,要不就是通宵達旦來回在公車上過夜坐著睡覺的遊民。

有一天深夜我坐最後一班捷運回家。列車進終點站前,我向前走了三節幾乎是全空的車廂,發現每一節的角落都有裹著毛毯過夜的遊民。這些人在統計數字上可能都是漏網之魚。

收班捷運的車廂角落,常常看到裹著毛毯過夜的遊民(圖/鱸魚)
收班捷運的車廂角落,常常看到裹著毛毯過夜的遊民(圖/鱸魚)

如果把矽谷所有廣義無家可歸的人通通納入統計,總數可能在三萬五千以上。這個數字世界很少有人知道,在矽谷的人也見怪不怪。反正走在大街上,到處可以看到牆角的鋪蓋和破毯子。「兩萬六千」只是矽谷眾多數字中的一個數字而已。

只是那些露宿街頭的,有些已經長達十幾年,其中還不乏年邁又殘疾的老人。

不久前走在矽谷奧克蘭的街上,迎面走來一個老遊民跟我們乞討。大部分人看到遊民都不給錢,而且對他們是視而不見。不是矽谷人沒有同情心,而是很多人拿了錢就去買毒。老婆給了他五塊錢,她說看得出他不是毒蟲,因為他已經老到根本沒有力氣去吸毒。

這就是我們凡人偶爾所能做的。少數人會請遊民吃頓飯,更有極少數人在雨天會請他們去住一夜廉價旅館。美國沒有騎樓,下雨的時候根本沒有地方可以躲雨。請住旅館已經是一般所聞同情心的極限了。

故事主角──露宿街頭十年的殘疾老夫婦

今天故事的主角,就是在奧克蘭街頭露宿長達十年,身體又有殘疾的一對老夫婦。這對黑人夫婦全部的家產就是兩個手推車,一個放的是枕頭鋪蓋,另外一個就是其他所有家當。

他們不是沒有收入──他們兩個人都領有社會救濟,加起來兩個人每個月收入一千二百美元。這種收入聽起來好像還不錯,可是扣除飲食必需,剩下的幾百塊錢,在舊金山灣區根本租不到任何可以住人的空間。另一個問題是,所有租約都需要預付第一個月和最後一個月的房租,外加一個月的押金。他們不可能一次拿得出三個月的房租。
所以即使有收入,他們還是被迫淪為街頭遊民。

他們過去十年的活動範圍,就是奧克蘭金融區和傑克倫敦廣場或火車站附近。他們每天固定在天一黑就寢。說是「就寢」,其實還有點誇大不實──那就是把鋪蓋在一棟下班打烊的政府辦公大樓門口攤開來。如果來太早他們會被警衛趕走。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