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暖化有救了!只要停止捕鯨,就相當於瞬間長出20億棵成熟樹木

2019-10-02 15:22

? 人氣

多位專家學者聯合撰文指出,緩解氣候危機有天然神器:鯨魚。(圖/unsplash)

多位專家學者聯合撰文指出,緩解氣候危機有天然神器:鯨魚。(圖/unsplash)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助理總監查米(Ralph Chami)、研究分析師歐圖森(Sena Oztosun)、聖母大學門多薩商學院榮譽退休教授寇席馬諾(Thomas Cosimano)和杜克大學經濟學實務教授富倫坎普(Connel Fullenkamp)等多位專家學者聯合撰文指出,緩解氣候危機有天然神器:鯨魚

阿拉斯加海域的座頭鯨。Navin Rajagopalan攝(CC BY-SA 2.0)
阿拉斯加海域的座頭鯨。Navin Rajagopalan攝(CC BY-SA 2.0)

以下為文章內容節譯:

就拯救地球的能力而言,一條鯨魚可抵幾千棵樹。

現在的科學證據越來越明確顯示,人類的碳足跡正威脅著我們的生態系統和生活方式,減緩氣候變遷的任務面臨兩大挑戰:第一是找到減少大氣中二氧化碳,或減少其對全球平均溫度影響的方法。第二是籌集足夠的資金以將這些技術付諸實踐。

許多可能的解決方案既複雜、未經測試且昂貴,例如直接從空氣中捕獲碳並將其埋在地球深處。如果有一個解決方案不需高深技術、有效、經濟,而且有成功的融資模式呢?

這個解決方案出乎意料的簡單,而且不需任何技術,就能從大氣中捕獲更多的碳,就是增加全球鯨魚數量

海洋生物學家最近發現,鯨魚,尤其是體形大的鯨魚,能從大氣中捕獲大量的碳(Roman et al. 2014)。許多國際組織已經實施「減少濫伐及森林劣化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Reducing Emissionfrom Deforestation and Degradation,REDD)計畫,用這些計畫的資金保護能固碳的生態系統。

如果能調整這些措施,使之支持國際上恢復鯨魚族群的工作,可在因應氣候變遷上取得突破。

鯨的碳捕獲潛力令人驚嘆。牠們終其一生不停在體內累積碳,死後沉入海底。每條大鯨平均保存33噸二氧化碳,並將這些碳存放數百年之久。相對地,一棵樹每年僅吸收48磅的二氧化碳。

護鯨可以顯著增加碳捕獲量。目前體形最大的鯨魚數量只是過去的一小部分,令人遺憾的是,經過數十年的工業化捕鯨,生物學家估計,如今鯨魚總數量不到以前的四分之一。某些物種,像是藍鯨,只剩下過去的3%。

因此,現今鯨魚提供人類的生態系統服務遠不及其潛力。

座頭鯨。Eric Ellingson攝(CC BY-NC-ND 2.0)
座頭鯨。Eric Ellingson攝(CC BY-NC-ND 2.0)

鯨魚幫浦

有鯨魚的地方就有浮游植物。這些微小的生物捕獲370億公噸的二氧化碳(根據估計,佔所產生的二氧化碳總量的40%),產生大氣中50%的氧氣。

這相當於1.7兆棵樹、四個亞馬遜森林,或者美國紅杉國家公園和州立公園所有樹木每年吸收的二氧化碳量的70倍。浮游植物越多,碳捕獲量就越多。

近年科學家發現,鯨魚無論到哪裡都能使浮游植物倍數增加。原因是鯨魚的排遺含有各種浮游植物生存所需的物質,尤其是鐵和氮。

鯨魚透過垂直運動(稱為「鯨魚幫浦」)以及遷移(稱為「鯨輸送帶」)將礦物質帶到海洋表面。初步的模型和評估顯示,在鯨魚頻繁出沒的地方,這種施肥活動顯著促進了浮游植物的生長。

雖然養分會經由沙塵暴、河流沉積物以及風和波浪的上升被帶入海洋,但氮和磷含量不高,限制了浮游植物在海中的量。

在南大洋等較冷的地區,受限的礦物質往往是鐵。如果在缺少礦物質的地區補充,浮游植物就能長得更多,進而吸收更多的碳。

鯨魚的碳通量與氧通量示意圖。(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鯨魚的碳通量與氧通量示意圖。(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浮游生物關乎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氧氣來源。圖為全球海域的葉綠素濃度分布,(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浮游生物關乎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氧氣來源。圖為全球海域的葉綠素濃度分布,(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讓鯨生存

如果能讓鯨魚恢復到工業捕鯨前400萬至500萬(今日僅略多於130萬)的數量,可能會大大增加海洋中浮游植物量和每年浮游植物捕獲的碳量。

鯨魚活動只要讓浮游植物生產力提高1%,每年就可以多捕獲數億噸的二氧化碳,相當於突然長出20億棵成熟樹木,更別說鯨魚平均壽命超過60年所能產生的影響。

儘管商業捕鯨活動大福減少,但鯨魚仍然面臨嚴重的生存威脅,包括船舶撞擊、漁網纏繞、海洋塑膠廢棄物和噪音。有些物種正緩慢恢復,但更多物種沒有起色。

加強保護鯨魚免受人為威脅,對人類、地球乃至鯨魚自身都有好處。這種「地球技術」固碳法還能免除未經測試的高科技方案可能帶來的副作用。

保護鯨魚的確有其成本。減緩對鯨魚的威脅牽涉到補償威脅來源的國家、企業和個人。要確保這種方法可行,則需確定鯨魚的財金價值。

(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國際公共財

鯨魚產生的氣候效益是全球性的,而且人們從鯨魚生存中獲得的利益不會彼此排擠,牠們是教科書​​中的公共財。

這表示鯨魚受到「公有地悲劇」(Tragedy of the commons)的影響:從中受益的任何人都沒有足夠的動力去支付相應的責任來支持鯨魚保育

為了解決這個國際公共財問題,我們首先必須問:鯨魚的財金價值是多少?要證明保護鯨魚的好處遠遠超過成本,來激勵企業和其他利益相關者挽救鯨魚,則必須進行正確的價值評估。

我們用科學方法估算出鯨魚對碳固存的貢獻量、二氧化碳的市場價格以及兌現的金融技術,來計算鯨魚整個生命週期中所固存的碳的價值,代表鯨魚吸碳服務的財金價值。此外再加上鯨魚一生中的其他經濟貢獻(如漁業發展和生態旅遊)的今日價值。

根據我們的保守估計,就大型鯨魚的各種活動,平均一隻大鯨的價值超過200萬美元,乘以目前的大鯨數量,總價值超過1兆美元。

但是,如何減少鯨魚的無數生存威脅(如船舶撞擊等)仍是個問題。幸好,經濟學家知道如何解決這類問題。事實上,解決方案的潛在模型就是聯合國REDD計畫──由於森林砍伐佔碳排放量的17%,REDD鼓勵各國保護森林,以從大氣中吸收二氧化碳。

我們可以透過類似的方式建立財務機制,促進全世界鯨魚族群復育。補貼或其他補償形式的激勵措施可以幫助那些因保護鯨魚而產生巨額成本的人。例如,補償運輸公司變更運輸路線的成本,以減少發生碰撞的風險。

但是,這種解決方案有其棘手的問題。首先,必須建立保護鯨魚和其他自然資產的金融機構並提供其資金。我們到底願意花多少錢來保護鯨魚?

我們估計,若鯨魚恢復到捕鯨前的數量,每年捕獲17億噸二氧化碳,價值等於每人每年用13美元補貼鯨魚的吸碳服務。

(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圖/聯合國環境規劃署GRID-Arendal)

如果我們同意支付此費用,應如何在國家、個人和企業之間分配?每個必須承擔部分保護鯨魚成本的個人、公司和國家應該得到多少補償?誰來監督賠償,並監督對新規則的遵守情況?

國際金融機構與其他聯合國及多邊組織合作,非常適合扮演諮詢、監督和協調國家間的護鯨行動。

鯨魚常見於低收入和脆弱國家周圍的水域,這些國家可能無法採取必要的緩解措施。像全球環境基金(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這種協助國家滿足國際環境協議的機構,就可以提供協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可以幫助政府將鯨魚緩解氣候變遷的宏觀經濟利益,以及護鯨措施的成本,納入其總體經濟方案中。

世界銀行具有設計和實施特定計畫的專業知識,可補償私部門為護鯨所做的努力。其他聯合國和多邊組織可以監督遵守情況並收集資料,以衡量這些工作的進展。

護鯨經濟學必須成為全球社會氣候議程的顯學,因為鯨魚在緩解氣候變遷和增強適應力方面的作用無可取代,應將其生存納入190個巴黎協定簽署國的目標中。

領航鯨。拍攝:Adam Li, NOAA NMFS SWFSC(CC BY 2.0)
領航鯨。拍攝:Adam Li, NOAA NMFS SWFSC(CC BY 2.0)

參考資料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專文:Nature's Solution to Climate Change: A strategy to protect whales can limit greenhouse gases and global warming

文/姜唯、林大利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標題:一條鯨魚抵幾千棵樹 緩解暖化天然神器 「護鯨就是固碳」)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