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追求人定勝天,但歷史告訴我們:很難!前921重建會執行長黃榮村道出最深感嘆

2019-09-21 07:00

? 人氣

黃榮村形容,如果一名公務員處理這麼龐雜、複雜、經費有如此巨大的重建業務,沒有一件事被檢調盯上,就算是「公門好修行」多年後難得的福份了。

在重建會的工作結束後,黃榮村又曾擔任教育部長,繼續執行災後學校重建的工作。他侃侃而談說,以前的學校蓋得太隨便,有效期限往往只有40年,許多教室都建成「一字長蛇陣」,甚至是在老校舍上直接加蓋一層的「老背少」,地震一來往往應聲而倒。

九二一後,學校的防震係數被大幅提高,且學校不能只是教育場所,還被當作社區的防災、疏散中心,因此許多校舍都被蓋的特別安全,鋼筋和樑柱特別粗重。重建會也從中歸納出許多簡易的公式,作為後續修繕補強的依據。

如今大多數學校都已完成重建,但許多災區的偏遠小校,迎面而來地卻是更嚴峻的「少子女化」問題。

黃榮村記得,監察院曾要教育部報告,認為九二一重建時就應看到少子女化的現象,部分學校不應重建,但當初如果直接廢校,台灣人肯定無法接受,「窮不能窮教育」的觀念深植人心,黃榮村幽默地說:「社會不太會計較花這個錢,畢竟其他亂花錢的地方也很多。」

人定勝天的工程 大都會出問題

談到亂花錢,黃榮村想起九二一後有許多辯論,墓碑山就是一個例子,有人主張用小飛機噴灑自日本買進的種子包,加速長出植被,有人卻主張相信大自然的自我療癒能力,不要多作無益之事,最後證明後者是對的。

黃榮村認為,類似的辯論也出現在中橫、南橫公路是否要復通,東海岸是不是要新建快速道路等,台灣人屢屢追求「人定勝天」,但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人定勝天」的工程,大部分都會出問題,與山爭腳、逢河搭橋,禁不起幾次災難。

環境和建設如何取得平衡,是黃榮村心中的重要課題,他認為關鍵在於,推動任何決策,背後一定要有充足的科學佐證,做好詳細的評估和比較分析。這些事情往往不能求快,而要有一些時間作實驗、與民間做好溝通。

文/陳至中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