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可能重來嗎?德國女性拋下一切前往福島災區生活,才明白痛苦的真相是…

2016-08-02 09:52

? 人氣

一名年輕的德國女子瑪莉(羅莎莉托馬斯 飾)獨自來到福島報名志工,她想藉更悲慘的現實、來沖淡自己記憶中的陰影,卻發現事與願違。有天,一名個性古怪的婦人里美(桃井薰 飾)找她幫忙,要求載她回荒廢的故居拿東西。但當瑪莉載她闖進輻射管制區後,里美卻突然決定留下,說什麼也不肯再離開。

不知所措的瑪莉,因為擔心里美想不開,只好跟著留了下來。她全力協助里美整頓破敗家園,兩人也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里美原是福島的最後一位藝伎,她傾力傳授技藝給學生小雪多年,師生情同母女。但當大地震發生時,小雪竟遭無情海嘯捲走,里美失去承傳的愛徒,哀痛難以復原……

家園遭毀,人事全非,里美傷心欲絕;核災事故更使她連家都歸不得,人生近乎絕望。瑪莉與里美雖然背景、個性迥異,卻同樣背負著沉重的過去和揮之不去的哀傷。她們能相互扶持走過低潮嗎?又能為彼此人生找到重新出發的力量嗎?《當櫻花盛開》導演多莉絲朵利睽違八年、重回日本拍攝的感動新作《春風捎來的問候》。

網路圖片,作者提供
瑪莉與里美雖然背景、個性迥異,卻同樣背負著沉重的過去和揮之不去的哀傷。(網路圖片,作者提供)

當同樣懷抱傷痛的兩人相遇…

人們常說的一句話是:「別把你的快樂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一切的癥結點在於這樣做沒有「同理心」,可如果,自己也是個感到痛苦的人呢?那是否能透過看見他人痛苦來讓自己的痛苦感減低?

人總是喜歡比較,從吃的飯誰多、誰的全身行頭最貴等等都能比。痛苦何嘗不能比較,只要相比之下發現你比我還痛苦,說不定我就能安慰自己:「好險還有人比我更痛苦」。

《春風捎來的問候》從一名遭逢婚變的德國女子瑪莉開始,她揹起行囊離開家鄉,獨自來到日本福島當志工表演逗樂災民,企圖從這些災民身上找到讓自己可以沖淡悲傷的痛苦,可到了當地以後才發現,福島核災區除了十幾個老人家外,幾乎沒有其他人。

而這些留下來的老人家似乎都已經走出家破人亡的傷痛,她此次前來是以為跟隨著小丑團體,沒想到卻只有她以及一位會變魔術的男子,而她的表演卻比不過人家,沒有人因為她的表演笑出聲,卻總是因為魔術男子而大笑,這讓她覺得自己真的變成一個小丑般可笑,她來這裡是為了看他人痛苦,反而再度遭遇挫折,於是這使她興起想回家的念頭。

但這些災民中卻有位老婦里美叫她載她去輻射管制區,抵達老婦指定的地點後,她居然就這樣不走了,讓瑪莉傷透腦筋,將里美留下來後瑪莉離開福島準備回家,可或許是放心不下,也可能是因為還沒從回憶走出,所以瑪莉最後還是回去了,並選擇與里美住在那間破屋。

因為里美能說英文所以兩人溝通不成問題,可文化上與個性上的差異還是讓彼此看不慣,隨著時間久了兩人漸漸敞開心房,成為這裡唯一能談心的對象,瑪莉才知道里美之所以會回到這間破屋,是因為這裡是她的老家,而也是在這裡、在外面那棵樹和她最後且是唯一的藝妓學生小雪分離,看著她被大海無情吞噬。

網路圖片,作者提供
瑪莉來這裡是為了看他人痛苦,反而再度遭遇挫折,於是這使她興起想回家的念頭。(網路圖片,作者提供)

「若是能走出來,將不會再見到這些不該看見的事物。」

老人家常常耳提面命說,好兄弟特別喜歡害怕他們的人,所以如果經過暗巷或者特陰暗的地方心裡千萬不要害怕,起初我想著,或許是瑪莉跟未婚夫的好友發生關係,強烈的罪惡感以及失去摯愛的痛苦使她開始看見「亡魂」。

尤其在這裡會有更多不願離去、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的亡魂逗留,在第一晚的時候我就有聽到細微的歌聲,我還以為我聽錯,結果第二晚瑪莉就聽見了,讓我鬆了口氣,瑪莉在第二天的夜裡,看見了許多亡魂,小雪也在其中,她就在那棵樹旁唱著歌曲,這讓瑪莉感到害怕與崩潰,當時里美還對她「思念等同和亡魂一起生活」,若是能走出來,將不會再見到這些不該看見的事物。

「人生就像一場夢。」
「但我好想醒來啊!」
「那就醒來啊」
「要怎麼醒?」

可到了小雪出現後,本來瑪莉與里美的立場卻開始相反,看似只有傷心往事的里美,其實心中的罪惡感超乎想像,到了這裡我一度以為本片要變成靈異驚悚片,但冷靜下來在看後,便會明白導演將這種心理陰影具象化,有形勝無形,里美因此能夠「直接」面對小雪,也就是她的罪惡感。

祭拜她也好,誠心道歉也好,她只想對著小雪說她這麼多年來始終沒有忘記她,但卻因為太害怕而不敢回來面對一切,這次回來是想抱著自殺的心情而來,可在瑪莉的阻止後,受到瑪莉忍無可忍的大聲譴責與咆哮,卻點破她心中的迷惘,讓她能夠正視自己的過去,最後瑪莉離開前鋸掉那根小雪攀爬在上面的樹枝,而里美的會心一笑,是否代表著她已經放下了呢,而瑪莉再看見里美的過去與現在後,也許也找到了力量幫助自己吧。

網路圖片,作者提供
受到瑪莉忍無可忍的大聲譴責與咆哮,卻點破她心中的迷惘,讓她能夠正視自己的過去。(網路圖片,作者提供)

採用黑白電影手法呈現孤寂感

《春風捎來的問候》選擇用黑白電影的方式呈現,更能凸顯福島的孤寂感,還有兩位女主角的心理狀態,日本與德國,兩種不同國家的女子,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語言,不同的生活方式,卻都因不同理由與問題痛苦著,「痛苦會讓人生不如死」,所以瑪莉與里美才會在不約而同的時間點裡選擇自殺。

人總能輕易解決別人問題,而自己的問題卻難解,所以她們遇上了彼此,最後在福島災區或因彼此得到救贖,也可能,是在福島當地得到了解放,海嘯、地震、核災太多太多無法預測的災害發生在福島這裡,相比之下,是否讓她們感受到了自己的痛苦多麼渺小?誠如電影片名原文該是「來自福島的問候」。

而這也回到了電影最開始,人們總是藉由找到比自己更痛苦的人來讓自己的痛苦減輕,福島溫柔的擁抱,柔和的輕撫過瑪莉與里美,輕輕地撫慰著她們心中的傷痕,也帶走了她們的傷心過往,彷彿告訴著她們:「福島也正在努力站起,妳們一定也能做到。」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文標題:《春風捎來的問候》,來自福島的問候。。)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