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穿和服「歹看」? 美學教育就在體驗之間

2016-05-03 15:06

? 人氣

知名作家兼政論家楊照日前在臉書上貼了一篇感嘆文,提到他這陣子去京都的經驗不太美好,原因之一就出在許多台灣人想穿著和服體驗文化卻缺乏美學教育,成為賞花畫面中最糟的破壞,引起熱議。我同意楊照老師在文中提到的一些關於日本的花見傳統之美學講究,也感慨於景點中為了防堵、提醒觀光客設下的柵欄成為景色中的突兀存在,但對觀光客的文化體驗以如此嚴苛的標準看待,倒覺得有些矯枉過正。

01.png
(圖/作者提供)

和服,「和」之「服」,這個名詞在明治時代時和西洋服飾的「洋服」做了區別,用來指稱日本的服飾,日本傳統服飾的統稱,又稱作「着物」。他的歷史悠久、學問很多,不同於歐美強調身體曲線的「洋服」,和服透過一層又一層的布料,包裹住身體,是一種刻意隱藏住起伏線條的服裝,它的學問與美感是含蓄而低調的,卻又不失講究雅緻。

雖然和服不再是日本人的日常服飾,而它作為一種正式傳統與美學表現,人生重要階段的場合,或者要表達莊敬尊重時,通常都會穿著。近年來,觀光產業力推「體驗」行程,旅行者走入另一個異鄉,入境隨俗,追求的是融入美景、親身感受風情,「和服」結合著美學與文化,還有較輕巧方便的夏季服飾「浴衣」,自然也成為日本體驗型觀光的一大熱門。

無論衣著的順序、腰帶的綁法,穿著和服每個步驟都有一套標準,繁瑣程度恐怕不是每個日本人都懂得,但大家都知道,弄錯一個細節,就有可能貽笑大方,因此都會小心應對。不過作為觀光客、外來者的好處,就在於有一些寬容範圍,可以犯一些「無心之過」,賞花該穿著怎麼樣低調色彩的和服,什麼樣的紋路背後隱藏著什麼樣的故事,實在又是另一個境界的藝術了。

至於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不合禮儀,是做人的禮貌問題,跟「穿著和服/浴衣」這個動作是兩碼子事,美感標準人各有所見,倒也沒甚麼絕對的標準,文化體驗本來就是雙面刃,任何觀光手段都可能造成雙面的優劣利弊,但女孩們的燦爛和服與浴衣實在不讓我覺得有多「悲壯」。

我在日本時,也曾經去做過和服體驗,所以我也算是楊照老師文的中槍者,但那次經驗對我來說是美好的。當時小小的店裡擠滿了人,三個工作人員手忙腳亂,卻一點也不馬虎,他們仔細審視著內襯、腰帶以及和服的色彩搭配,頭飾、髮型跟手提包也再三斟酌,妝扮完成後,他們用滿意的眼神打量了我,看來挺滿意自己的「搭配作品」,送我出門的阿姨特別提醒我,要慢走、別邁開腳步、小心白襪別染上塵。那天下午,我和好友一邊為對方留影,一邊留心衣裝與儀容。十個人向我絮絮叨叨說明日本文化的細緻精巧與慢調,還不如我穿著和服走上一天,這身衣裝無聲傳達(約束)給我的文化表現。

02.png
(圖/作者提供)

除了自己去體驗穿著和服之外,另一次的夏季浴衣體驗,則是攝影學校的同學提議的。幾個女孩約好暑假時一起去參加花火大會,一位年紀比我小的同學妹妹問我,喜歡什麼顏色,我隨口回答之後,她特別跟我約了早一點的時間到其中一位女孩的家中,原來她幫我準備好了浴衣,要幫我換穿,大家一起幫我這個外國人體驗道地的日本文化。

這些妹妹們都才二十歲出頭,她們喧喧鬧鬧、嘰嘰喳喳地討論腰帶怎麼綁、配色怎麼搭,翻書、上網查資料,出門前還先請媽媽傳授秘訣,好不容易打理好後再到橫濱,隨意地席地而坐,欣賞在空中綻開的一朵朵煙花。是心理作用嗎?那晚看的花火大會,特別有味道。

03.png
(圖/作者提供)

我曾在淺草還看到金髮碧眼的外國人穿著浴衣,和一群日本年輕人玩在一起,大傢伙嘻嘻鬧鬧地拍著照,誰才是觀光客還真的有一瞬間搞不清楚了。試著以自己出發,如果我在台灣看到有外國人穿著原住民傳統服飾或是有客家花布樣式的衣服,老實說我會覺得很可愛、很有趣,我們不會在身上點妝自己不喜歡或覺得不好看的衣裳或飾品,那必然是一種包含著認同、喜愛之情,所以如果異國的訪客,願意接觸、嘗試、認識、甚至認同我的文化,其實我會很開心。

04.png
(圖/作者提供)

而所謂的美感培育,不就是在看越多、體驗越深之後,才慢慢被淬鍊出來的嗎?倘若有下輩子,我希望自己當個美女,希望自己穿上任何服裝都不會成為街上難看的一角,而作為異鄉人,我不會忘記在日本穿著和服時走過的那片風景,以及著裝準備時,每一個配件的搭配選擇、每件和服的質地花色,只要任何一個細節,觸動到了旅人之心,就會有一段獨一無二的情感記憶,這個過程不就是最直接的美感教育嗎?

文/陳怡秀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日本想想】 台灣人穿和服「歹看」? 美學教育就在體驗之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