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俞歡觀點:公投後綠能核能曖昧不明 ,經部還在等誰帶風向?

2018-12-03 06:20

? 人氣

以核養綠公投過關,蔡政府能源政策再陷兩難。圖為經濟部長沈榮津(蔡親傑攝)

以核養綠公投過關,蔡政府能源政策再陷兩難。圖為經濟部長沈榮津(蔡親傑攝)

主管能源政策的經濟部,在上周六公投結果出爐後,從決定核電延役、到大幅調降躉購電價,多少直接或間接的回應了500萬支持沿用核電的民意。然而,政策在一周內180度急轉彎,經濟部至今卻未提出正式而清楚的說明,僅任由包含台電在內的利益團體自行對外放話。至此,經濟部的種種「動作」,表面上看來回應了580萬民意,卻無法對所有民眾、甚至國際投資人交待:究竟台灣的能源政策要往哪走?

先談核電延役。周日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第一時間回應媒體詢問,表示公投結果僅涉及《電業法》95條之1條文,政府推動2025非核家園的目標不變。Kolas說,實務上已不可能讓3座核電廠延役,因為依法核電廠在除役期限前5到10年必須提出延役申請,核三廠申請的作業評估也還需4到5年,延役全數為時已晚。

隔日即有媒體以台電說法「打臉」行政院,指核二延役「早就準備好」,只要原能會修法就可以;核三的相關評估也已部分完成,來得及在明年7月前提出延役申請。面對這些藉台電之口提出「評估」,經濟部未置一辭。

20181121「堅持非核家園,反對核電復活。不同意公投第十六案」記者會。圖中為林義雄。(蔡親傑攝)
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選前出面呼籲「堅持非核家園,反對核電復活」,請選民對以核養綠投下不同意票,結果却剛好相反。(蔡親傑攝)

隨後行政院長賴清德宣布留任,並指尊重公投結果,由經濟部和台電檢討後續能源政策,後續也宣布不再堅持2025年非核家園。此時繼續有媒體指核二、三都有延役空間,甚至不需要修法。主管能源政策的經濟部則持續神隱,部長沈榮津出席公開活動僅回應會和立法院溝通。直到周三,沈榮津才給了個期限,指2個月內會提出新版能源政策,並確定請台電提核三延役申請。

直到今日,核二延不延、延役該如何評估、會多出哪些支出、是否會排擠綠能及節能投資等問題,經濟部一概沒有回應。此外,核電廠延役、甚至若要啟用蓋到一半的核四,究竟和《環境基本法》23條非核家園目標是否違背,也未見明確說明。

緊接著,能源局又公布了重挫再生能源發展的躉購費率降幅。持平來說,經濟部在現在的社會氛圍下,勢必得面對更多對再生能源的質疑,也必須解釋6月離岸風電開出2.3元競標價格與躉購價格的差異。然而,過去半年來經濟部壓上國產化帽子、要業者現階段就採購比較貴的台產零件,現又稱必須對社會交待、費率必須調降,彷彿業者先行支付的成本,和躉購費率兩件事毫無關聯。如此也難怪業者急得跳腳,經濟部更難逃綠能支持政策因敗選而轉向的質疑。

20181130-民進黨立委賴瑞隆、葉宜津、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理事長高茹萍30日召開「離岸風電在地化之機遇與挑戰」公聽會。(顏麟宇攝)
選舉過後,民進黨立委賴瑞隆、葉宜津、台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理事長高茹萍召開「離岸風電在地化之機遇與挑戰」公聽會。(顏麟宇攝)

事實上,躉購費率本來就是一項強力的政策工具,目的之一是帶入環境外部成本概念,讓原本由社會共同承擔、因為發電而產生的環境污染及後續整治費用,能透過再生能源削減,也因此價格本來就會比單純核、火力還要高。如今費率被大砍,業者沒了投資誘因,原本被視為能源、產業政策兼備的綠能,究竟還要不要推?

若按經濟部如今跟風向的政策邏輯,再生能源業者何妨更勇於為自己發聲,捍衛一直以來主打降低空污、提升能源安全的立場,直接反駁種種質疑再生能源太花錢的說法?

能源政策轉變,政府評估新政策需要時間,當然可以理解。但經濟部現在的做法,很難讓人不認為是在坐等風向,看風吹到哪、決策就做到哪。的確,民意轉向了,但能源政策的底線,一周內就會因公投而全數翻盤?經濟部、以至於民進黨是否要就此全面棄守核心價值?執政者是否仍能盡快對社會說明,一個能夠永續、乾淨的能源政策,接下來究竟該往哪裡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