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循環經濟就只是「回收再利用」嗎?這些商業模式讓你大開眼界!

2018-10-31 08:20

? 人氣

循環經濟講求資源使用效率極大化,透過修理、再製造等方法盡可能地維持產品在系統中的經濟價值。圖為美國戶外服飾品牌Patagonia提供維修售後服務。示意圖。(取自Patagonia Taiwan臉書)

循環經濟講求資源使用效率極大化,透過修理、再製造等方法盡可能地維持產品在系統中的經濟價值。圖為美國戶外服飾品牌Patagonia提供維修售後服務。示意圖。(取自Patagonia Taiwan臉書)

循環經濟講求資源使用效率極大化,透過修理、再製造等方法盡可能地維持產品在系統中的經濟價值,越往外圈的順序越末;在工業循環的迴圈中,最外圈其實就是我國最常見的「回收再利用」。

談到再利用,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台灣回收寶特瓶製成的環保紗,供應給今年世足賽中至少16支隊伍製作球衣,讓台灣以另類的方式登上世足賽場。然而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林俊旭表示,衣服本身是很好的應用方式,從其技術和成本來看,卻只能算是「downcycle(降級再造)」。

「寶特瓶製」世足球衣,不是「最好的」循環經濟?

「循環經濟最好的狀況是說,一支寶特瓶回收再造後、又再變成一支寶特瓶,或價值更高的產品。」林俊旭進一步說明,一件球衣須耗費7、8支寶特瓶所製成的環保紗,這樣的技術十分普通,寶特瓶經過切碎、造粒、抽紗等加工後,同樣的材料、每單位重量產生的市場價值卻沒有增加。「如果你的產品價值越來越低,那你就只是延長這個材料的使用期限而已。

林俊旭解釋,儘管球衣本身很昂貴,又具備透氣、排汗、耐穿…等特性,然而其昂貴的價格源於設計、品牌、研發成本,從循環經濟的觀點來看,附加價值並不在於材料(寶特瓶環保紗)本身,「也就是說,附加價值是別人給的,不是因為材料多厲害。」

20180731-環保署舉辦「循環再生-回收基金20年特展」 ,主辦單位特別展出這次世足賽巴西隊球衣,並告訴參訪民眾衣服是由台灣回收的寶特瓶所製成。(陳韡誌攝)
台灣回收寶特瓶製成的環保紗,供應給今年世足賽中至少16支隊伍製作球衣,讓台灣以另類的方式登上世足賽場。圖為由台灣回收寶特瓶所製成的世足賽巴西隊球衣。(資料照,陳韡誌攝)

林俊旭認為,台灣的資源回收已有很好的基礎,但循環經濟不單是做環保,更重要的是用什麼樣的商業模式、如何進行交易。整個經濟活動除了買賣消費,還包括生產、製造、運輸…等環節,每個環節都有發展不同商業模式的空間。

客製化服務取代販賣商品,更換越少、利潤越高!

曾在飛利浦任職、現為台大創創執行長的曾正忠,本身輔導過許多新創團隊,就商業模式的應用舉了不少例子。例如跨國電子公司飛利浦,與荷蘭Schiphol機場簽訂長達15年的合約,由飛利浦為機場客製化設計3700個照明設備、並負責維修和保固,Schiphol機場只須付出每個月的服務費就好。

Schiphol機場並不「擁有」產品、飛利浦的獲利來源亦從販賣燈具轉向服務提供,亦即生產者對產品的責任加重,這就是循環經濟裡十分重要的概念,如此一來產品維修和更換的次數越少,飛利浦所得的利潤越高、同時Schiphol機場也可能享受到更好的照明服務。

荷蘭Amsterdam Airport Schiphol機場。(取自Vmzp85@wikipedia/CC BY-SA 4.0)
跨國電子公司飛利浦,與荷蘭Schiphol機場合作,由飛利浦為機場客製化設計照明設備、並負責維修和保固。圖為荷蘭Amsterdam Airport Schiphol機場。示意圖。(Vmzp85@wikipedia/CC BY-SA 4.0)

根據飛利浦官網所述,飛利浦與Schiphol機場的合作,帶來的好處包含:減少50%的能源消耗、產品生命週期增加75%、利用模組化的設計降低維修成本,以及最大化地減少原物料的使用,且所有零組件皆可再利用。曾正忠表示,飛利浦的客製化照明服務,客戶除了Schiphol機場,也與美國的圖書館、歐洲的建築師事務所…等有所合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羿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