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美國司法部副部長是「反抗軍」?川普時代的華府官場現形記

2018-09-25 06:10

? 人氣

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AP)

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AP)

2017年4月26日,美國聯邦檢察官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宣誓就任司法部副部長,他半輩子都在檢察體系服務,打擊公職犯罪、暴力犯罪戰功彪炳,如今以52歲壯盛之年登上生涯新高峰,想必有任重道遠之感。

新官上任兩周 司法部變生肘腋

當時司法部最重要的案子是「通俄門」(Russiagate)──調查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川普總統的競選團隊是否勾結俄羅斯政府,但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因為自身也涉案,已於一個月前自動迴避(recuse),因此羅森斯坦一接副部長就要挑起這個重擔。

然而兩個星期後情勢丕變,司法體系最高層陣腳大亂。5月9日,川普開革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密(James Comey),原因是柯密拒絕在「通俄門」調查工作中逢迎上意,但白宮卻拿羅森斯坦奉命撰寫的一份備忘錄當幌子,讓才剛上任的他分外難堪、有苦難言,FBI上下與國會對他也相當不滿。

美國總統川普大戰聯邦調查局(FBI)前任局長柯密(James Comey)(AP)
美國總統川普大戰聯邦調查局(FBI)前任局長柯密(James Comey)(AP)

羅森斯坦對柯密的作為──尤其是2016年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電郵門(Emailgate)調查工作──有諸多批評,也認為柯密已不適合繼續領導FBI,但他顯然不想當川普「借刀殺人」的那把刀(後來川普自己說溜嘴,勉強還了羅森斯坦清白)。

對總統秘密錄音?以「第25條」迫使總統去職?

據說,就在這段時間,身為司法部二把手的羅森斯坦,有了兩個甘冒大不韙的想法:首先,他建議任何要與川普見面的司法部高層人士,最好能夠對總統秘密錄音,就像偵辦犯罪案件一樣。其次,他考慮促成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25條〉(the 25th Amendment)史上首度動用──由副總統率閣員發難,迫使總統去職。

這樣的「據說」並不是捕風捉影,而是來自當時羅森斯坦身邊的司法部高層之一:以FBI副局長身分代理局長的麥凱布(Andrew McCabe)。《紐約時報》上星期披露一份麥凱布的備忘錄,其中記錄了當時羅森斯坦在司法部多場內部會議的談話;從掌權者的角度來看,簡直大逆不道。

FBI代理局長麥凱布(Andrew McCabe)11日出席參議院聽證會(AP)
FBI前代理局長麥凱布(Andrew McCabe)出席參議院聽證會(AP)

消息一出,華府震撼,尤其這個月初《紐時》才以匿名方式刊登一篇投書,作者是一位川普政府高層官員(《紐時》主筆室知道他的身分),宣稱他和志同道合者化身為「反抗軍」(the Resistance),從政府內部阻止川普胡作非為。文中提到,川普內閣上任之後不久,就有人開始討論憲法〈增修條文第25條〉!

政府高層內部的「反抗軍」與「深層國家」

「反抗軍」在華府掀起一股「獵巫」(witch hunt)熱潮,內閣大員一個一個主動(或者被迫)出面聲明「不是我」,但許多人幫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司法部長賽辛斯、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對號入座,如今則又新添一名「生力軍」。而且根據麥凱布的備忘錄,羅森斯坦聲稱他有把握拉賽辛斯與凱利(時任國土安全部長)入夥,催生〈增修條文第25條〉首次動用。

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25條,關於總統退位的規定(AP)
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25條,關於總統退位的規定(AP)

對這份致命備忘錄內容的可信度,美國主流媒體看法不一,不過至少認為它反映了「柯密事件」爆發當時司法部兵荒馬亂的光景。羅森斯坦本人當然矢口否認,發聲明指稱《紐時》的報導「不精確、不正確」,自己並不認為有必要對總統動用〈增修條文第25條〉。有趣的是,白宮顯然認為羅森斯坦的否認「成色」不足,因此逼他發出第二道聲明:「我從未要求或授權對總統進行錄音,我也絕對不曾主張要讓總統去職。」

白宮如何看待此事更是有趣。《紐時》《華郵》等自由派媒體關於白宮、華府的報導,向來被川普及其同路人視為「假新聞」的淵藪,但是他們對《紐時》這篇備忘錄揭密報導卻幾乎是照單全收,因為它印證了川普繪聲繪影的「深層國家」(Deep State):一個由政府內部既得利益階層組成的集團,千方百計掣肘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夢想。

2018年9月21日,美國總統川普在密蘇里州春田市(Springfield)一場群眾大會上對支持者講話(AP)
2018年9月21日,美國總統川普在密蘇里州春田市(Springfield)一場群眾大會上對支持者講話(AP)

川普:司法部有一些很惡劣的傢伙……一股臭味揮之不去

因此問題來了,川普要不要開革羅森斯坦?他已經先後鏟除FBI的一把手柯密、二把手麥凱布(今年1月底),三不五時揚言要讓賽辛斯捲鋪蓋走人,此時開革一個他本來就討厭的司法部副部長,似乎也順理成章。21日在密蘇里州春田市(Springfield)一場群眾大會上,川普把醜話說在前面:「司法部有一些很惡劣的傢伙……FBI的壞傢伙都走了,但是有一股臭味揮之不去,我們要好好清理。」

不過經常衝動行事的川普,這回倒是沉得住氣,霹靂手段「留中不發」。原因之一是他眼前當下還有另一場危機──他提名的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繼任人選卡瓦諾(Brett Kavanaugh)被指控性侵,在聯邦參議院行使同意權過程中陷入苦戰。此事攸關美國社會的保守派意識型態能否壓制自由派,川普、白宮核心幕僚與共和黨國會領導階層必須全力應戰。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美聯社)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美聯社)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成了羅森斯坦官運最大變數

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則是,羅森斯坦替自己留了一張王牌。去年5月17日,也就是柯密被拔官8天之後,鑑於總統的行為已有「妨害司法」之嫌,羅森斯坦在賽辛斯迴避的前提之下,任命FBI前局長穆勒(Robert Mueller)為特別檢察官(Special Counsel),全權負責「通俄門」調查工作。這項舉動讓川普恨之入骨、寢食難安,彷彿在他的臥榻之旁放了一枚滴答作響的不定時炸彈。

但這枚不知何日才能卸除的炸彈,卻也成了羅森斯坦的「護官符」。「通俄門」經常被川普的批評者拿來對比尼克森(Richard Nixon)總統的「水門案」(Watergate scandal),開革柯密則有如1973年「周末夜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續集的預告片,川普如果再對司法部的高層人事大動干戈,今年期中選舉共和黨原本就不樂觀的選情勢必再受重創,甚至可能導致共和黨失去參眾兩院的掌控權,讓川普總統任期的後半段痛不欲生。

因此許多分析家預期,至少在11月6日期中選舉投票之前,對於司法部這股「揮之不去的臭味」,川普只能吞下去。在反川普陣營這邊看來,羅森斯坦就算不是「反抗軍」,也是「通俄門」調查工作的「防護罩」,無論如何一定要撐住。

儘管如此,羅森斯坦顯然承受極大的壓力,24日驅車前往白宮,據說將遞出辭呈,但攤牌的意味相當濃厚。當時川普不在白宮,而在紐約準備主持聯合國大會(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最後雙方通了電話,約定27日當面講清楚說明白,那天也正是準大法官卡瓦諾關鍵聽證會登場之日。

川普時代,華府官場現形記好戲連台,危機與混亂已成為新常態。

2018年9月24日,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前往白宮(AP)
2018年9月24日,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前往白宮(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