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修女興學辦教育 教廷封聖

2015-05-17 14:06

? 人氣

教廷17日將舉行封聖大典。(美聯社)

教廷17日將舉行封聖大典。(美聯社)

「對(中東地區)許多遭受苦難與暴力對待的人來說,她們是和平、教育、正義與友愛的楷模,世人需要這種典範。」

卡達爾神父(Father Jamal Khadr)

日前,教廷才正式承認了巴勒斯坦的主權獨立國家地位,17日,4位已被列為聖品的修女將進行封聖大典,其中,包括2位巴勒斯坦的修女,他們在當地興辦學校,對於提升阿拉伯女性教育貢獻卓越,這場封聖大典將讓教廷與巴勒斯坦的關係愈趨緊密。

 

 

19世紀的苦行修女

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17日將於梵蒂岡親自舉行這場封聖大典,2位出生於19世紀的巴勒斯坦修女均已辭世,她們分別是加塔斯修女(Marie Alphonsine Ghattas)以及巴瓦迪修女(Mariam Bawardy)。加塔斯修女為耶路撒冷「玫瑰經修女會」(Congregation of the Rosary Sisters)的共同創始人,巴瓦迪修女則因身上有類似耶穌在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傷痕而為人津津樂道。

加塔斯修女15歲進入聖若瑟顯現女修會,曾親眼看見2次聖母顯現(apparitions),耶路撒冷玫瑰經修女會成立之初僅有9位修女。加塔斯修女眼見當時鄂圖曼土耳其(Ottoman Turkey)治下的阿拉伯女性社會地位卑微,且被禁止接受教育,因此興辦多所學校,教導巴勒斯坦地區的女性識字,至今,當地仍稱加塔斯修女為阿拉伯女性的「第一位老師(first teacher)」。

17日封聖的加塔斯修女畫像。(美聯社)
17日封聖的加塔斯修女畫像。(美聯社)

 

 

巴瓦迪修女出生於加利利(Galilee),被稱為「小阿拉伯人」(the little Arab),但她卻自稱「無名小卒」(the little nothing)。與加塔斯修女一般,看見當初身邊的阿拉伯女性在男性主宰的社會中地位低下,伴隨貧窮與多病的生活環境,巴瓦迪修女以教會力量全力協助阿拉伯女性度過難關,犧牲奉獻精神令人感佩。

17日封聖的巴瓦迪修女畫像。(美聯社)
17日封聖的巴瓦迪修女畫像。(美聯社)

 

 

盼宗教帶動政治

目前,居住在巴勒斯坦的天主教徒,每天還是會絡繹不絕的前往2位修女的教會祝禱祈福,阿嘉特修女(Sister Agatha)表示,教區居民不間斷的前往加塔斯修女待過的教會「朝聖」,他們對加塔斯修女感到非常光榮,「她為巴勒斯坦做了很多事」。

而在伯利恆(Bethlehem),巴瓦迪修女服務的教會也掛上旗幟與標語,慶祝巴瓦迪修女的封聖,修女法莉婭(Sister Feryal)指出,巴瓦迪修女很特別,因為她是如此「單純與謙沖(simple and humble)」,不會敲鑼打鼓地告訴大家她做了什麼事,這不但是她封聖的主因,「我們現在仍遵循她的遺訓」。

現階段,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地區的天主教徒僅佔兩地總人口的不到2%,在當地猶太教與伊斯蘭教的教徒人口逐漸增多之際,天主教徒的生存更顯艱困。

就任教宗後,教宗方濟各即以「重視弱勢」為主要任務,舉凡性別議題、種族議題與其他以往被保守教廷視為禁忌的話題,都在他任內打開友善之門,接納不同族群,並以宗教對話的多元刺激來帶動世界大同的風氣。

在去年5月造訪耶路撒冷後,教宗意欲推動中東和平的決心愈趨明顯,繼14日承認巴勒斯坦的國家地位後,教廷也想藉由對2位巴勒斯坦修女真福的封聖,告訴以色列並傳達不同族群和平共存的訊息。

17日,教廷為4位女真福進行封聖大典。(美聯社)
17日,教廷為4位女真福進行封聖大典。(美聯社)

這場封聖大典參加的中東地區主教包括約旦、黎巴嫩、伊拉克、摩洛哥、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而信奉伊斯蘭教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PNA)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16日已先行抵達教廷,親自出席這場盛會,以色列則是派出代表參加。

教宗方濟各(右)16日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左)會晤。(美聯社)
教宗方濟各(右)16日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左)會晤。(美聯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