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總理納吉與1MDB:《血路盛世:當代東南亞的權力與衝突》選摘(4)

2018-06-17 04:30

? 人氣

2018年5月9日,納吉(圖中)領導的國陣敗選,馬哈迪再次成為馬來西亞總理。5月12日,納吉宣布辭去巫統主席及國陣主席職務。(資料照,美聯社)

2018年5月9日,納吉(圖中)領導的國陣敗選,馬哈迪再次成為馬來西亞總理。5月12日,納吉宣布辭去巫統主席及國陣主席職務。(資料照,美聯社)

馬來西亞總理納吉上位時承諾改革,目標是修改妨礙言論自由的無理安全法律,以及取消偏袒馬來人與排擠非馬來人和非穆斯林族群的積極政策。他也允諾讓馬來西亞的伊斯蘭信仰穩穩踏上通往寬容與溫和的道路。他甚至成立了全球中庸行動基金會(Global Movement of Moderates),不僅受到西方讚賞,東南亞國協的領袖們也將其視為區域性的倡議。然而,1MDB的醜聞迫使他逆轉政策,鞏固權力基礎並阻擋反對派制裁他的行動。自2014年起,納吉恢復了更具壓迫性的國家安全法案,藉由舊時的叛亂法來抑制批評聲浪。他非但未提倡溫和的宗教改革,反而為了分裂反對勢力與維持馬來穆斯林的支持,而對伊斯蘭強硬分子逢迎諂媚。實行伊斯蘭「懲戒法」(Hudud,施以鞭刑、刖刑及其他嚴酷刑罰)的提案,在州議會一直以來都沒有動靜,但是在1MDB醜聞爆發之後,瞬間就排入聯邦議會議程。此外,也不見新經濟政策的任何改革跡象,因為納吉害怕激怒忠誠黨員而不敢胡亂修改章則。

納吉也許會在2018年5月底前舉行的下一屆大選中獲勝,但如果執政的巫統未能成功贏得3分之2的多數選票,他就會被1MDB醜聞拖垮,因為他與家人長期貪汙,以及據說他們為了自保而容忍的暴力事件將遭到揭發。黑暗齷齪的恐嚇與謀殺內幕,伴隨令人咋舌的貪汙報導而來:美貌的蒙古女模特兒沙里布・阿丹杜雅(Shaariibuugiin Altantuya)與納吉一名親信有染(後來他獲判無罪,但納吉的兩名貼身侍衛因謀殺而被定罪),之後遭人擄走並以C4炸彈炸死;來自巴林的大馬銀行(AMMB Holdings Berhad,簡稱AmBank,納吉在那裡設有帳戶)創辦人胡賽因・那加地(Hussain Najadi),於2013年某晚在停車場遭到離奇暗殺;而參與1MDB貪腐案調查的副檢察官凱文・莫萊斯(Kevin Morais)遭到謀殺,屍體被肢解並藏在灌滿石灰的油桶裡,共有7人被控與這起謀殺案有關,其中包含一名資深軍醫。

●2018年5月9日,納吉領導的國陣敗選,馬哈迪再次成為馬來西亞總理。5月12日,納吉宣布辭去巫統主席及國陣主席職務,即日起生效。

20180518-馬來西亞警方從前總理納吉住處搜出72個裝有珠寶及各國貨幣的行李箱和公事包。(美聯社)
馬來西亞警方從前總理納吉住處搜出72個裝有珠寶及各國貨幣的行李箱和公事包。(資料照,美聯社)

以上案件均未牽涉納吉或其家人,但一些人開始對他敬而遠之。一些潛在的告發者不是無恥地接受收買,就是遭到威脅。其中一位是私家偵探的遺孀,她拿到的收買金額少到像是在開玩笑;另一位是納吉的維安人員,他先是遭判必須為蒙古女模的謀殺負責,再獲判無罪,而後又被判處死刑,後來他在保釋期間潛逃國外,目前待在澳洲一家由巫統律師團掌控的拘留所,據說他們給了他一大筆錢,要他保持沉默。

馬來西亞是這起醜聞的最大受害者:它的幣值,連同身為享有海外援助與非洲投資的中等收入老虎經濟體的國家聲譽,一落千丈。難怪許多馬來西亞人(擁有足夠財富的族群)選擇移民或到外地投資。不動產顧問公司萊坊(Knight Frank)估計,2014年,馬來西亞人花費近50億美元投資海外房地產。2016年初,馬來西亞政府透露,自2010年起,已有5萬人放棄本國公民身分。前政府經濟顧問、現為海外學者的柯成興(Danny Quah)感嘆:「馬來西亞當前的政治領袖不再明確有力地表達符合人民利益的願景,不再受世界上其他國家所推崇。」

到了2016年末,納吉依舊極具權勢,成功避開了任何形式的國內政治譴責;目前為止,唯一的受害者是那些試圖揭露高官違法作為的人士,包含國會反對黨的傑出議員拉菲茲.南利(Rafizi Ramli),他因為公布政府審計1MDB的機密報告複本,遭判18個月徒刑。

2018馬來西亞國會大選9日登場,總理納吉親中,因此選戰也有中國因素(AP)
2016年初,中國國營企業正式為1MDB的能源生產資金挹注23億美金,在馬來西亞能源產業占有一席之地,並大幅協助清償1MDB累積約90億美元的債務。(資料照,美聯社)

然而,一個更嚴重的後果,影響了範圍更廣的區域。2016年初,中國國營企業正式為1MDB的能源生產資金挹注23億美金,在馬來西亞能源產業占有一席之地,並大幅協助清償1MDB累積約90億美元的債務。政府堅稱,這項交易出於充分的商業理由。先前,另一家中國企業拿出17億美元投資1MDB擁有的房地產發展公司。這兩項交易使中國在2016年成為馬來西亞最大的投資者,也確保了其將能參與價值數十億美元的高速鐵路興建工程案。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這個發展如今讓中國在眾多關於更廣泛區域的策略問題上,擁有比馬來西亞更大的影響力。2016年中在雲南舉行的外交部長會議上,中國反駁東南亞國協針對南海議題提出的批評聲明時,身為索償國的馬來西亞即使與中國之間存在許多問題,仍未表示任何異議。當海牙國際法庭發布可能會引爆衝突、不利中國宣示南海主權的仲裁判決時,馬來西亞當然會保持沉默,而其外交部長也無故缺席國協內論及此議題的重要會議。2016年11月,納吉訪問中國,並藉由這次參訪警告西方殖民勢力,不要指導它們曾經剝削過的國家如何管理內政。結束訪問後,他帶著340億美元的貿易與投資合約及四艘中國海軍戰艦返國。然而一年前,總理納吉才被媒體拍到在夏威夷與美國總統歐巴馬一起打高爾夫球,而當時,馬來西亞還支持華府寄望可防堵中國在亞太平洋經濟勢力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馬來西亞政府可說非常容易受到中國的勸誘,因為它的領袖處於困境、暴露在大規模的貪腐醜聞之下,之後,美國當局並未選擇忽視這起醜聞,而是在司法部進行的調查中加以擴大凸顯。

*本文經授權選自商周出版《血路盛世:當代東南亞的權力與衝突》。作者麥可・瓦提裘提斯(Michael R. J. Vatikiotis)因從事媒體和衝突調停工作旅居東南亞40年,不僅擁有豐富在地經驗,也親身參與了當代東南亞諸多重大事件。他以媒體記者犀利的眼光與文筆,從經濟與文化、殖民與歷史角度分析,講述他對東南亞民主社會、君主政體與獨裁者的觀察,描繪他與東南亞各國重要政治人物、軍方高層與精英分子的往來經驗,以及他和升斗小民、學運領袖、抗爭人士的訪談,反映出東南亞的政治與社會真實面。此外,他也聚焦該區的族群與宗教衝突,特別是近年伊斯蘭激進思想滲透此地所造成的動亂與紛擾。在本書中,你將穿梭於以下現場:1968年菲律賓獨裁者馬可仕下令刺殺反對黨領袖艾奎諾後所引發的人民力量運動、1998年五月雅加達街頭爆發的印尼排華運動、2010年曼谷紅衫軍反政府示威、2017年緬甸若開邦羅興亞族遭軍隊武力鎮壓所引發的難民潮……。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