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黑五類」基督徒真實日常:共產黨跟上帝差不多全知全能,你根本逃不出那黨

2018-03-06 09:10

? 人氣

「威權統治跟白色恐怖是差不多的,國民黨跟共產黨都是難兄難弟」香港學者邢福增分享中國基督徒遭打壓日常(柯智元攝影;世界微光提供)

「威權統治跟白色恐怖是差不多的,國民黨跟共產黨都是難兄難弟」香港學者邢福增分享中國基督徒遭打壓日常(柯智元攝影;世界微光提供)

「中國的宗教,是生存在牢籠裡面……」4日下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出席世界微光舉辦之「中國地下教會與維權律師」講座,與中國人權作家趙思樂共談基督教於中國早打壓的情況。邢福增嘆,許多人以為中國沒有打壓基督教,實際上基督徒的活動是處處受限、受盡監控:「我常說,共產黨跟上帝差不多,他們是全知全能的,你根本逃不出那個黨!」

當宗教成為政府眼中釘:強權可以奪走一切,但無法阻止你內心的禱告

出身政治系背景、本身為基督徒的主流出版社長鄭超睿於演講開場時感嘆,許多台灣人會以為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基督教信仰已是非常自由,甚至認為「台灣宗教自由比不上中國」,這是一大誤解,邢福增則說,中國官方早已將地下教會列入「新黑五類」,整個中國的基督教都在政府控制之中。

2012年《人民日報》海外版批評美國以「非軍事手段」干預中國崛起,以維權律師、地下宗教、異見人士、網路領袖、弱勢群體為核心,期望透過自下而上的方式滲透中國基層,為中國的「改變」創造條件──對此邢福增點評,基督教確實被共產黨視為威脅很大的一個群體。

為何宗教成為政府眼中釘?邢福增引述中國流亡律師滕彪發言。2012年,滕彪曾言被捕時受到極大壓力,「我的命運沒辦法靠法律跟文明的規則,我的未來都被剝削了」,面臨各種肉體、精神酷刑仍想堅持,這時滕彪想到,他可以禱告。

「生命沒有什麼東西可以依靠時,禱告是最自然的,很神奇的是我的心就平靜下來了也不恐懼也不孤單……強權可以奪走一切,但無法阻止你屬靈的生活,你內心的禱告,這或許就是每一個自視全能的統治者痛恨信仰自由的原因吧。

滕彪如此說。「中國共產黨覺得只有他們才能主持思想,所以對基督教有很大的控制。」宗教信仰確實威脅到政府的權威,因此邢福增說,中國從文革到今日,皆未停止對基督教的打壓,只是策略有異。

文革禁絕基督教、信徒反而變3倍 中國策略從「消滅」轉為「管控」

「有人說中國現在宗教很自由,當然跟文革比較的時候是比較進步的,那時他們把所有宗教都消滅了、連愛國宗教團體都不能活動了,所有宗教都給紅衛兵去佔了。他進步的比較點在哪?跟消滅比起來是有進步的,但他們要做的,是『管控』……」邢福增說。

20180304-中國記者趙思樂、香港學者邢福增出席世界微光「中國地下教會與維權律師」講座(柯智元攝影;世界微光提供)
邢福增說,中國從文革到今日,皆未停止對基督教的打壓,只是策略有異(柯智元攝影;世界微光提供)

中國共產黨想消滅基督教,但實際上不可能完全禁絕信仰。邢福增分享,以共產黨統計數據來看,1949年中國有100萬名基督徒,到了1982年增加至300萬,並不是1979年改革開放時才跑出來的。從文革後期口述歷史訪談便能知道,即便基督徒在文革受到打壓,許多信徒仍堅持信仰、甚至有傳教活動,拒絕加入「愛國宗教團體」。

「他們也想消滅他們,但知道不可能這樣做的,文革以後共產黨可能也有發現,原來我們要消滅宗教其實是消滅不了的。」邢福增說。也因此,中國共產黨對宗教的策略,開始由「消滅」轉為「改造」。

「要盯家庭教會,要禮拜天上班的!」全面取締不可能 採選擇性執法

如何「改造」基督教?邢福增說,開放政府一般不會對宗教事務做太多管理,但過去國民黨與現在共產黨一樣會進行管控,特別是共產黨,對宗教進行「一元」的管理體制。政府機關下有一「宗教部」,每一種宗教都有一種受官方認可的「愛國團體」,一種宗教只能有一個合法團體。

儘管中國政府已允許「愛國宗教團體」存在,仍有不少教會領袖因為信仰因素拒絕加入黨國體制、拒絕參與愛國活動,便成了非法的「地下教會」。雖然地下教會不合法,邢福增說,中國也不可能取締所有地下教會,代價太大了。

不可能所有地下教會都把他取締,代價太大了!太多太多地下教會,每一個你都要去他家門口去打他們,行政的代價太大……很多教會都說公安很同情他們,要盯家庭教會,是要禮拜天去上班的!他不可能取締所有家庭教會,只能選擇一個主要矛盾的敵人去打他。」邢福增說。

20180304-中國記者趙思樂、香港學者邢福增出席世界微光「中國地下教會與維權律師」講座(柯智元攝影;世界微光提供)
邢福增說,=過去國民黨與現在共產黨一樣會進行管控,特別是共產黨,對宗教進行「一元」的管理體制(柯智元攝影;世界微光提供)

因此,中國對於地下教會作法是「打擊主要敵人、團結及教育中間派與落後群眾,使之接受『進步份子』的領導」。邢福增分享,中國宗教可分以下3類:(一)紅市,即愛國宗教團體;(二)黑市,一定要打擊、完全不容許存在,被中國稱為「邪教」;(三)灰市,雖然不合法,但國家不會主動出擊。

對於被歸類於「灰市」的宗教,邢福增說,這些宗教團體拒絕參加愛國活動,對於執政者而言雖然「很尷尬」,但只要不踩到共產黨的底線,政府依然允許他們存在,採選擇性執法與默許:「中國還是人治的社會,跟他的關係好的,他能夠有很大的空間,關係還是很重要的。」

「所有人都活在一個大籠裡面,威權統治當中」中國監控全知全能如上帝

邢福增說,中國的宗教確實生活在不同牢籠裡,只是牢籠大小不等,「當然今天所有人都活在一個大籠裡面,威權統治當中」。

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所有宗教活動都在中國政府嚴密監控網路之中。邢福增笑,他常向教會朋友說:「共產黨跟上帝差不多,他們是全知全能的,你根本逃不出那個黨,那個黨的手都在……你要說你真可以秘密活動,地方幹部都不知道你的活動嗎?根本他知道你存在!」

雖然受到監控,所謂「地下教會」仍堅持公開活動。「你可以在網站找到他們的網址,不是google啦,大陸不能用google的,但百度也可以把他們蒐出來的,他們聚會幾點鐘把活動照片都登上去的」。

就算不受官方承認,中國基督徒依然堅持做自己,進行所謂「違法」行為,例如出版自己的刊物、非法印刷,中國維權律師也相當關注宗教自由。沒有基督教信仰的律師會替各種宗教團體打官司,基督徒維權律師即便不喜歡法輪功信仰,「基於宗教信仰自由,我不認同你所信的,但也要為你的自由而爭取」。

維權律師堅持與政府講道理,例如邢福增分享,2006年,中國民間即成立基督徒維權律師團,發了一本「維權手冊」給教會,「如果地方幹部對你們做了什麼事情,你就跟他們講法律,儘管中國法律不完善,但你還是能讓他們(法律)來保護你們。」

然而,更多是選擇不與政府對抗的教會。「他們都覺得我們不要跟政府對抗,越對抗他們就越控制你,以後你就什麼都做不了,他們會一直盯著你、跟著你。」邢福增說,過去中國政府曾大規模拆除教會十字架,內部對於要不要聘律師便有爭論,有些覺得過了風頭可以再做很多事情,也有些人堅持聘律師(例如張凱)跟政府打官司。

20180304-中國記者趙思樂、香港學者邢福增出席世界微光「中國地下教會與維權律師」講座(柯智元攝影;世界微光提供)
「中國地下教會與維權律師」講座實況(柯智元攝影;世界微光提供)

「威權統治跟白色恐怖是差不多的,國民黨跟共產黨都是難兄難弟」

談起中國基督徒與政府間的對抗,邢福增總結,其實多數教會是單純為了堅持本來的信仰,並不是想要抗爭。

回顧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對於教會人士的控制、再看看今日共產黨對地下教會之打壓,邢福增說:「威權統治跟白色恐怖是差不多的,國民黨跟共產黨都是難兄難弟,儘管他們曾經打得要死,都是一個黨國的體制,大家都是一個樣!」

信仰自由絕非理所當然,宗教遭打壓係台灣的過去,當今中國的日常。看著如今台灣,邢福增這樣表示對中國宗教自由的期許:「我們希望有一天中國也能跟台灣一樣走出這段路,到一個自由化民主化的過程,所以也很想了解台灣在過去所走的路能否給我們什麼啟發……」台灣如今擁有的自由,有一天,中國人也要擁有。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