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免過關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歐陽聖恩觀點:從麥斯威爾咖啡談反萊豬

2021-06-28 06:30

? 人氣

國民黨將反萊豬、公投綁大選兩項公投案連署書送件至中選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將反萊豬、公投綁大選兩項公投案連署書送件至中選會。(顏麟宇攝)

今年元旦政府開放低價萊豬進口,醫學專家指出含有萊克多巴胺(瘦肉精)的美豬,會導致心律不整、高血壓,引發心血管疾病等副作用,可能會影響孩童腦部發育,提高自閉症發生風險,影響下一代健康。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民以食為天,對於葷食者,即使提高警戒心,加工的萊豬食品還是會不知不覺進入體內,除非你發誓絕不吃豬肉,否則人是健忘的動物,戒心會隨著時間而消失。

我舉美國麥斯威爾即溶咖啡(Maxwell House)例子來說明。

這咖啡在二戰期間開始聲名大噪,成為美國最著名、最受歡迎的品牌之一,但後來其品質逐漸走下坡,為何如此?

咖啡豆有兩個品種,Arabica和Robusta。前者香氣、品質遠甚後者,但易受氣候影響,遭受蟲害,栽種成本高。Robusta韌性與適應性強,栽種成本低,價格較便宜,但缺乏香氣又帶苦味,口感較差。

1953年全球最大咖啡產地巴西因受嚴重霜害,造成Arabica咖啡豆價格暴漲,麥斯威爾咖啡只好採取因應措施,在自家產品添加一些便宜貨Robusta咖啡豆。

最初似乎沒有消費者察覺,因此每遭逢咖啡豆歉收時,業者乾脆添加更多Robusta咖啡豆來矇混消費者。

1975年巴西爆發另一次大霜害,麥斯威爾咖啡和所有咖啡烘焙廠把更多的Robusta咖啡豆添加到自家產品。  

為了消除消費者疑心,咖啡商花費大把鈔票做廣告,帶風向的廣告有強大的傳播效果和魔彈理論的洗腦作用,實際上咖啡卻愈來愈難喝。麥斯威爾咖啡原來被視為品質和可靠的保證,在超商稱霸,後來卻得和其他咖啡商品在超市裡共享架位。

而1971年在西雅圖創立的星巴克咖啡(Starbucks)異軍突起,後來更發展出精品咖啡,吸引希望喝到真正高品質咖啡的消費者。喝咖啡成為一門學問,不再是隨手沖泡就可以喝的黑色飲料。

美國人開始逐漸改掉喝即溶咖啡的習慣,「複製星巴克」成為零售業的學習典範。

麥斯威爾咖啡只是加入次級的咖啡豆來降低成本,減少咖啡的風味(Flavor)與香氣(Aroma),也就是降低品質,並沒有添加有毒物質來傷害消費者健康,即使消費者和製造商雙輸,也不會有反麥斯威爾咖啡公投。

可是,萊豬混入商家、餐廳的食材裡,製造成各種加工品,貼上台灣豬標籤,對身提逐漸產生傷害。你相信民進黨政府會替你把關檢驗?消費者根本看不出來,吃不出來。

麥斯威爾咖啡的消費者至少會感覺口感上的變化與差異,喝了對身體無傷,台灣民眾沒有辨別混合豬肉的本事,對身體的傷害不是一時可以察覺發現。這就是兩者間巨大的差別和可怕!

歐盟成員國,中國大陸和俄羅斯等160個國家都禁止萊克多巴胺的使用,美國肉品界其實也在往揚棄萊克多巴胺的方向發展。包括全球最大豬隻養殖商Smithfield Foods,以及另外兩家主要肉品商JBS USA和Tyson Foods, Inc.都從2018和2019年開始生產不含萊克多巴胺的豬肉。

「我不要吃萊豬」遠比不上「我要疫苗」嚴重,疫苗是有和沒有的選擇,等個一年半載僥倖沒受感染確診,終究可以接種,施打疫苗是政策。但你吃到的是台灣豬、萊豬還是混合豬肉?你只有相信商家又賭自己不會吃到萊豬,因為進口萊豬也是政策。

進口的萊豬總要有個去處吧,是誰那麼倒楣該吃萊豬?

軍隊、營養午餐的學生、小吃店、路邊攤、罐頭業、買便當的上班族,都可能成了消化萊豬的黑洞,因為萊豬便宜。

政府擋疫苗有意識形態之爭,無視全島一命之痛;進口萊豬則是為了迎合美國,聯美反中而阿諛奉承,自甘承受不良的後果。

被奉承拍馬者的心態有兩種,一種是高興與重用,一種是厭惡與瞧不起。《韓非子》記載:晉國的中行文子與晉王交惡而逃亡,沿途隨從建議到地方官吏嗇夫家裡暫避風頭。中行文子說:「過去我喜歡音樂,嗇夫即贈美琴,我收集寶玉,又獲贈玉環,但我察覺此人只是逢迎拍馬,無所操持,現在我已無權勢,如果投奔他家反而會被出賣」。果然嗇夫聽說中行文子路過,立刻率人追捕,向晉王表功。所謂「逢迎者必有所求」,我說得夠清楚吧。

我雖臆測三級警戒解封要到八月,內心卻深切希望在週全的防範與適時足夠的疫苗之下,早日解封。一是老百姓不要被政府錯誤的政策而失去健康與生活陷入困境並處在恐懼中;二是期望反萊豬的食安公投能順利在八月底進行!

*作者為自由撰稿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