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曉康專文:帝國饑渴症

2017-11-22 05:50

? 人氣

作者表示,中國的財富可由偉大領袖任意支配,但是分派給各式各樣的太子党、權貴階層,就是把「全民所有制」篡改成「權貴資本主義」,那才是地道的中國「顏色革命」呢。(新華社)

作者表示,中國的財富可由偉大領袖任意支配,但是分派給各式各樣的太子党、權貴階層,就是把「全民所有制」篡改成「權貴資本主義」,那才是地道的中國「顏色革命」呢。(新華社)

【作者按:十九大餘波蕩漾,人人都說中國霸業已成。其實依我看,北京大會堂裡演出的,主要是「三屆常委團結秀」,「霸業」只是一個附帶的噱頭而已。我這裡翻出八年前一篇舊文,不妨來追蹤一下這霸業的軌跡,中國最初的揚眉吐氣,在哥本哈根國際氣候會議上,出風頭的是溫家寶,如今也老態盡露了;一言以蔽之,民族主義還是主旋律,其他都是嘴炮。】

八九年到零九年,二十年風水輪流轉,「東風壓倒西風」,中國在哥本哈根國際氣候會議上正式成為一言九鼎的大國。

它甚至還沒來得及給自己找到一個合適的名號:「中華帝國」?顯得老舊了;「新中國帝國」?不倫不類;它當然不會自稱「共產帝國」。這也不能不算是一個奇跡了。一百多年試練得慘絕人寰的共產體制,連同其龍頭老大蘇聯帝國,好不容易被得天獨厚的美帝國主義「拼經濟」拼垮掉,卻僥倖地留下其老二中共,走了另外一條「對外開放」的修正主義路線,大撈特撈走投無路的西方資本,依舊用它那一套在蘇俄一敗塗地的「國家操控」經濟體制,卻居然絕處逢生,於是也可以跟美帝國主義「拼經濟」,幾乎把它拼垮掉——美國就算沒崩潰,也陷入了一蹶不振的蕭條。這才誕生了一個「新帝國」。回眸一看,你就知道,西方左派編造的那個所謂「全球化」,已經泡沫化了。今天世界上誰說了算?中國和美國。

人類有進步嗎?「進步」(progress)這個概念,據說來自法國,是啟蒙主義歷史觀的一種,它預設一個終極目標,說人類社會朝此目標分階段直線前進,如今大家都知道那是天真、不成立的。比如,馬克思主義的荒謬,正在被崛起、暴發的中共所印證:人類社會並不一定從社會主義走向「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它也可以倒過來走——從貧窮的社會主義走向腐敗而暴富的原始資本主義;而且,東方的一個老舊帝國,也不一定非要經過義大利式「文藝復興」的洗禮,才能「現代化」並富強,它在精神廢墟上,也照樣崛起。富強、崛起,乃至稱霸,是所謂「東亞病夫」的百年夙願。為此目標,這個民族不僅無數「志士仁人」拋頭顱灑熱血,而且豁出了幾千年的傳統、整個文明底線、悠久的道德資源、幾代人的精神昇華。

比較有趣的是,新中國前三十年曾是一個帝國——毛澤東何等威風?「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激蕩風雷激」,市井裡的「紅衛兵」語言則是:「今天世界上誰怕誰?」。但如此氣魄,卻要屈居蘇聯之下,缺乏「兩彈」的緣故。這也是毛澤東要「反修防修」和發表批蘇修之《九評》的原委。中國人當「帝國臣民」有癮,總也當不夠,沒准是毛澤東時代「慣」的——連美國黑人反種族歧視運動,都曾受到毛主席的大力聲援,難怪奧巴馬今日要把老毛請進白宮坐到聖誕樹上去,這與拳王泰森把毛像刺青在臉頰上,是否源於同一文化背景,待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