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小明要標註,萊豬不能標—重建民進黨思想力量刻不容緩

2020-12-15 06:50

? 人氣

「小明」(陸配子女)不如萊豬,民進黨蔡政府為防疫註記「小明」無畏歧視批評,護萊豬却拒絕標示,「避免歧視」。(柯承惠攝)

「小明」(陸配子女)不如萊豬,民進黨蔡政府為防疫註記「小明」無畏歧視批評,護萊豬却拒絕標示,「避免歧視」。(柯承惠攝)

掠奪靠鞏固權力,鞏固權力靠動員選民反中,反中靠美、日的支持,美、日的支持靠進口萊豬與核食來巴結,所以必須吃。要吃,就不能標示,免得沒人買。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令人驚駭的是,民進黨堅決拒絕標示萊豬,以保護其市場,但是民進黨卻毫不猶豫地把小明們與他們的媽媽在電腦裡標註,縱令武漢疫情解除之後,仍像防堵不受歡迎的外國人物闖關那樣,不准他們入境。小明可以歧視,萊豬不容歧視!

小明不如萊豬,根本原因就在於,小明是民進黨延續反中意識形態的犧牲品,萊豬是為了反中而要人民付出的食安代價。但統治者為了持續掠奪,瓜分國庫,侵占民產,而試圖霸佔統治機器的這種動機,竟然無限上綱到剝奪小明們返鄉權利、受教權利與家庭權利,剝奪人民維護安心食用豬肉的權利,不是喪心病狂嗎?

到了喪心病狂地步的,必然是一個心中已經沒有未來,甚至沒有明天的政權,才會看到眼前的任何資源,都不擇手段爭搶,自己吃不下的,想盡辦法安排自己的家人親信進去一齊搶,免得落入外人手中,甚至所謂外人,根本就是同黨的其他豺狼虎豹,而不是什麼在野黨。

統治者沒有未來感,當然只會把思想信仰當成玩具,更不會在乎制度信用,因為思想、信仰、制度、信用都是治理所仰賴的基礎,既然不會治理、不想治理、不屑治理,眼睛裡看到的都是來奪權的,來分食的,來乞討的,鬥爭便成為生活的全部。他們草木皆兵,率獸食人。

問題是,吃了萊豬與核食,美、日也不會真心幫忙反中,他們反中有自己的理由,怎麼反也有自己的方式,根本不受一廂情願吃萊豬、核食的台灣人所左右。美國要台灣反中的時候,台灣不能不反,怎麼反也是美國決定,哪裡是台灣人吞萊劑就能一起決定的呢?相反的,吞了一種毒,不久自己就會覺得巴結的還不夠,那就得找第二種毒來吞,伊於胡底?

尤其,大國之間分分合合,不可能永遠對抗,他們停止對抗的瞬間,就足夠摧毀台灣。要反中,必須要靠台灣自己的力量。物質力量不足的話,一定要訴諸思想力量,這種思想力量絕不能受到美、日所左右,不然就不是思想,沒有力量,反誰都是假的,結果就是統治集團放棄未來,瘋狂掠奪。

病徵是瘋狂掠奪、喪心病狂,病因是沒有思想,沒有自己,也就無法面對大陸。那解藥毋寧在於,建立自己無懼的力量。這個力量必須有思想為基礎,從台灣今天的民情與政治分裂來看,唯一能整合的思想,就是和平思想。而這個和平思想,絕對不是靠吃毒食,巴結美、日就可以建立,這樣反而還會摧毀自信,鼓勵投降妥協。

和平靠的是反戰的決心,反戰靠的是不懼戰,否則就是浪漫。台灣能不能真的反戰?現在的執政黨,一切籠罩在沒有未來氛圍中,什麼風吹草動,都不敢自己面對,何況是面對戰爭威脅。欲對症下藥,首先要認清,反戰唯有靠自己,所謂自己,就是全民都願意投入。

一旦下決心為長遠的和平而反戰,就超越了當下的物質利益。未來既是有所追求的,則治理的動力就可逐漸取代掠奪與宰制,社會連帶意識將得以孕育——即使是少數人的食安問題,將同時是所有人的食安問題;即使是別人家的小明,大家也願意想方設法營救回家。

如今,在世界人權日侈談「人權阿普貴」,忘記自己以身份為基礎剝奪小明們基本人權,形同人道罪。政策反中與政治掠奪的症候不化解,講再多都反而令人毛骨悚然。相反的,一旦反中與權力鬥爭及政權穩定脫鉤,反中可降格成次要問題,凸出反戰信仰堅定與否的問題。

統治者必須問自己,為什麼迎接活生生小明的重要性,居然連迎接帶有毒性的萊豬都不如?想想看,與其進口萊豬,不如編撥預算,直接把出口萊豬到台灣的利潤,直接補助美國豬農,既不得罪美國,又不摧毀人民對食安的信任,而最重要的,是也許能夠撐開自己的治理空間,進而產生執政信心。

當年鴉片戰爭時,被英軍調來中國作戰的印度軍伕,倒戈與清軍一起抵抗英國,這就是反抗帝國主義促成的連帶意識。今天,美、日御用的民進黨,就像是當年印度軍伕,若能掉轉矛頭與人民一起,從思想深層幡然醒悟,擋住萊豬、核食,則不但人民必然重新團結在其周圍,民進黨也可以建立自信。

面對強權有自信,就會有人性,這幾乎是醫治喪心病狂的唯一藥方。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教授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