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憶胡適,談總統領導風格

2017-09-02 06:50

? 人氣

胡適致蔣介石的一篇短文,可以為總統領導風格的參考。(總統府)

胡適致蔣介石的一篇短文,可以為總統領導風格的參考。(總統府)

最近偶然想起並重溫了一篇胡適之先生的短文,「述艾森豪總統的兩個故事給蔣總統祝壽」。這篇短文同一天,1956年10月31日,發表在中央日報和自由中國雜誌,據說震撼了海內外,成了膾炙人口的文章。1970年代中期,當我第一次閱讀這篇文章時,內心受到極大的衝擊和感動。心想,胡適膽敢面對不可一世的大獨裁者蔣介石扮演「為貓掛鈴鐺的老鼠」的角色,不愧是當時自由主義知識份子領袖。

胡適透過這篇短文究竟要傳遞什麼樣的訊息給這位據說殺人不眨眼的威權統治者兼軍事獨裁者呢?講白了,就是要蔣介石學習艾森豪總統的領導風格。那艾森豪的領導風格又是什麼?為何值得學習、值得效法呢?胡適透過兩個小故事,婉轉表達了一個想法,用二十一世紀白話文就是,「當總統的人不要管太多,包括人與事」。他舉兩個例子。一是以艾森豪曾任二戰歐洲盟軍最高統帥的經驗,艾森豪直接指揮或談事情的也只有三個人。此外,當艾森豪總統遇事需緊急做決定,而一時沒有定見時,他會請副總統逕自代決,充分信任其團隊成員。

胡適藉艾森豪的故事巧妙地引用了兩本中國古書,一是呂氏春秋,另一是淮南王書。他認為這兩本古書藏有「最明智的政治哲學」。那到底是什麼呢?他指呂氏春秋說:「一國的元首要努力做到「三無」,就是要「無智,無能,無為;無智,故能使眾智也;無能,故能使眾能也;無為,故能使眾為也。」這叫做「用非其有,如己有之。」在另一方面,他舉淮南王書「積力之所舉,則無不勝也。眾智之所為,則無不成也。」最後,胡適貢獻給蔣介石的一句話是「要救今日的國家,必須要努力做到「乘眾勢以為車,御眾智以為馬。」旨哉斯言,古今通用,誰曰不宜。蔡英文總統閒暇之餘應看胡適這篇短文,在當前國事如麻之時,一定會得到許多啟發。

蔣介石視胡適為「諍友」,但也曾氣到在日記裡大罵胡為「妄人。」(1958年臺北,胡適、蔣介石合照/維基百科)
蔣介石視胡適為「諍友」,但也曾氣到在日記裡大罵胡為「妄人。」(1958年臺北,胡適、蔣介石合照/維基百科)

台灣剛辦完世大運,舉國稱慶,咸認是一場圓滿成功的運動賽事。台灣年輕選手表現傑出亮麗,拿下九十面金銀銅牌,破了多項台灣、亞洲甚至奧運紀錄,讓世界近距離看到了台灣,提升了台灣的國際能見度,也大大地鼓舞了台灣的民心士氣。從這次世大運可以證實,台灣的下一代是可以昂首闊步走出去的,台灣人辦世界級運動大賽也不會輸給世界任何其他國家。台灣人的善良、古意、熱情和溫文有禮也讓來自世界各國的年輕學子留下深刻美好的印象。這是四百年來第一次,台灣同時和一百三、四十個國家的面對面接觸交流,相互感覺良好,相信不會是最後一次。

世大運主辦城市,台北市,市長柯文哲當然成了這次盛會的大贏家,短期內可以高枕無憂了;但人無近憂,必有遠慮,何況是政治中人。最重要的還是要正心誠意做事,把事做好。「真性情」,是台灣當前不分藍綠政治人物最欠缺也最需要的特質,偏偏柯文哲就有這種特質。他雖經常口無遮攔,講話經常無厘頭,市政表現不亮麗,得罪很多人,但他卻越來越受歡迎,因為他形諸於外給人有「真性情」的感覺。經過這次世大運,有些人開始感覺他不但有「真性情」,而且還「能做事」。凡政治人物具有「真性情,能做事」的特質,就必然有一種致命吸引力,尤其是在台灣當前的政治時空背景下。但願有越來越多的台灣政治人物都具有這種特質,那肯定是台灣之福。柯文哲是不是真的具有這項特質?仍須時間來檢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游盈隆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