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賺83萬才能闔家團圓?英國移民法財力要求嚴苛,南亞裔香港人淪為被遺忘的族群

2020-10-07 19:10

? 人氣

針對中國制定《香港國安法》,英國計畫擴大持有BNO護照港人的居留權(AP)

針對中國制定《香港國安法》,英國計畫擴大持有BNO護照港人的居留權(AP)

香港《國安法》啟動後,英國敞開大門,允許擁有「海外國民」身分的港人直接帶著家人移居,但身為英國公民的南亞裔印度人,反而被高得嚇人的財力標準,中國中央打壓少數民族和宗教的作法,議員與民間團體都向英國政府疾呼,應盡速正視這種漏洞。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香港於7月1日啟動《國安法》,允許政府將嫌疑犯移交至中國大陸地區偵訊、審判,政治思想審查更為嚴重,引發大批港人試圖移民海外。身為前殖民母國的英國也宣布放寬政策,允許在1997年以前出生、持有英國海外國民護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BNO)的香港居民,可以直接在英國居住、工作,還能攜帶直系親屬入境,五年後就能申請「定居」,再度過12個月便可申請入籍,成為「真正的英國人」,實屬罕見的優待。

然而,在香港居住多年的南亞裔人士卻發現,他們身為真正的英國公民,卻被遺忘在此次的特別制度裡。香港住有約3.5萬名南亞裔人士,在英國統治時期,他們陸續從同為英國殖民地的印度、巴基斯坦等國搬入香港,後代也成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在1997年回歸時,中國不承認他們的國籍,英國於是發予他們公民身分,以免這些人淪為無國籍者。

阿里(Ali)就是這批英國公民之一,他在今年6月後也決定移居英國,打算安居落地後再將妻小接過去。但沒料到一切竟然難如登天,新冠疫情又加劇了難度。

早從2012年開始,英國政府推出新政策,如果英國公民想把非公民的親屬接過來居住,必須先證明自己擁有相應的財力證明。但這個標準高的嚇人──如果想帶伴侶入境,年薪必須達到18600英鎊(約台幣69萬元),如果要帶一個孩子入境,又要再加380英鎊(約台幣14萬元),之後每多一個孩子再加2400英鎊(約台幣8.9萬元)。而且申請入境的費用也高達1500英鎊(約台幣5.5萬元)。

若是像阿里一樣,自己擁有公民身分,但是妻子與女兒都是巴基斯坦人,想要讓一家人團聚,阿里必須證明自己擁有年薪逾83萬元的能力,還要花費至少11萬元幫家人申請入籍。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指出,即使在新冠疫情蔓延之前,英國也有高達42%的人收入不及這個水準,何況疫情衝擊又讓更多人的工作與收入岌岌可危。

「我本來以為很簡單,但看到這裡的工作內容跟薪資,想說怎麼有人可以靠這種薪水在這裏活下去,」阿里說。

「家庭團圓」(Families Together)運動經理阿金森(Mary Atkinson)表示:「聽到夫妻要克服這麼多障礙才能團圓,人們通常都目瞪口呆,這很違反常理。」

阿金森指出,已經收到好幾位與阿里類似處境的南亞裔香港人向他們求助。

曾有「日不落國」之稱的英國,因為殖民歷史悠遠,歷經多次增補的國籍法特別複雜,目前採取屬人主義與屬地主義並行,只有1983年1月1日前出生、或者雙親都是英國公民的人才可以自動獲得公民身分,若僅有父母一方為公民、或者並非在英國就內出生的人,都必須另外申請。阿里的孩子並非在英國出生,因此不能靠血統獲得公民身分。

憂國安法持續侵蝕香港自治,大批港人在快遞公司外排隊寄交申請BNO的文件。(美聯社)
憂國安法持續侵蝕香港自治,大批港人在快遞公司外排隊寄交申請BNO的文件。(美聯社)

北愛爾蘭議員襄農(Jim Shannon)曾針對此問題去信英國內政部(the Home Office)僅在信中表示,「如有需要」政府會依據「特例」考慮放寬移民法規。內政部給予半島電視台的回覆也大致如此,強調允許擁有BNO護照的香港人攜家帶眷來英國居住,但卻不願回應財力標準的爭議。

位於倫敦的移民顧問班特曼(Amy Bantleman)表示,英國政府官僚或許壓根沒考慮過這一群人。「他們覺得1997年給予英國國籍時,這件事就已經處理完了。」

香港身為亞洲地區最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過去多年來一直是多元文化匯聚之處,來自中國、亞洲與世界各地的人都在此生活。但這並不代表少數族群生活得自在。

香港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紀佩雅(Puja Kapai)也是南亞裔香港人,專攻少數族群議題的她表示,南亞裔族群在華人為主流的香港一直都面臨生活困境。南亞裔學童往往就讀英語中學,家庭溝通也以母語為主,成年後較難在以粵語或普通話為主的高等教育學府或公家單位謀職,他們多數選擇在私人單位上班或自行創業。但大眾對南亞族群仍有偏見,例如喜愛群居、不願融入主流社會,或是貧窮、犯罪率較高等刻板印象。

自從《國安法》通過,南亞裔族群在香港的日字也變得更加艱難。35歲的商人阿札(Azhar)也想移民英國,他和阿里一樣都是英國公民,但妻小都是巴基斯坦公民。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他早已把這裡視為家鄉,但從去年以來,不僅抗爭運動讓城市陷入混亂,他也發現中國政府對批評意見愈來愈無法容忍,而且加速箝制港人的自由,意圖讓香港變得跟內地城市一樣。

「我們再也認不出這個家園了,變化太大了……我們無法這樣生活下去。」

身為少數民族,中國非漢族族群的遭遇也讓南亞裔香港人特別膽戰心驚,民族問題近年已經時常與國安問題劃上等號。紀佩雅說:「長久以來我們都是隱形人,如今卻突然因為膚色變得特別顯眼。」

「人們很緊張,因為他們聽到中國政府如何對待維吾爾族與穆斯林,也聽聞中國政府如何掌控宗教活動,」她說。

一群國會議員也在9月發起動議,要求英國政府暫停執行財力審核規定,他們認為在疫情衝擊之下,許多家庭將陷入經濟困窘,財力標準規範只會讓更多家庭被迫分離。

阿里表示,他很高興英國政府提供清楚明確的途徑,讓海外公民和他們的家人可以適用,但他只是疑惑,為何政府忽略了自己的普通公民。

「我離鄉背井,努力實現夢想,但突然之間他們開放所有權利給海外公民,難免會覺得被遺棄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