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男模冒死錄下再教育營可怕景象 男模家人:曝光影片是最後希望

2020-08-06 22:43

? 人氣

他在其中一條短信中寫道:「那晚是我被帶去的第一天,不知道那裡規矩。我把頭套掀開問排睡位的(警察),我說手銬太緊了,手腕好痛。」

「他就非常兇的罵我說,『再掀開頭套就打死你』……我就沒敢再說什麼了,」他補充道。

「我可不想死在這裡。」

(BBC News中文)
(BBC News中文)

他還描寫了從監獄裡不斷傳來的尖叫聲。「提審室?」他猜測道。

加帕爾還描述了骯髒和不衛生的生活條件。獄友們身上都有虱子,他們只能共用幾個塑膠碗和勺子。

「他們會問有傳染病的舉手,說有傳染病的最後吃飯。」

「你要想早點吃飯你也可以不出聲,懂我意思嘛,但這是道德問題了,」他寫道。

隨後,在1月22日,中國的新冠疫情達到高峰,全國開展大規模抗疫的消息也傳到了這裡。

據加帕爾的說法,新疆的防疫規定比其他地方嚴格得多。有一次,4名16歲至20歲的年輕男子被帶進牢房。

「案由是疫情期間在外面玩類似棒球的遊戲,」他寫道。

「他們晚上被帶到派出所打得哇哇叫,屁股開花,都不能坐了。」

警察開始讓所有被拘者都戴上口罩,儘管他們仍必須在悶熱、擁擠的牢房裡戴頭套。

「頭套+口罩,空氣更稀薄了,」他寫道。

(BBC News中文)
(BBC News中文)

當警官們後來拿著溫度計過來時,包括加帕爾在內的幾名被拘留者的體溫高於正常的37攝氏度。仍穿著「四件套」的他,被帶到樓上的另一處房間裡,那裡的警衛在晚上會把窗戶打開,但溫度太低讓他無法入眠。

他說,在那裡,酷刑的聲音更加清晰。

「有一次聽到一個人從早上慘叫到晚上,」他說。

幾天后,被拘留者們被中巴車送往未知地點。加帕爾當時患了感冒,有流鼻涕的症狀。他被與其他人分開,送到影片中的所在地——他稱之為「疾病控制中心」的地方。一到那裡,他就被銬在床上。

「我全身已經都是虱子了。」他寫道:「每天都會捉很多虱子,真是好癢。」

加帕爾的影片中有身穿迷彩服的男子負責在院口守衛。(BBC News中文)
加帕爾的影片中有身穿迷彩服的男子負責在院口守衛。(BBC News中文)

「這裡每天也是上廁所早晚兩次,當然比派出所那麼多人環境會好一點,這邊我一個人住,但有兩個人看守我。」

他表示,正是這裡稍微寬鬆的管理給了他機會,讓他把消息傳出去。在他的私人物品中,他的手機似乎一直沒有被當局注意到,他在新拘押地點獲得了使用其中一些物品的權利。

在派出所呆了18天後,他突然悄悄地與外界取得聯繫。

在幾天的時間裡,他描述了自己的經歷。隨後,他的訊息突然停止了。

此後,加帕爾杳無音信。當局沒有正式告知他的下落,也沒有提供繼續拘留他的任何緣由。

BBC無法獨立驗證這些訊息的真實性。但多名專家表示,影片片段看起來是真實的,特別是因為可以從背景中聽到宣傳口號。

「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東突厥斯坦國,」他窗外的一個喇叭裡用維吾爾語和漢語宣傳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