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工殤實錄1》台灣人不做的危險工作他們扛下來,1年1500移工在台傷亡

2020-06-30 08:30

? 人氣

危險的工廠每天都在吞噬無助的移工,一個活生生的人被機器切斷手、被機器絞斷頭,每年因此失能、死亡的移工就約莫300人。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危險的工廠每天都在吞噬無助的移工,一個活生生的人被機器切斷手、被機器絞斷頭,每年因此失能、死亡的移工就約莫300人。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陳品佑攝)

「大家常說的『吃人勞動市場』是一個概念性的形容,但對我們來說卻是現實,我們看到它怎麼『吃人』、『吃』了什麼地方,血淋淋看到現實坐落在人身上是什麼感覺……」

一個活生生的人是怎麼被「吃」的?在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服務13年的陳秀蓮在移工身上見過太多──在陳秀蓮看來,被稱為「3K產業」(骯髒、危險、辛苦產業)的傳統製造業幾乎沒有改變過,從前是由原住民、中年工人撐起這塊最辛苦、職業災害率最高的環境,後來產業快撐不下去了、廠方吶喊「不給外勞就外移」,於是台灣1989年開始引進第一批移工,「把本地弱勢勞工淘汰掉,用更低廉的外勞取而代之。」

原先就是3K的產業,怎可能換一批勞工就前途燦爛?唯一的改變是由年輕、體力充沛的外籍工人代替台灣人成為職災率最高的一群。就如同美國經典電影《絕命終結站》所演示的,名為「職災」的隱形凶手埋伏於工廠之中,設定好傷亡原因、傷亡型態,隨時挑個人填入。

勞檢違規工廠年年減少,移工變得更安全了嗎?

據勞動部統計,在勞檢中違反《職業安全衛生法》的工廠件數,已從2005年的1萬5041件一路降低至2018年的9624件,處分率也從飆破1成收斂至7.91%,接受職業安全訓練人數更是年年上升,2018年已有20萬3144名勞工接受訓練。在此同時,領有勞保的職災千人率亦有明顯改善,本國籍勞工職災千人率從2009年的4.292降低到2019年的2.496,外籍勞工則從6.671降到2.924。

20200628-SMG0034-S02-移工職災專題_01_勞工真的更安全了嗎?
 

勞動部看似圓滿完成「減災」任務,但若細究「失能」、「死亡」人數,台灣勞工與外籍勞工的差異就出現了──同樣是做工的人,命運有天壤之別,10年來的數據顯示,外籍勞工無論失能、死亡千人率,一直遠高於台灣勞工。

20200628-SMG0034-S02-移工職災專題_02_為何傷重的總是移工?
 

再從請領勞保職災給付的人次來看,外籍勞工申請者年年破千人,光2019年有1502人,其中每年失能、死亡者合計約莫300人,2019年合計有270人,平均每天都有1名外籍勞工發生失能、死亡職災──這不只是「一年有300個移工因為職災失能或死掉了」這樣抽象的形容,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被機器切斷手、被機器絞斷頭這種血淋淋的事件,一年就發生了快300次。

對勞工權益再怎麼鈍感的一般民眾,似乎都不會否認「移工在工廠上班很辛苦、很危險」這樣的字句──細看數據,這一切也確實不是大量社會新聞製造出來的幻覺。

20200628-SMG0034-S02-移工職災專題_03_居高不下的移工職災
 

申請勞保職災給付的移工當中,來自製造業的勞工幾乎每年都高達8成以上,若以國籍來區分,發生職災的移工不意外地以越南、泰國、印尼、菲律賓佔前4名。

20200628-SMG0034-S02-移工職災專題_05_發生職災的移工來自哪裡?
 

「3K的工作都給外勞,危險也就轉嫁過去」

「產業外勞進來都是25歲上下,這是勞動力最旺盛、最好的時候,但他們成為職災率最高的一群……嚴重職災都發生在外勞身上,失能比例比本勞高、死亡比例也比本勞高。」長期看著移工各種災難的陳秀蓮如此感嘆:「外勞職災普遍是這樣,年紀輕,嚴重程度又高。台灣3大外勞城市桃園、台中、新北的工廠最多、職災率也相對高,我們每次帶外勞去林口長庚,就會看到骨科、整型外科有一堆職災外勞在那邊,我帶一個,旁邊可能就坐兩個給仲介帶著。」

常協助移工職災的法扶律師阿水(化名)說:「我們的政策就是這樣,3K的工作都給外勞,危險也就轉嫁到外籍勞工身上……有人說『外勞是台灣人替死鬼』,可能就是這樣來的。」

勞工是怎麼受傷的?攤開勞動部請領勞保職災者的受傷類型,宛如連續殺人案件「犯案手法」的名目就清晰地浮現──被夾、被捲、被切、踩踏、墜落、物體崩塌、火災、爆炸、與高低溫接觸、與有害物質接觸、墜落、被撞。

「與有害物質接觸」一詞看似輕描淡寫,實際狀況卻是觸目驚心。菲律賓年輕女性移工Deserie便是「與有害物質接觸」的犧牲者,因知名科技廠鼎元光電未提供完善防護衣,她在2019年8月遭俗稱「化骨水」的氫氟酸噴濺慘死,年紀輕輕便魂斷台灣。

20200628-SMG0034-S02-移工職災專題_07_移工如何受傷的?
 

雖然目前尚無移工資料,但從台灣勞工請領勞保給付資料可見,職災被傷害的部位多為指、手、足、腿、頭、膝、臉顏等處。當「被夾、被捲」的職災類型搭上「手」、「腿」等部位,就是血淋淋的斷手斷腳。

「更不要說,有時候新聞上看到機器把頭捲進去、輾掉。」長期協助移工庇護的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主任汪英達這麼說完,記者轉頭在電腦打上「移工」、「外勞」、「斷頭」、「爆頭」、「工廠」等字詞搜尋,3分鐘以內就找到1則報導,是2019年8月底桃園一名泰籍勞工衣服被傳動軸螺栓勾住、整個人捲入傳動軸斷頭慘死。這一條人命,沒有提供護罩護圍的工廠最後只賠170萬。

20200628-SMG0034-S02-移工職災專題_06_傷痕累累的勞工
 

斷手斷腳只值10萬元?移工接受和解的無奈

職災發生後怎麼辦?汪英達說,當一個移工斷手斷腳,很多出身貧窮家庭的移工容易接受10萬元和解的離譜條件,只為了趕快回到家鄉、至少家人還有一小筆錢可以撐過去。「大部份移工普遍傾向對家鄉親朋好友報喜不報憂。」多數移工是扛著家中經濟壓力而來的,他們只想每月準時寄錢回去、別讓家人擔心、讓家人知道自己過「很好」,給親友看的照片往往是到101參觀自拍、跟台灣認識的同鄉朋友喝酒、唱歌、烤肉,辛苦的那面通常都不會講,即便斷了手,他們牽掛的不是「下半輩子怎麼辦」,而是「沒辦法寄錢回家了」。

若是雇主不願通報職災,移工出了事便什麼都拿不到,頂多看雇主是否願意施捨個10萬元紅包;危險的工廠幾乎不會被勞動部、地方勞工局發現,危險依然在那裡,等著咬住下一個受害者。監委王幼玲、王美玉2020年5月發布「移工職災失能死亡率高於本勞2倍」調查報告時,便詢問勞動部,職災後擔心被遣返不敢就醫的移工、醫療期間就被遣返的移工,有無統計數據?勞動部沒有這數據,但表示,職災移工若碰上雇主不通報,可以打1955求助。

那麼實際上有多少職災移工打了1995求救?根據勞動部統計,2019年的4萬5471件申訴案裡,只有167件是關於職災事項。是真的只有167個移工發生職災以後老闆不賠、仲介不理才求救,還是167這數字以外有更多無法掌握的黑數?這一題,勞動部暫時無法給出答案。

20200628-SMG0034-S02-移工職災專題_09_移工為何申訴?
 

每當殺人案件判決結果不符民意,民眾總會高呼「恐龍法官」,質疑「殺人免死」、「受害者的人權在哪裡」,然而當受害者成了斷手、斷腳、斷頭的東南亞移工,因工廠失誤斷送一生甚至直接送命,善良民眾的反應卻是出乎意料地平淡,頂多一邊哀悼一邊說「這是意外」。

是意外,還是被害?是疏失,還是累犯的蓄意?時常撲向移工的「絕命終結站」何時能告終,在勞動部更積極掌握職災黑數、雇主更用心改善工作環境之前,恐怕還遙遙無期。

閱讀【移工工殤實錄】完整報導:

移工工殤實錄1》台灣人不做的危險工作他們扛下來,1年1500移工在台傷亡

移工工殤實錄2》移工的命不是命!工廠貪快拆安全裝置,將工人送上死亡生產線

移工工殤實錄3》10萬元買你一隻手!職災求償秤斤論兩,移工還被罵「死要錢」

移工工殤實錄4》消失的斷指殘肢!連合法職災移工也被漏接,勞動部如何補破網?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