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佛系防疫下半場為何崩盤?風俗店、盛開櫻花與守舊官僚,成了最大防疫破口

2020-04-29 11:40

? 人氣

東京盛開的櫻花。(美聯社)

東京盛開的櫻花。(美聯社)

日本的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疫情拉警報,確診人數快速增加,截至4月28日為止確診人數逼近1.4萬,許多病患感染原因不明,醫療系統瀕臨崩潰,加護病房資源人力均短缺,繁華的東京更是染病重災區。追蹤確診病例的活動軌跡,對於防堵疫情來說至關重要,但風俗店等娛樂場所卻不配合,形成日本的防疫破口。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鬧區的酒吧、風俗店等娛樂場所,不僅有女公關陪侍,也可能提供性服務,理應嚴加監控,避免群聚感染。但東北大學微生物學專家今村剛朗(隸屬厚生勞動省群聚感染對策班)在NHK紀錄片中指出,這些店家的客戶包含社經地位較高的族群,工作人員認為自己有責任保護顧客,拒絕透露相關資料,「他們不說誰曾在那裡、誰坐在誰旁邊,這樣很難進行疫調」。

2020年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對首都東京等7個地區發布「緊急事態宣言」(AP)
2020年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對首都東京等7個地區發布「緊急事態宣言」(AP)

酒吧、風俗店和賭場是日本防疫網的漏洞,但這張網本身也有許多問題。2020東京奧運確定延期一年舉辦,日本政府為了盡量縮減武漢肺炎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至今不願祭出強硬的封城對策。專家認為,日本政府防疫對策持續鬆散的原因是官僚系統陋習,決策者不願承認錯誤、轉換方向,因而無法及時應對時刻變化的疫情。

防疫前期 積極追蹤確診案例控制疫情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日本「佛系防疫」政策背後,是東北大學病毒學教授押井仁主導的一項研究。研究團隊發現,大多數感染武漢肺炎病毒者,並不會將病毒傳染給其他人,只有極少數會在封閉且擁擠的場所成為「超級感染者」。日本政府針對這項研究制定初始的防疫方針,追蹤確診案例、要求疑似病例進行隔離,進而遏制群聚傳染。這套方法有效防堵第一波肺炎疫情,也就是自中國入境者和鑽石公主號。但政府並沒有及時提高旅遊限制,讓接連從歐洲、美國來的新一波疫情蔓延開來。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在召開新冠病毒對策本部會議。(美聯社)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在召開新冠病毒對策本部會議。(美聯社)

三月中以前,官方公布的確診數字很低,但其實日本的篩檢標準很嚴格,必須出現感冒症狀且持續發燒四天,才能向相關單位諮詢後續事項,而且現有的公家篩檢機構無法進行大規模病毒檢驗,又不願開放私人公司篩檢,因此很難複製南韓大規模篩檢策略進而控制傳染。

三月的日本,被錯誤的安全感壟罩,首相安倍晉三也只敦促「繼續保持謹慎」,政府甚至計畫開放學校回復正常教學。此外,有民眾認為,日本勤洗手、戴口罩的公共衛生文化,進入室內脫鞋和鞠躬打招呼的習慣,使日本免於迅速傳播。

日本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政府呼籲在家上班、盡量別外出。(AP)
日本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政府呼籲在家上班、盡量別外出。(AP)

就是要賞櫻聚餐 連假後確診數激增

不只日本政府佛系防疫,民眾也沒有落實首相的自肅要求。3月20日至22日是日本慶祝春分的三天連假,適逢櫻花盛開,賞花知名景點如東京的上野公園,仍有許多民眾遊客外出賞花,部分人沒有配戴口罩,甚至照樣席地野餐,許多人更在鬧區餐廳和居酒屋放鬆、和朋友聚會,正巧巡迴到宮城縣仙台市的奧運聖火,吸引了超過5萬人到場。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23日緊急召開記者會,表示未來三週是防堵爆發式感染的關鍵期,並強烈要求民眾自律,也「不排除封城的可能性」。

連假之後,確診病例激增,28日,北海道大學流行病學教授西浦博,要求東京都政府採取更強硬的防疫手段,於是小池百合子在30日的記者會上呼籲民眾暫停進出深夜營業的酒吧、俱樂部、卡拉OK和演唱會等群聚場所,不僅平日晚上,週末也盡量減少不必要的外出活動,更要避免通風不良的密閉空間、多人聚集的場所和近距離交談。

日本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東京通勤族戴著口罩搭電車。(AP)
日本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衝擊,東京通勤族戴著口罩搭電車。(AP)

西浦表示,厚生勞動省群聚感染對策班為種種不便民的要求而感到抱歉,然而30%的新病例確實來自這些夜間營業的娛樂場所,而且很多人不願透漏行蹤細節。三月底以來,每日發表的新確診人數都遠遠超過一百人,根據NHK數據,4月11日甚至一天內就新增719病例,而無法追溯來源的感染也迅速增加。

照這個趨勢看來,原先日本的防疫沙盤幾乎全線崩壞,迫切需要新的方針以防堵疫情繼續擴大,以及更積極強硬的配套措施,並放寬篩檢資格,但押谷仁表示政府的專家團隊早就反覆討論過擴大篩檢,這也是新政策之一,但目前每日篩檢量有限,又無法迅速設立新的病毒檢驗點,才造成如今狀況。押谷仁認為,現在日本醫療系統瀕臨崩潰「近乎災難」。

東京醫學會發布「醫療緊急事態宣言」。(翻攝東京醫學會)
東京醫學會發布「醫療緊急事態宣言」。(翻攝東京醫學會官網)

官僚失職 政策應對不及

如今看來,日本的防疫缺口,在於政府與官僚體系,他們應當中介專業人士的危機感與一般大眾放鬆態度,讓民眾了解事態嚴重,並配合自肅、實行社交疏離(social distancing)。

曾登上「鑽石公主號」、下船後扮演「吹哨人」的神戶大學醫學教授岩田健太郎指出,從歷史上來看,日本非常不擅長變更策略,「如果我們開始執行A計劃,那我們很難轉去B計劃,或根本不會想要制定B計畫,因為那代表我們承認A計畫失敗。很多主導防疫的人、尤其是官員,很討厭失敗的可能性。」

雖然安倍晉三呼籲民眾盡量在家辦公,東京地鐵站裡的上班族依舊趕著通勤。(美聯社)
雖然安倍晉三呼籲民眾盡量在家辦公,東京地鐵站裡的上班族依舊趕著通勤。(美聯社)

然而否認失敗並無助於現況。東京都醫師會4月6日便發表「醫療危機狀況宣言」,指出東京都的病床數、醫療用品、甚至醫療人力,都面臨資源不足的窘境,而日本重症加護醫學會(JSICM)則警告加護病床及護理師非常短缺。確診病例不斷攀升,不僅東京、大阪、沖繩、福岡等8個都府縣空床不滿20%,幾乎每間醫院的口罩和防護服都不足,更有醫院人手不足,確診護理師仍須出勤的情況。

緊急事態宣言亡羊補牢

4月7日,安倍終於對東京都、大阪、神奈川、埼玉、千葉、兵庫、福岡等7個地區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並在16日將緊急事態適用範圍擴大到全國。地方政府可限制居民外出,關閉學校、商店、體育館、旅館等設施,限制舉辦活動,但儘管民眾違反相關規定,也不會遭受任何處罰。據統計,東京地鐵的通勤運輸量和鬧區人潮雖減少約六至七成,但遠不可能達成目標的八成,而且政府沒有強制措施確保民眾執行社交疏離,只呼籲少出門、在家工作。

歌舞伎町是日本少數的大型紅燈區之一。(圖/取自維基百科)
歌舞伎町是日本少數的大型紅燈區之一。(圖/取自維基百科)

在緊急事態之下,政府要求風俗店歇業,酒吧和餐廳則能開到晚上8點。不過就在7日東京進入緊急事態之後,眾議員高井崇志遭雜誌踢爆前往風俗店消費,後遭民主黨開除黨籍。需多風俗店歇業之後,性工作者頓失經濟來源。儘管性工作者確定適用緊急紓困措施,但職業別和收入形式與其他勞工截然不同,很難走完申請流程確實領到補助原先收入的金額。

日本疫情尚未見到趨緩跡象,醫療系統面臨嚴峻考驗,為防疫而斷了收入的人寄望政府紓困措施,而黃金週長假緊接而來,若無有效應對措施,三月連假後的感染潮很可能重演。安倍日前表示,目前是決定是否結束緊急事態的關鍵期,呼籲民眾假期也避免外出,可利用視訊「線上返鄉」,參考專家建議改變自身行動。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