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一九九五年,當唐鳳還是唐宗漢時

2020-03-09 22:05

? 人氣

對於「天才少年」唐鳳(右),父親唐光華(左)相當擔心他與社會產生疏離。(林瑞慶攝)

對於「天才少年」唐鳳(右),父親唐光華(左)相當擔心他與社會產生疏離。(林瑞慶攝)

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串聯各界力量,完成架設口罩地圖,得到了面臨嚴重疫情的日本狂讚,也引發了「日本模式」是不是讓天才難以立足原因的辯論。

在二十五年前的一九九五年,唐鳳還是名叫唐宗漢的國中生時,就以「電腦天才少年」受到台灣社會的注目,當時《新新聞》特別對他進行專訪,在這篇刊登於四三九期的文章中,他的父親其實就擔心整天面對電腦的他,會難以和社會接軌。

如今的唐鳳,以其天分對台灣社會做出了重大貢獻。回顧當時這篇文章描述的情境,或許可以讓我們的社會對於如何和「超越社會的天才」相處、讓他們可以對社會做出貢獻,而非硬要對他們「塑型」有更好的答案。

「《我的電腦探索》這本書的作者當中,除了兩個之外,其他八個的IQ都在一六〇以上。我自己也測過,因為測驗的最高分是一六〇,超過了就不知道多少,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確實是多少。」「寫《微軟陰謀》(Microsoft Conspiracy)的單中杰,在書末自稱是『台灣資優學生的典型代表人物』,智商一七八。不過,每個認識他的人都很驚訝,他的智商只有一七八嗎?」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你是第三十二個問這個問題的人

「這些傢伙都是可以飛的人,跟他們飛很高興。智商代表一個人可以飛得多高,可是飛行的樂趣和高度一點關係都沒有,飛行的速度也和高度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我很早就對智商多少麻木了,曾經有段時間別人問我:『你的智商多少?』我回答三十二,別人都問我是什麼意思,我告訴他:『你是第三十二個問這個問題的人』」。

我認真考慮過,好像不念高中也沒什麼關係,不念高中的話,同等學歷還是可以上大學。不過我也在想,有沒有必要上大學。

由於從小就是資優生,唐鳳在學校裡受到其他同學的欺負,小學六年,他就換了六個國小。(林瑞慶攝)
由於從小就是資優生,唐鳳在學校裡受到其他同學的欺負,小學六年,他就換了六個國小。(林瑞慶攝)

「很難講。很多不被當做天才的人,有他們自己的光芒;很多被當做是天才的人,有他們自己的黑暗。這些都很美、都很漂亮。讓這些美存在,不要讓IQ存在!」

說這些話的人,是一位十四歲的天才,名叫唐宗漢。台北市科展第一名、全國科展第一名,他喜歡奧修(Rajneesh),自稱是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奧地利哲學家)的信徒,曾有三次跳級的機會,但還是按部就班念下來。暑假過後升上國三,他正在考慮要參加IOI(國際資訊奧林匹亞)還是IMO(國際數學奧林匹亞),如果任何一個競賽中得到牌就可以保送建中。

「不過,我認真考慮過,好像不念高中也沒什麼關係,不念高中的話,同等學歷還是可以上大學。不過我也在想,有沒有必要上大學。單中杰去哈佛、戴凱序去加州理工,我也可以國中畢業就去美國。但是如果沒有一些光芒,大概會很難。如果我能在一個學期內贏得IOI、IMO、ISF(國際科展),那出去的機會就大多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