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一九九五年,當唐鳳還是唐宗漢時

2020-03-09 22:05

? 人氣

唐宗漢比喻,科展評審很像精神病醫師問問題,「你幾年級啊?」「你的中文很流利嘛!」第三個問題馬上問,「這個圖表示什麼意思?」科展的作品通常分研究和實驗兩種,實驗的作品會被挑數據的毛病,「誤差値多少?你怎麼能確定?這是從哪裡來的?為什麼不能有別的假設?」研究的話,會問「動機是什麼?」「目的是什麼?」「這是真的目的嗎?」「你以前做過什麼?」「這件事難道以前沒有人做過嗎?」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如果保持一個『看』的觀照,天下所有的博物館、書店、舊貨攤,都是給我看的、都是我的。如果要些什麼、想要保留些什麼的話,會有兩個後果。

唐宗漢第一次輸在不確定自己的壓縮法是不是最新的,後來自己開始上網路後,知識的傳送改觀了,「Internet有很大的幫助,因為我可以確定我做的是最新的,如果不是最新的,Net上會有人告訴我,而且把做過的東西丟給我。」

一定要「要些什麼」,就會失去東西

得到全國科展第一名後,今年五月,唐宗漢還去北京「賣弄」,參加兩岸中小學生科展,他說,大陸的學生重實際,台灣的學生重理論,他很早就放棄和他們溝通。他去北京只花了一百塊不到的人民幣,總共只買了一本書而已。他認為,「如果保持一個『看』的觀照,天下所有的博物館、書店、舊貨攤,都是給我看的、都是我的。如果要些什麼、想要保留些什麼的話,會有兩個後果:一,你永遠只能有『有限多個』,就算有滿足,永遠不會是大的滿足,而是那種把自己縮小的滿足。二,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永遠保持,所以如果一定要『要些什麼』的話,就會失去其他的東西。」所以處於用與無用之間,唐宗漢說他不想把自己「上錨」在什麼地方。

而這種心態正是父親擔心的。唐光華常會來到兒子的書房,問說:「電腦是有創造力的人該做的嗎?」「電腦會增加人和社會的疏離嗎?」「你的朋友們都像你一樣虛無嗎?」

對唐宗漢來說,他在寫程式的時候,沒有「我」,有的只是「寫程式」而已。那麼「我」在什麼時候表現出來?他說,在痛苦的時候。寫詩的時候算不算呢?唐宗漢說,寫詩只是一種「流」而已,意識流流過來,把它做成果凍,一片片包好就是詩了。

「我們不會感受到強烈的自我在奧修的宗敎裡,這是我喜歡他的原因。他的二十二本書我一直看一直看,但老實說,奧修的手指並沒有那麼好看,好看的是月亮。所以就如奧修的名言,『永遠不要相信什麼,因為你如果相信了,就沒法知道了』,我不需要相信太陽,因為它就在那裡,我知道。」因為讀靈修宗敎家奧修的書,唐宗漢還克服了失眠。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