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威良觀點:誰樂意當難民?

2017-02-03 06:40

? 人氣

今日的難民或許大多不是基督教國家教徒而是穆斯林。但僅因不同信仰,世人就可以像對待七十多年前的猶太人一樣,看不起他們嗎?如果我們贊成今日川普作為,就是同意他扼殺民主國家的自由,助長仇視的惡靈。(資料照,AP)

今日的難民或許大多不是基督教國家教徒而是穆斯林。但僅因不同信仰,世人就可以像對待七十多年前的猶太人一樣,看不起他們嗎?如果我們贊成今日川普作為,就是同意他扼殺民主國家的自由,助長仇視的惡靈。(資料照,AP)

川普上台,未來120天內全面停收難民。接下來,全面禁止穆斯林七國國民入境,不問原由,一律禁止入境,已嚴重違反民主的普世價值。這些政策,讓世人為美國還是否能成為民主自由國家而擔憂。

全世界的難民,多是強國霸權下的犧牲者,戰火連連,民不聊生,他們逃出家鄉,再也不能回頭。在德國認識的各國難民,都很年輕。一個阿富汗男子,今年21歲,已逃了九年。他12歲就逃難到希臘,三年前逃到德國。他沒做錯什麼。卻無法在別人的國家安定下來,安居樂業。他說,在阿富汗時,他父親就因戰爭而死在他眼前。哥哥當美國所屬的警察,因搜索地雷,不幸遇難。12歲的少年,跟著表兄與一團人走。好幾個月下來,用走的走到希臘。在希臘的公園過著流浪兒的生活。在希臘有人帶他回家給飯吃。他卻沒有身份就學,工作。打著黑工,努力賺錢,希望可以到可以落腳的地方。三年前,他踏上了德國的土地,在德國學理髮一年,最近卻收到德國官方的拒絶庇護,他要被遣送回去。九年來,阿富汗不危險了,可是家鄉對他仍是惡夢。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23日發生死傷慘重的恐怖攻擊,伊斯蘭國聲稱是由他們犯案(美聯社)
全世界的難民,多是強國霸權下的犧牲者,戰火連連,民不聊生,他們逃出家鄉,再也不能回頭。(資料照,美聯社)

過去七十二年前,德國許多猶太人被迫害,逃亡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甚至上海。其中知名的現代科學家愛因斯坦、政治評論家與哲學家猶太人漢娜鄂蘭等都是當年的難民,如果當年沒有美國願意接受,他們也無安身立命之處。近來的像美國前國安局雇員史諾登E.Snowden,冒險揭發美國情搜惡行,逃至俄國,尋求庇護。這些赫赫有名,對世界有功,也都是難民。以今天川普的作為,就如同當年, 如果猶太人被禁止入境美國,他們就必須重返納粹德國,這是大家可以接受的事嗎?

今日的難民或許大多不是基督教國家教徒而是穆斯林。但僅因不同信仰,世人就可以像對待七十多年前的猶太人一樣,看不起他們嗎?如果我們贊成今日川普作為,就是同意他扼殺民主國家的自由,助長仇視的惡靈。台灣人,沒有太多的宗教信仰束縛,應該更要能分辨是非。這世界,西瓜有一邊會較大,但不是大的就對。助長惡勢力茁壯,最後還是會燒到自己。

*作者為前德國台灣協會會長,著有《借鏡德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