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狂推新南向,新住民的困境政府看到了嗎?

2017-02-03 06:20

? 人氣

沒被看見的那一群新住民,工作被壓榨、沒有學習機會、沒有認識同鄉的可能、也不了解救濟的管道,種種困境沒被看見,也沒人伸出援手,這樣的「新南向」,諷刺意味著實濃厚。(資料照,可人賴攝)

沒被看見的那一群新住民,工作被壓榨、沒有學習機會、沒有認識同鄉的可能、也不了解救濟的管道,種種困境沒被看見,也沒人伸出援手,這樣的「新南向」,諷刺意味著實濃厚。(資料照,可人賴攝)

自新政府上任後,新南向成了主要推動的政策之一,隨處可見「新南向」一詞出現在媒體版面及政府活動,新住民穿著國服現身在活動場合與民眾互動、學校開辦東南亞語專班,期望能增進文化交流,並培養更多人才前進東南亞。新住民剎那間成了政府的寵兒,但政府對於新住民的困境究竟了解多少?

從結婚開始就困難重重

自2005年開始,政府以人口販賣、防止假結婚為由設立「境外面談」制度,當事人須至該國辦事處申請面談,經過面試官眾多提問後來才能獲得結婚證明,但面談問題千奇百怪,從「你們第一次約會的地點」到「現在對方穿什麼顏色內褲」都有,毫不在意當事人的隱私權,但為了通過面談,當事人也只能照實回答,若夫妻雙方的回答不同,極有可能遭到駁回。

其判斷標準完全不透明,幾乎是面談官自由判定,除問題干涉隱私外,某些問體也讓新住民答不出來,例如「台灣地點」,雖然設有翻譯,但新住民對台灣並不熟悉,就容易造成回答錯誤。

運氣不好,搭飛機來回奔波好幾趟是常有的事,等待的時間及耗費的金錢更是讓人折磨,即使已經懷孕生子,仍然有可能被駁回。

怎樣的家庭一切都是運氣

結婚後取得居留證,接下來就是等待3年時間申請身分證,3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遇到好配偶或許就能安穩度日,但遇到不好的配偶或長輩,便成了一段難熬的日子,每天在家做牛做馬、照顧小孩、還得出去工作,一整天累得半死,還因為新住民的身分遭到長輩與鄰居的惡意對待,走在路上害怕被騷擾攻擊,有些先生害怕新住民跑掉,還限制他們不得出門,甚至會對其施暴,不懂法律的他們,也只能忍受委屈,默默地撐下去。

為取得上課證明的語言學習怪象

由於申請身分證需要72小時的上課證明,全台各地都設有成人教育班開辦國語文授課,然而政府資訊雜亂,新住民對於中文一概不通,配偶又不管事,常常許多人不知道何處報名,甚至不知道有這件事,等到找到要報名的時候,名額都已經滿了。

反歧視要平等 身分證六改四
由於申請身分證需要72小時的上課證明,全台各地都設有成人教育班開辦國語文授課,然而政府資訊雜亂,新住民對於中文一概不通,配偶又不管事,常常許多人不知道何處報名。(資料照)

運氣好順利報到名,課程師資卻參差不齊,很多開班的師資沒有教師證,現場也沒通譯人員,讓新住民學員有聽沒有懂,學習效果十分有限,到最後也只會ㄅㄆㄇㄈ,其他一概不通,就這樣莫名地取得了上課證明,而他們的溝通能力仍然是零。

工作被壓榨都不知道,反正能賺錢就好

台灣這塊勞工不太友善的土地,對於新住民當然更加不友善,新住民不懂法律,常常一天做12小時只拿1000元,做的又是夜班這種糟糕的時段,不少雇主(尤其鄉下地區)藉由新住民不懂法律來欺騙他們,說「這邊賺的比他們在原國家賺的還多,已經是給你們很大的福利了,台灣工作也不好找,要好好珍惜」,新住民聽了也覺得怪怪的,但又無法反駁,就這樣傻傻的做下去。

而因應新南向,各級學校逐步開辦「東南亞語專班」,聘請新住民來上課,但給的鐘點費卻不如一般講師,有新住民曾透露,原本答應給每小時800元的講師費,卻逐漸減少,到現在變成只領每小時230元,他問承辦人為什麼會越來越少,竟得到承辦「給你賺錢就不錯了」的答案,他聽了很生氣,但也不知道從何辯解起,也只能忍著繼續做。

求助管道在哪裡?新住民一問三不知

不少新住民遇到對自己利益損失的事常常都默默忍受,遇到違法雇主或是家暴更是噤若寒蟬,某次新住民中心開辦法律常識課程,邀請律師來介紹一些台灣法律,參與的新住民各個十分踴躍,這才知道原來他們完全不了解「勞基法」、「國籍法」、「兒少法」、「家暴防治法」等與他們權益相關的法律概念,甚至連求助管道如「113」、申請家暴令等都不知道。

現場參與的姊妹們討論起其他姊妹們的案例,有些被關在家裡、有些遭到家暴、有些長期領違法低薪、有些受不了婚姻想離婚卻不知道怎麼辦、小孩的監護權如何取得等等,各個問題浮現出來,都讓人不捨,社會上陰暗的角落,還有許多新住民不知如何求救,受困在其中。

政府應去思考:資源應該如何觸及沒被看見的新住民

「能夠出門的人都很好運了」,我永遠記得這句話。

政府近幾年投注大筆預算在新住民福利上,開辦新住民學習中心、職訓站、交誼中心等,開設許多課程、交誼活動與提供多樣資訊給他們,實際上能享受到的資源確實不少,而新政府上任後推動「新南向政策」,資源又更加豐富了。

20161217-「105年移民節-璀璨新文化  藝動新風華」多元文化活動.新住民異國風味的表演.(陳明仁攝)
政府近幾年投注大筆預算在新住民福利上,開辦新住民學習中心、職訓站、交誼中心等,開設許多課程、交誼活動與提供多樣資訊給他們,實際上能享受到的資源確實不少。(資料照,陳明仁攝)

但能使用到這些資源的人,有多少呢?

「能夠出門的人都很好運了」,這是某個新住民說的話,講起來流露出一絲無奈,他就是那個運氣很好,能夠使用這些資源的人,但也透露出,社會上還有多少沒辦看見、無法接觸到這些資源的新住民。

這是兩個同樣來自越南的新住民在台灣的生活:

「阮氏一早起來做早餐送小孩去上學後,就開車前往新住民中心上手做課程,和姊妹們開心聊天,一同製作了漂亮的手提袋,下午買菜回家做完飯後,再和姊妹們一起前往附近學校上國語文課程,精進自己語文能力。」

「武氏就沒那麼幸運了,一早拖著疲累的身軀起床,做完早餐後送小孩出門上學後,便被公婆嫌棄家裡環境髒亂,要她在家打掃乾淨,直到中午好不容易才能睡個覺。下午起床出門買菜,做完飯後接小孩放學便在家等待先生回家吃飯,然而先生心情不好,一回家便惡言辱罵、甚至拳打腳踢,而她晚上還要去附近工廠上夜班,幾乎沒有自己的時間。」

兩個案例截然不同,一個享盡政府資源、一個卻連資源的邊都摸不著,甚至連有什麼資源都不知道,這些資源目的是為了讓新住民能夠適應社會、認識同鄉、語言學習、認識基本權益及建立一技之長等,但能夠接觸到的人卻永遠是那些人,最需要的人反而完全用不到。

政府應該去思考,這些資源要怎樣運用才能觸及到這些沒被看見的新住民,而非只是投注金額辦辦活動、拍拍照片、舉辦記者會,每次登場的都是那一群「能夠出門」的新住民,讓大家產生他們過得很好的假象,「新南向」的推動,是需要新住民朋友的力量的,沒被看見的那一群新住民,工作被壓榨、沒有學習機會、沒有認識同鄉的可能、也不了解救濟的管道,種種困境沒被看見,也沒人伸出援手,這樣的「新南向」,諷刺意味著實濃厚。

*作者為代退替代役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