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鋼鐵韓粉與他們的復國雪恨之路

2020-01-05 05:2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支持者「韓粉」堅定挺韓,即便造勢會場大雨不斷、地板泥濘,也力挺到最後一刻。(資料照,盧逸峰攝)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支持者「韓粉」堅定挺韓,即便造勢會場大雨不斷、地板泥濘,也力挺到最後一刻。(資料照,盧逸峰攝)

韓粉的核心是那些人?怎麼練成的?是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韓國瑜在政見會要蔡英文喊出中華民國萬歲,或是台灣獨立萬歲,這背後的潛意識又是什麼?

韓跟他的支持者都是反對台獨的,對不對?

那他們希望蔡英文是台獨嗎?蔡喊了中華民國萬歲,國民黨支持者就不會仇視蔡英文或民進黨了嗎?

民進黨不貪污,韓粉們就會轉而支持蔡嗎?

國民黨貪污,韓粉就會因而反對韓嗎?

核四重啟了,就沒有空污了嗎?韓粉就會改為支持民進黨了嗎?

國民黨不重啟核四,電廠繼續排煙,韓粉就因而不支持國民黨了嗎?

常識告訴我們,這些因素都不會改變韓粉的選擇。

為什麼?

韓粉要的是什麼?

是堅持中國國民黨的優越地位,不能改變,不能挑戰。

是堅持中華民國這個國家,屬於國民黨專有,誰也不能奪走。大中國統一意識,不能改變,不能挑戰。

是堅持傳統文化老人最大,年輕人都應該順從老人長輩的倫理價值,不能改變,不能挑戰。

是堅持同性戀是病態,是罪惡,傳統的婚姻制度,不能改變,不能挑戰。

是一位能夠驅逐民進黨(台灣),恢復國民黨(中華),的復國英雄。

難道不是這樣嗎?

這場選舉,在選擇什麼?

就是支持上述價值,與反對上述價值而已。

國民黨的意識型態裡,只有誰是正宗的國家統治者這個問題。

所以,韓與韓粉經常譏諷蔡英文不敢喊台灣獨立,他們的意思其實是,要嘛蔡英文公開宣布要主張台灣獨立,推翻中華民國,重新立憲建國,當一個正當的革命家。這國家不是她的,要當總統的話,自己去創一個新的台灣國,不要用國民黨的中華民國。

而要蔡英文喊中華民國又是什麼意思?如果蔡真的喊,那代表了蔡英文臣服於中華民國,而中華民國是屬於國民黨創立的,國民黨才是正宗的中華民國統治者,蔡就不應該競選總統,那沒有正當性。想要競選,選贏當上總統,有種的話,就不要用他們國民黨建立的招牌。

這其實很符合中國人的傳統父權文化,對國民黨支持者來說,雖然有了民主制度,但是票還是應該投給國家的祖宗政黨。雖然有了言論自由,但是批評國家的祖先政黨,依然是不道德的,以下犯上的,違背倫理秩序的重大罪行。蔣中正銅像頭上放著,倫理、民主、科學,就是證據。傳統的儒教倫理永遠高於民主跟科學。也因為這樣,我們才可以在選舉場子裡看到,把國旗當黨旗,選輸等於亡國的悲壯場面。不能輸,輸了就是亡國,民進黨不能贏,贏了就是竊國篡位。

今年的總統選舉,我們看到不再遮掩紅統企圖的國民黨了。為什麼?

2000年以前的國民黨支持群體,大致上還是反共的,但是,阿扁選上總統之後,開始變化了!軍公教群體,接連在台灣民主化之後,權力階級與社會地位上的高度逐漸崩落。而中國的經濟剛好開始飛躍性的成長,國力也是。於是,盼望強盛的中國崛起,成了國民黨人心理上的希望跟寄託。在他們心中開始建立一個美好的圖像。一個融合強大國力,以及台灣的自由與民主制度的統一中國。這個想像在李敖開始公開贊成一國兩制的觀念突破下,轉移,也改變了國民黨族群反共復國的態度。這個希望,在馬的八年執政跟北京配合統戰的強力放送下,大幅度而快速的固化了國民黨族群堅信跟共產黨合作,共創強大中國的信念。

20200103-前總統陳水扁出席一邊一國行動黨「台灣國家與台灣總統命運」影片發佈會。(蔡親傑攝)
筆者指出,在前總統陳水扁(見圖)執政後,軍公教群體的權力階級與社會地位逐漸崩落,又遇上中國經濟與國力大幅成長,使國民黨人開始盼望,一個包含台灣自由與民主制度的統一中國。(資料照,蔡親傑攝)

2014的太陽花與2016蔡英文的勝選,還有在本土化教育下的天然獨青年,挫折了這份共同的希望。而美國從2017年開始對中國的貿易戰,跟習近平的加緊統一策略,更是刺激了這個族群的危機感。認為美國跟蔡英文聯手要遏止強大中國的崛起。加上蔡政府一連串的反共政策,以及軍公教年金改革,加劇了這個族群的悲憤。整個國民黨群體像個需要出口的壓力鍋。

這份壓力,在2018年,成為了韓國瑜崛起的溫床。他毛澤東式的革命語言,完全對上了失落的國民黨群體的胃口。那種奇蹟式的崛起,配上柯文哲崛起的旋風,加上中共適時的運用資訊戰加強。成就了以韓國瑜為核心的勝選成績。也形成了鋼鐵般的韓粉群體,韓國瑜成了國民黨的復國英雄。這個過程,也感染了解嚴前受教育的台灣本土族群,開始懷念起兩蔣時期的經濟生活。

鋼鐵韓粉當然一定要把韓推上總統寶座,一口氣完成光復中華民國壯舉的。韓證明了,他是最有能力光復國家與實現統一,與大陸攜手共同創造強大中國的英雄人物。這個形象,國民黨內是無人可及的。也因為這樣,中共的統戰也漸漸不再需要遮掩了,連反滲透法的反對理由,都無縫接軌的跟中共國台辦的理由說法一致。

站在歷史的角度來看,韓的崛起是必然的,原因是那個恢復中華的民族主義需求,及政治市場確實存在,只是先被韓國瑜所發現跟成功經營起來罷了。就算不是韓,也還會有別人出來。而這個局勢的變化,也跟美中對抗的全球局勢,對應上了。韓代表的是讓台灣選擇站在中國那邊對抗美國,而蔡代表的是站在美國那邊,圍堵中國。

20191228-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28日出席國民黨立委候選人李彥秀造勢大會。(顏麟宇攝)
以歷史角度來說,韓國瑜的崛起是一種必然,即便不是韓,也會有別人出現。(資料照,顏麟宇攝)

以上這些,在台灣人的心裡,其實都不是秘密,只是大家故意在迴避,以避免傷了和氣而已。但是,選票依然會呈現最誠實的態度,根本假不來的。

鋼鐵韓粉最核心的中心思想就是反台獨。然而所謂台灣獨立這個名詞的內涵,已經改變了,大家有注意到了嗎?在蔡英文的作為下,「台獨」已經從建立台灣國,立新憲法,以台灣名義進入聯合國的傳統政治企圖,轉變成維持中華民國憲法國號與國家象徵,但是領土人民僅限於台灣。最關鍵的是,永不被中共所統治,而這也是藍營不敢正面反對的。甚至在習的作為下,更加強化了蔡路線的正當性。對國民黨來說,是蔡英文偸走了原本僅屬於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改由全台灣人共享中華民國。這難道不是符合國民黨長期所表達,希望民進黨接受的政治認同嗎?為什麼國民黨的支持者們還是不開心?

有問題的其實是老一輩國民黨支持者的心態,他們走不出中華民國必須專屬於國民黨的那個帝制認同框架。

有證據嗎?

國民黨不敢正面對抗中國的威脅與統戰,就是證據。

認為民進黨執政就是台獨與中華民國亡國,也是證據。

無法容忍民進黨執政,卻默許中國可能入侵台灣,統一台灣,還在政治上與中國合作統一台灣的作為,也是證據。

民進黨支持者普遍會判斷跟選擇政府的作為好壞,來當作選舉投票的依據。但是國民黨的支持者,無論民進黨作為如何,都不會改變國民黨支持者的投票傾向,也是證據。

把反共復國換成了反獨復國或是反蔡復國。甚至巧妙的轉換成聯共復國,振興中華。被他反的蔡或民進黨根本不需要什麼道德上或是政策上的錯誤,只要敵人不是正統,就夠了!

而韓粉現象,也讓我們清楚的看到了,我們的社會像一杯拿鐵咖啡,黑白分明。底層的是一群活在過去反共抗俄的極權社會,懷念感激那個強大的專制領導,偉大的大家長曾經保護他們的身家性命,維護了單純平靜的善良社會,上下倫理秩序嚴謹分明,以及將國家帶出貧窮的歷史記憶。那是許多老一輩社會成員的共同情感以及對政治應該是何模樣的理解。這個階層可以被稱呼成韓粉階層,而且這是一個跨越省籍的階層分類。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把尺,那是一把以自己的經驗為刻度的量尺。韓粉階層的量尺大致上是相同尺度的。也因為這樣,在解嚴超過三十年的歲月裡,當反專制的民主聲浪成為長期的社會主流價值後,韓粉階層很可能是鬱悶無力的一群人。尤其在兩次國民黨失去政權時,對他們來說彷若天崩地裂般失去家國,彷若被共匪併吞滅國。

20200101-總統蔡英文於1日在總統府內發表新年談話。(盧逸峰攝)
當反專制的民主聲浪成為長期的社會主流價值後,韓粉階層成為感到無力的一群人,政黨輪替並由民進黨獲勝的兩次經驗,對他們來說更是彷彿被共匪併吞滅國。(資料照,盧逸峰攝)

在民主自由的浪潮下,他們怨嘆重新取得政權的馬英九,拒絕撥亂反正,拒絕重返兩蔣的威權,放任台獨與民進黨亂賊叛逆的聲音到處流竄。他們也難以容忍新一代的年輕人不再講究敬老尊賢的傳統文化。所謂的人權平等的觀念,他們無法理解,更別說同性婚姻讓他們的信仰世界徹底崩潰。

就在這種狀況下,韓國瑜毛澤東式的造反英雄形象,符合了他們所有的願望。終於出現了一位戰力超強的英雄草莽,以橫掃千鈞的態勢打贏了高雄市長選戰,接著要選上總統,要帶領著韓粉階層,重返過去的榮光。這是韓粉階層的逆襲,一種令許多支持者亢奮的集體願景。

甚至,因為如此,無視於中共的威脅,配合著中共的統戰,復興偉大中華,聯合共產黨打倒民進黨,打倒蔡英文,只求韓國瑜帶領大家重返執政,撥亂反正。重塑那個優美單純又經濟繁榮的社會。對許多遲暮之年的人來說,這是他們生命末期,維護傳統價值最後可以努力的機會了。也因為這樣,我們可以看到,原本很少出現聲音的韓粉階層,在所有支持韓國瑜的社群網路中,搬出了大量兩蔣時期價值觀念的文章以及語言,力圖以讓自己感動的故事,召喚大眾的覺醒。當然,效果一定是反面的,韓粉階層成了現代化後社會成員的集體笑柄!

韓可能自己沒有意識到,將民進黨比喻成匈奴,可能就是在指涉民進黨是不同於國民黨支持者的異族蠻族。是外人,是必須殲滅的敵人。但是,這種話顯露出來的潛意識認知,是精準無誤的。這些傢伙,從來就沒打算把在台灣生活的人平等看待。他們自己才是漢唐民族,有偉大光輝的歷史,而民進黨就是奪我疆土,毀我社稷的匈奴異族。

其實,這場選舉,在國民黨支持者眼裡,在韓國瑜的心裡,就是一場復國之戰,把屬於他們的國家,他們的資產跟18趴,從匈奴般的民進黨手中奪回來。恢復以往的天朝秩序,漢家天下,如此而已。

什麼貪污、經濟、國防、兩岸等政策議題,都不重要,光復國土才是唯一重要的目標。而且,諷刺的事情是,這個光復國土的戰場,還是他們的敵人匈奴幫他們佈置的。大家能夠想像嗎?四年前的匈奴搶了漢朝皇帝的疆土後,又辦了一場自由投票,言論無罪的選舉,給漢人奪回領土的機會。

至此,鋼鐵韓粉們的集體圖像愈來愈清楚了!

他們根本不在乎經濟,不在乎是否會被統一併吞,是否會失去自由,更不在乎韓是不是真的庶民,會不會貪污,他們受夠了不是國民黨執政的亡國恥辱的日子,他們只要韓國瑜當他們的總統,只要國民黨執政。只要這個願望達成,什麼未來的痛苦,他們都願意忍受。

20191221-高雄挺韓遊行民眾揮舞國旗。(顏麟宇攝)
在韓粉眼中,這次選舉是一場復國之戰,把國家從民進黨手中搶回來,他們不在乎經濟、被併吞、貪污,只要國民黨執政。(資料照,顏麟宇攝)

在我們的文化裡,神明、家長、長輩,總統、政府這些代表權威的角色,是不能改變的。那是一種文化習慣上的倫理秩序。而這種秩序的繼續維持,比誰有能,誰無能這種分別重要多了。

雖然他們態度上支持民主,但是潛意識裡的價值判斷卻是,縱使有了民主,有了投票權,依然應該繼續維持舊有的倫理秩序。而且,更是要利用民主制度跟選票,選出正統的,決心維護舊有傳統的領導人,而且這種認知基本上是一種宗教信仰與道德正當性的根源。這樣的倫理觀念,還會結合家庭裡的親情關係而代代的往下傳遞,除非自己接觸到其他的文化或認識了新的歷史詮釋而產生自省,否則很難打破。

我們社會裡的現況是,希望維持舊有秩序倫理的人,偏好以前執政較久,又是曾經創造經濟奇蹟的國民黨,他們才是正統。而出來跟國民黨競爭甚至取而代之的,都是違背倫理秩序的,都是以下犯上,破壞秩序的不肖份子。只有正統的倫理階級才是唯一正確的選擇。他們永遠信仰,老而正統就是好,就是能力,就會和諧,縱使客觀事實與證據不是這樣,也要催眠自己就是那樣,不然,自己所信仰的世界觀將會崩潰。那種不得不確認自己人也很爛的時候,經常出現的就是:「他們也一樣爛啦!憑什麼說我們爛?關他們屁事啊?」

而真正在乎能力指標的族群,反而顯的較為辛苦跟劣勢,得不到保守復古勢力的支持之外,還要面對進步族群的內部挑戰跟競爭。而且這種競爭還會被保守派打為鬥爭跟不和諧的亂源。

台灣的社會對國民黨是相對比較寬容的。

國民黨貪污是應該的,是一定會的,也是不應該持續受到責備的。

國民黨說要反共就反共,說要保密防諜就抓匪諜。而現在他們要跟中共好,要迎合一國兩制,和平被統一,也一大票人跟著轉彎。候選人無論如何胡言亂語跟謊話連篇,無論如何敗德無恥,也都不斷有更荒謬的袒護語言。甚至,稍微有點良心跟羞恥感的支持者,批評了自己的候選人,即會立刻成為支持者們痛批的叛徒。

為什麼會這樣?

我想,這也跟我們社會重視長幼尊卑的倫理有關。在許多人的心裡,國民黨是萬年的朝廷,是經濟起飛時代的執政者,是父母也是長輩。所以,他說什麼都是對的,他作什麼都是不能批評反對的,縱使昨非今是,或昨是今非也一樣。那種情感上的依賴是無法消除的,因而,雖然支持韓國瑜會有著非常大的羞恥感,也照樣投韓,只因為他是他們的長輩父母。

也因為這種倫理情感,在國民黨的支持者眼中,批評跟責罵韓國瑜的人,都是冒犯他們父母長輩的壞人。反而他們自己長輩父母的壞,變得不重要了。這又很合乎傳統儒教的家庭倫理,無論自己家人再怎麼無理跟壞,凡是外人都不應該批評,批評的人就是插手家務事的外人,破壞家庭和諧的壞蛋。

20200103-1924年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國立廣東高等師範學校禮堂舉行。(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筆者分析,在許多人的心裡,國民黨是萬年的朝廷,如同長輩、父母,由於華人社會重視長幼尊卑,台灣社會對國民黨相對比較寬容。圖為國民黨第一次舉行全國代表大會地點。(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整個韓流、韓粉現象,其實是一種集體的復國與雪恨慾望所堆砌起來的。就像一戰之後的德國社會。但是,更像的是,天龍八部裡,一心一意無所不用其極要復興燕國的慕容世家。帶出來的宣傳語言,充滿許多對立與仇恨,甚至是「反智」。「美國的反智傳統」這本經典書籍裡:「反智」 是建立在一組虛構與抽象的敵意之上的。鋼鐵韓粉的復國之路上,正是建立在虛構與抽象的敵意之上。

韓粉要光復什麼國?

光復那個屬於過去美好年代的國民黨的中華民國!已經被蔡英文跟民進黨偷走的中華民國。現在的中華民國不是中華民國,而是民進黨的台灣國。 所以,才要撥亂反正,光復中興。 而這所有的希望都在韓國瑜一人身上。現在一大半的國民黨成為了鋼鐵韓粉部隊,朝向他們的復國雪恨之路邁進,如同金庸小說裡的慕容世家。但是,大家不要忘記,小說最後,慕容博與慕容復一對父子就是被這復國慾望所毀滅。

支持對自己有利的政治主張,本來就是我們憲法上的權利,是選擇的自由。選舉上的攻防批鬥不是社會對立,也不是撕裂族群。就像商場上的買賣叫價,在成交之前都是相互爾虞我詐,為自己爭取最高的利益。一旦成交後,就是互利,選舉就是這種行為。國民整體是買家,政黨的主張是商品。買家如果不想買,也可以自己創業賣自己的商品,爭取支持,這樣的權利與自由,就叫做民主。政黨輪替不倫替跟民主不民主沒有絕對關係,有關係的是是否有自由的民主選擇?國家主權是否屬於國民全體?而不僅僅屬於某個政黨,或是英明的領袖!

最後,請大家一定要盡量參加投票。如果,真的認為哪個人當選,對自己的未來不利,就別投他。一切的選擇,都是有不可測風險的,而我們時時刻刻都活在風險之中。投票是一種選擇的自由與責任,你不投,別人也會投。投了,就有千萬分之一的風險參與跟機會參與。不投,放棄了機會,但是風險並不會因而消失。不論誰當選,結果就是結果,我們共同承擔。這不是復國革命或戰爭,而是我們的民主生活。國家是大家共享的,不是專屬藍或綠的,更不應是紅的。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握。

沒有人是可以置身事外的,不管投或不投!

*作者為土木技師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仕權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