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撤檔」烏雲下的2019中國電影派對

2020-01-03 15:00

? 人氣

《地久天長》獲柏林影展影帝、影后獎項加持,更是2019年中國金雞獎大贏家。(翻攝自YouTube)

《地久天長》獲柏林影展影帝、影后獎項加持,更是2019年中國金雞獎大贏家。(翻攝自YouTube)

二○一九年的中國電影,「撤檔」這一關鍵詞始終如影隨形。從年初《一秒鐘》和《少年的你》退賽柏林影展,到《風中有朵雨做的雲》上檔前一波三折有驚無險,再到以國民黨抗戰為題材的《八佰》在上海電影節取消放映,以及原本做為金雞百花電影節開幕片的《蘭心大劇院》臨時撤檔,因「技術原因」而無法如期上映的情景已經讓人司空見慣,管控與審查標準也愈加難以捉摸。

「大和解」式作品迴避現實批判

但一九年中國院線的整體形貌卻可謂多元紛陳:既有票房大熱的類型大片,也有典型的影展片,更有新導演初執導筒的小品。 

春節檔票房冠軍《流浪地球》一度掀起大規模惡意評分爭議。對電影的「喜好」與「支持」被網路聲浪完全捆綁在一起:打五分就是愛國,打一分就是恨國──這是一種很有中國特色的集體主義民間情緒,必須無條件支持「國產科幻電影的第一次」。

本來只是一部商業片,但被家國情懷一加持,就變成民族自豪感大爆發。持平來說,該片當然表明大陸電影工業的技術標準上了一個台階,對科幻類型的表述嘗試是一個起點,但劇作上還是有明顯瑕疵。

《地久天長》年初在柏林影展獲得影帝、影后加持,年尾又成為大陸金雞獎大贏家,獲得最佳編劇與影帝、影后三大獎。某種意義上,該片做為國際影展片也實現了在主旋律框架裡的極大成功──柏林獲獎後很快回國公映且獲得較好口碑(豆瓣八分),並被金雞獎所青睞。

但事實上這又是一部安全無害、以「大和解」迴避真正批判性的作品。計畫生育的時代遺痛無從究責,在漫長歲月裡承受苦難的個體也不控訴,影片給的出口唯有原諒與遺忘,無形中又與當下鼓勵二胎的政策氛圍相呼應。

《哪》片開啟中國動畫成熟之路

新導演白雪的《過春天》,是少有以大陸視角敘述的陸港跨境題材。在走私水貨手機的現實背景下,講述青春少女的成長萌動。導演在拍攝手法上借鏡港式警匪片,又清脆有力地道出跨境少女獨特的青春滋味。很多大陸觀眾驚艷於非香港導演也能拍出味道相對純正的粵語電影。不過,看在香港觀眾眼中,該片又「不夠香港」──既「危險化」了走水貨的過程,又「浪漫化」了一些香港地景。整體雖不乏瑕疵,但難能可貴之處在於涉及陸港融合、「單非家庭」(父或母單方非香港居民)等議題。

婁燁執導的《風中有朵雨做的雲》,歷經疑似撤檔風波後如期上映,算是讓粉絲相當欣慰之事。此前十年裡,這位十分低調的第六代導演一直在經歷電影未過審送展,導致被懲罰禁拍的漫長輪迴。

滕叢叢的處女作《送我上青雲》脫離爛俗套路,以獨特視角處理女性困境。(翻攝自YouTube)
滕叢叢的處女作《送我上青雲》脫離爛俗套路,以獨特視角處理女性困境。(翻攝自YouTube)

該片延續他以個體表現時代變遷的創作風格,從一宗墜樓案引出時間縱深跨越三十年的人物脈絡網,進而照見個人命運在時代裡的位置。尤其難得的是片中對廣州城中村改造所引發衝突的展現,有極強的現實感。而這也是一九年大陸院線最重要的一部藝術電影。

總票房突破五十億元人民幣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僅次於《戰狼2》,位列中國影史票房榜第二名。這部被譽為「年度最佳國漫」的全年齡動畫電影,有相當成熟的劇作完成度,且兼顧了喜劇元素和主題深度。

大陸年輕人普遍覺得好看的原因,來自導演對哪吒故事進行顛覆改編:人設是逆天改命的異類。莫名憤怒與無聲吶喊都被「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反叛精神冠以合理性。可期之處在於片方希望藉此打造未來的「封神宇宙」,所以不論國漫是否崛起,該片可被視為中國動畫走向成熟的起點。

「和諧導語」包裹審查元素

出自新導演滕叢叢、由姚晨主演的《送我上青雲》,也是一九年很有話題性的作品,情節結構雖顯青澀,但因大膽直面女性身體慾望的視角與關懷,獲得不少影評人讚許。女性困境在中國電影裡很容易變成堆砌各種矛盾,再強行與現實和解,這一部至少不是那種爛俗套路。黑色幽默的喜劇風格輕盈溫暖,拒絕向現實妥協的掙扎也讓人心有戚戚,做為處女作算是節奏順暢小有亮點。

原定六月底暑期檔上映的《少年的你》也被撤檔延至大陸國慶後,片方的說法是「考慮製作完成度和市場預判」,但外界推測原因在於該片雖是反校園暴力題材,但內容始終有敏感性,需要進一步審核才能公映。

最終大家看到的版本裡,片尾字幕顯示教育部已聯合多個部門下發通知,要求重視並治理校園霸凌現象。這種中國獨有的「和諧導語」想必也是審查意見的一部分。不過,影片仍獲得多數觀眾的好評,能反思催生暴力的結構和令人窒息的高考制度本身,已經不易。

值得注意的是一九年中國院線片裡,有三分之一的優質作品都出自新導演。在FIRST青年影展獲得「最佳電影文本」的《平原上的夏洛克》,也是一部低成本處女作長片(拍攝成本四、五十萬人民幣),登陸院線後雖然票房只有九百多萬元人民幣,但因將鄉土中國人情社會的喜感拍得不落俗套,口碑不錯,被譽為「全素人演出河北版《大佛普拉斯》」。片中很有趣的元素是不斷出現的監控攝影機──整齣追兇喜劇都是由此引出,也與現實中無處不在的安檢系統形成呼應。

多部藝術電影浮上檯面

導演刁亦男的《南方車站的聚會》是一九年唯一一部入圍坎城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毋庸置疑也是不可忽視的中國藝術電影。該片的視覺風格比其前作《白日焰火》更突出,女主角依然是桂綸鎂,對白則都用武漢話。

故事其實很簡單也很超現實。講一個被懸賞的通緝犯在路上的狀態,過程中大量呈現城中村複雜的空間地形。但相比場面調度的精湛,敘事卻很薄弱,加上三分之二的戲都是夜戲,對商業片觀眾構成觀影挑戰,不過整體而言屬於一部影迷型的電影。

《被光抓走的人》算是為年底的中國銀幕帶來了小小驚喜──用一種輕奇幻的方式,討論中年危機和現代婚姻制度:「光」是上帝視角,抓走有愛的人,留下各種已經不相愛的人,既是個寓言體故事又有十分寫實的面向。雖然熟悉美劇的觀眾不難看出該片的設定,借鏡了HBO劇集《末世餘生》,但為解剖愛情眾生相找到一個不俗切入點,也是新奇嘗試。

回顧一九年的中國電影,類型、題材與風格都多元而豐沛,尤其多部新導演的首作得以進入院線,顯示出大陸人才輩出,創作能量蓬勃鮮活。而在「太空版戰狼」這種主旋律電影之外,一九年也是藝術取向作品較多浮上檯面的一年。

中國創作者在現有審查制度下表達自己認為重要的主題,儘管勢必面對閹割刪改,但能夠實現與完成,本身已是成就。若希望真正瞭解中國電影創作者水準與他們關切的面向,不妨從本文提到的這些作品入手。

《少年的你》一度因探討校園霸凌的敏感題材而遭撤檔延期。(翻攝自YouTube)
《少年的你》一度因探討校園霸凌的敏感題材而遭撤檔延期。(翻攝自YouTube)

 

喜歡這篇文章嗎?

賈選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