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慈芸專文:好大的面子!皇帝來寫序

2017-01-12 05:40

? 人氣

莊士敦與皇后婉容合照。( 蔚藍文化出版社提供)

莊士敦與皇后婉容合照。( 蔚藍文化出版社提供)

譯書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至低限度在我本人如此),我尤其討厭外國人寫的有關中國的書。 ——秦仲龢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在香港

《紫禁城的黃昏》於1965年香港出版的秦仲龢譯本。( 蔚藍文化出版社提供)
《紫禁城的黃昏》於1965年香港出版的秦仲龢譯本。( 蔚藍文化出版社提供)

這本《紫禁城的黃昏》(Twilight in the Forbidden City,1934)原本就是奇書:作者是清遜帝宣統的洋師傅 Sir Reginold Johnston (1874-1938,中文名字為莊士敦,但與香港的莊士敦道無關,那是另一個莊士敦 Alexander Johnston),書前還有宣統帝寫的御製序文,面子真大。譯者秦仲龢也很奇怪,一開始就先聲明:「我討厭外國人寫的有關中國的書」,又批評此書「第一章到第七章所記多為國人所知之事,平平無奇……現在譯者試從第八章開始翻譯」。也就是說,全書二十五章,譯者大筆一揮先砍掉七章再說。接下來,譯者又一路議論,不時批評作者莊士敦這裡寫錯,那裡不懂,簡直不知道是作者的書還是譯者的書了。此外,譯者還會加上與作者意思相反的小標。例如原著在 “The Dragon Unfledged” 一章中提及溥儀對英文書寫體的興趣:“His proficiency in Chinese calligraphy, however, gave him an interest in penmanship, and he soon wrote English in a good formed hand...” 中文先加了個小標「遜帝『御筆』不敢恭維」,內文則先譯再駁:

遜帝精通書法,因此他對寫字極有興趣,他學習英文不 久,已寫得一手很好的英文書法……(譯註:溥儀的英文字寫得如何,因為我不是英文書法家,未便評論,但莊士敦說他精於中國書法,寫得一手好字云云,簡直是笑掉人家的大牙。 ……我見他遺留在故宮的『御筆』作文稿本,字體極壞。……)

莊士敦原文並無小標,而且對皇帝御筆也甚為恭維;譯者先下了與原作意思相反的小標,又長文駁斥作者此說「簡直笑掉人家的大牙」,大膽程度也真是令人嘆為觀止。雖然原書附的御製序文書法甚好,但譯者也告訴我們那並非溥儀親筆,而是由原本就是書法名家的滿清遺老鄭孝胥代筆。

類似的駁斥處處可見。例如同一節中,莊士敦盛讚溥儀的知識和人品:

他不只對中國一切事情很有熱心去知道,就是世界大勢也很留心。他待人以寬恕,不念舊惡,對貧苦的人很有同情心,又樂於為善,並且也有幽默感。(譯註: 莊士敦這些話,未盡可信。……他的『皇帝脾氣』很壞,動不動就打太監,對中國與世界大勢,一無所知。)

他的師傅個個都是詩人,(譯註:這是不大正確的,舊日的中國讀書人大都會哼兩句詩,尤其是科舉出身的人,他們必定要學做詩以便考試。但這些會做詩的讀書人,並不能說是詩人。 ……)所以他從小受到影響,對詩的知識很是豐富,不久後,他也能做的很純熟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