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陳映真 朱宥勳:文本是最重要的武器 希望他一直被閱讀

2016-12-11 19:28

? 人氣

小說家朱宥勳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指出文本永遠是最重要的武器,希望陳的作品可以一直被閱讀。(顏麟宇攝)

小說家朱宥勳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指出文本永遠是最重要的武器,希望陳的作品可以一直被閱讀。(顏麟宇攝)

文學家陳映真11月22日在中國北京去世,享壽80歲,《文訊雜誌》為紀念陳映真,在今(11)日舉辦「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邀請作家向陽、林瑞明、詹澈、朱宥勳、林文義、詹閔旭等人與談。除了讓各個世代作家、故舊好友懷念他,也希望新世代的青年,重新認識這位充滿人道關懷的小說家。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61211-師大臺灣語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詹閔旭、詩人詹澈、詩人向陽、成大歷史系教授林瑞明(林梵)、小說家朱宥勳、作家林文義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顏麟宇攝)
《文訊雜誌》為紀念陳映真,在11日舉辦「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邀請作家向陽、林瑞明、詹澈、朱宥勳、林文義、詹閔旭等人與談。(顏麟宇攝)

「希望他是台灣作家」 林瑞明:但他堅持自己是在台中國作家

身為詩人也曾是台灣文學館創館館長的林瑞明說,自己會走向文學的的道路,是因為讀了陳映真的作品,對文學產生了相當大的興趣。在林瑞明念大學時,更是把陳的作品當作聖經奉讀。然而林瑞明也表示,陳映真曾明確地表示過,「國家民族統一是至高無上的指令」,因此後來的作品轉變成意識形態先行,讓他一度讀不下去,但並不會因此否定他的文學成就。

當讀者詢問,「我們能把陳映真算是台灣作家嗎?」林瑞明則回答,「他當然是台灣作家,我們也希望他是台灣作家,可是如果他自己不想能怎麼辦?」林還談到過去自己曾邀請陳映真在台灣文學館簽名,但被他拒絕了。「他堅持自己是在台灣的中國作家」。

20161211-成大歷史系教授林瑞明(林梵)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顏麟宇攝)
林瑞明談到過去曾邀請陳映真在台灣文學館簽名,但被他拒絕了。「他堅持自己是在台灣的中國作家」。(顏麟宇攝)

盼20年後還有人讀陳映真 朱宥勳:不該覺得年輕人無法接受

作家朱宥勳說,這次來紀州庵參加活動,是他參加過年齡層最高的一次,這代表一個警訊,表示在年輕世代中,越來越少人在乎他。朱宥勳說他開始讀陳映真時,陳映真已經因病不再寫作,但陳在他心中小說家的排名是前5名,「我希望他一直被閱讀,如果我們希望20年後還有人讀陳映真,我們應該怎麼做?」朱宥勳認為,很多作家在紀念陳映真的時候,很少直接談論文本,年輕世代也許會感受到他是很重要的作家,但卻是茫然地不知道重要在哪。

朱宥勳認為,文本永遠是最重要的武器,他會在小說創作課上直接發下陳的經典作品《麵攤》,他認為,不應該覺得年輕人一定無法接受陳的作品,「事實上是他們沒有地方知道」,他在曾在300人的高中週會帶領大家閱讀,年輕學生的反應非常熱烈。陳映真過世時,朱曾在臉書直播《麵攤》的線上讀書會,一行一行朗讀、講解,收看者有1000多人。

朱宥勳認為,陳映真上小學時剛好是國民政府時期,因此小時候受過日文影響,卻受過中文教育,這使他在中文寫作上比其他前輩卓越,卻又帶有日本文字陰柔纏綿的風格,文字中很常出現「A的B的C的E」這樣類似日文的修飾子句。朱宥勳更指出,陳的作品會讓人感受到溫暖,感受到被理解的瞬間。

20161211-小說家朱宥勳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顏麟宇攝)
朱宥勳指出,陳的作品會讓人感受到溫暖,感受到被理解的瞬間。。(顏麟宇攝)

與陳關係深厚 詹澈:將政治立場融入寫作的技巧沒人能超越

詩人詹澈從陳映真的4篇小說談論他與陳的關係,《麵攤》中出現他爸也曾開過麵攤的巧合,《將軍族》的寫作背景位於台東,而詹澈在台東住了40幾年,看了十分熟悉。詹澈說自己曾跟陳映真講過一個故事,那個故事就剛好出現在《歸鄉》當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告訴陳這個故事,陳才寫這篇小說。《忠孝公園》中的主角林標則與他的父親十分相似,讀來特別親切。詹澈認為,很多人或許會覺得陳映真的風格有變化,但他的寫實主義是一直沒變的,將政治立場融入小說寫作的技巧,更是沒人能超越。

20161211-詩人詹澈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顏麟宇攝)
詹澈認為,很多人會覺得陳映真的風格有變化,但他的寫實主義一直沒變,將政治立場融入小說寫作的技巧,更是沒人能超越。(顏麟宇攝)

身為散文家也曾擔任自立晚報副刊主編的林文義說,他跟陳映真的接觸都是透過他在媒體工作的時期,他認為「陳映真是我們青春時代到現在最好的小說家」。

20161211-作家林文義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顏麟宇攝)
林文義說,他跟陳映真的接觸都是透過他在媒體工作的時期,他認為「陳映真是我們青春時代到現在最好的小說家」。(顏麟宇攝)

不僅文學成就 詹閔旭:社會關懷也是重要命題

中正大學台文所助理教授詹閔旭提到,自己第一次看到陳映真是在大學聽他的演講,當時因為陳的病情,演講隨時可能中斷,但陳映真仍堅持站著演講,給他很大的震撼力。詹閔旭認為,除了陳映真的文學成就之外,要怎麼把他社會關懷的面相保留下來,是很重要的命題。詹閔旭說,特別是在我們現在這個社會運動發達的年代,陳映真除了是一位作家之外,作為一位思想者、運動者的精神,是需要去保留下來的。

20161211-師大臺灣語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詹閔旭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顏麟宇攝)
詹閔旭認為,除了陳映真的文學成就之外,要怎麼把他社會關懷的面相保留下來,是很重要的命題。(顏麟宇攝)

陳映真深受社會主義思想影響,其早期的小說主要描寫城市知識份子的生活與情緒,充滿憂鬱苦悶的色調以及人道主義關懷,他在1985年創辦《人間》雜誌,關懷邊緣族群,為弱小者發聲,攝影師、記者、作家、詩人紛紛投入,引發一股社會改革的力量。作家向陽認為,《人間》雜誌是他對台灣很大的貢獻,為台灣的報導文學再創了高峰,讓大家可以看見1970、80年代台灣社會的真相。

20161211-詩人向陽11日出席人間風景陳映真座談會。(顏麟宇攝)
向陽認為,《人間》雜誌是他對台灣很大的貢獻,為台灣的報導文學再創了高峰,讓大家可以看見1970、80年代台灣社會的真相。(顏麟宇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珮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