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會議都在聊美食?差點走不下去的無印良品,靠「閒聊」創造抄不來的風格!

2019-11-26 09:10

? 人氣

透過閒聊探索創造無印良品的精神。(圖/MUJI 無印良品@Facebook)

透過閒聊探索創造無印良品的精神。(圖/MUJI 無印良品@Facebook)

公司重要的戰略會議是閒談

所謂的閒談,就是相遇、混合、攪動,並使其產生化學反應。

讓自己與自己的「無意識」相遇,讓自己與自己產生化學反應,並讓這樣的自己與他人相遇,經混合、攪動與化學反應之後產生類似座標軸的東西,再加以分享。我認為閒談就是這樣的過程。

良品計畫每週一與週二的早上會舉辦管理階層之間的閒談會,週二及週三的下午則是與銷售業務、商品相關的同仁們的閒談會,週五傍晚則是各科或小組各自的閒談會。我真的認為閒談會是非常重要的戰略會議。因為人哪,一旦放著不管就會自我封閉起來。

在這一節中所介紹的,是二○○○年業績急速下降之前的狀況,以及在那之後為了打造出新願景所進行的、與諮詢委員會之間的閒談的回憶。或許也可以稱之為造就無印良品今日榮景的名言。

從生活者的觀點檢視商品、滿足商品必備需求,除此之外的功能都加以省略,但又不僅僅是追求單純的價格便宜,這是無印良品當初的商品概念,上述的觀點獲得共鳴,在盛極而衰的消費社會中,特別讓人感受到顯著的精神力。但是,自一九八五年的廣場協議(譯註: Plaza Accord,由美國、日本、英國、法國與西德五個已開發國家之財政部長與央行行長於美國紐約廣場飯店會晤之後所簽署之協議。旨在聯合干預外匯市場,以解決美國當時之鉅額貿易赤字,從而導致日圓大幅升值)以後,日圓升值、商品輸入擴張,企業的海外生產瞬間加速,中國轉而成為世界工廠。由此導入可以極為快速、大量、低價製造的最先端機器設備,如此一來,若同無印良品一般進行「素材的調整」、「製程盤點」與「包裝簡素」,則反而會增加成本。

此外在流通業界,包含良品計畫在內,誕生了所謂「企畫.製造.零售業」的營運模式(也就是美國服飾業者GAP所稱的SPA。譯註:SPA,Specialty Retailer of Private Label Apparel的簡稱,即自有品牌專業零售商經營模式,為GAP在一九八六年年度報告中,為定義公司之新經營結構所提出,從商品企畫、製造到零售加以整合之垂直整合銷售模式)。一般所謂SPA,是服飾業、家具家飾業等經營單一領域的零售業所採用的經營模式。相對於涵蓋廣泛領域的無印良品更為重視思想性與生活者觀點,單一領域的SPA則是被稱為以侵略性的低價為優先的「領域殺手」。

在此種劇烈的結構變化中,無印良品與良品計畫失速墜落,花了三年,直到二○○三年才回復。

導致此種狀況的直接原因,除了被捲入集團內部的情勢,以及零售業界營運模式的改變,我認為也是因為在環境變化中,沒有進行「無印」的定位與何謂「良品」的討論。

二○○二年,從田中一光先生手中接棒的原研哉先生、以及商品設計師深澤直人先生加入了諮詢委員會。田中先生在交棒之後驟逝,但上述兩位新成員與杉本貴志先生一同,在約一年的時間中,針對無印良品的方向與未來進行了徹底的「閒談」,從而產生了不是「這個最好」、而是「這樣就好」的願景。在閒談間,每個人提及了以下的內容。

杉本先生:

「如今時代正劇烈震盪。業界整體、社會全體、政治和經濟也都是如此,這與先前以『豐足』度作為度量衡,或是二十世紀後半開始的大量生產、販賣的狀況產生極大的矛盾,這與今日的社會變革根深蒂固地連結在一起。以商品而言,暢銷商品、好商品等至今的有效評斷基準,正風雨飄搖中。所幸,無印的價值便在於領先時代一步注意到這點。然而,近來轉向追求資本理論出發的急速擴張或急速成長,反而看不到這個價值。無印良品的出發點不在於滿足世界上所有的需要。無印良品是以什麼為目標? 聽起來感性卻是實質的問題。我希望從十年後、二十年後如何擔負並完成對社會的責任這樣的角度來思考討論。」

深澤先生:

「『New Rationalism(新合理主義)』有此一詞。當中,Rationalism就是像推土機轟隆隆地排除四散的障礙物、開出一條通道出來。雖然認為過去的無印良品就是這麼做的公司,但在推土機淨空的地方,又散置了一些有的沒的東西,也有這種印象。『批判的精神與良心的行動』是岩波新書系列發行之際,岩波茂雄氏所說的話,我認為這是非常『無印』的一句話。這個世界經常不是走得太右、就是走得太左,物事也是要嘛太過、要嘛不及,總是都與『剛剛好』有所落差。無印良品的責任在於時時指出『剛剛好』的地方,這是工作也是使命。因此在無印良品不創造『First Wow!』,只做『Later Wow!』。無法統一顏色的東西,硬要統一其顏色是不行的。」

原先生:

「實際感受到,整個世界的思考方法果然是逐漸在改變的。所謂『新』的價值觀,其中一個定義是發現至今沒有任何人發現的事物=Innovation。另一個,是讓今天存在的東西在明天成為古董=Style Change。許許多多的商品藉此方法而讓銷售增加,並驅動了經濟發展。為此而使用『設計』,設計這個詞語的意義與本質漸行漸遠,但人們對設計已感到疲乏,轉而追求『普遍』或『世界共通價值』。在商業世界中,特定強力而獨占利益的公司、或者『在更低薪資的國家製造,在更高薪資的國家銷售』等風向也逐漸衰退,這個時代已轉變為如果無法形成普世價值觀、提供合理價值,就不會被支持。現在,無印良品必須再一次確實地回想起『長遠,perspective』。已經不想再探問枝節末葉的蓄積或堅持了。立足在更長遠的perspective之上,不是以時至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沒有見過的東西來改變時代,而是應該透過改變『雖然大家都知道其存在,但過去搞不清楚』的東西,來讓變化發生。無印良品並非為此才要開拓世界,在海外開設多家店鋪;而是在義大利、中國、泰國等地落腳能夠做出什麼樣的無印良品的觀點,開始與世界各地的才識智慧相互交流。這不是一般設計,而是一種終極的設計。我希望稱之為『World MUJI』。」

在像這樣的閒談之中,慢慢浮現了後續作為目標的方向或願景,二○○三年的報紙廣告,參加了米蘭家具展(Milano Salone),也在(東京)TOTO藝廊.間(譯註:由日本TOTO股份有限公司所成立之TOTO GALLERY MA,簡稱Gallery MA。其策展在建築界與設計界皆有代表的地位)舉辦了相關座談活動。

(延伸閱讀:讓時尚藍瓶咖啡創辦人充滿效率的「老派」早晨必備品:70年代咖啡機)

我來閒談一會,二○○三年四月的米蘭家具展,是無印良品第一次的展覽活動(exhibition),對我個人而言是有很多回憶、意義深遠的一次經歷。其發端則是來自於上述閒談會非常非常後半段提到,「讓咱們把MUJI帶到米蘭家具展!」想把與大家在談話中所浮現的想像化為具體,更重要的是,包含了想要為當時缺乏自信的商品部夥伴們打氣的心意。

但是,在二○○二年十月這個時間點,要參加哪一次的米蘭家具展? 場地在哪裡?這些具體的細節全無,真的就只是閒談中提到而已。調查後得知米蘭家具展是在每年的四月舉辦。因為已經是十月了,就算現在開始準備,最快也要兩年後的二○○四年才能參加吧,當時我這麼想。不過在二○○二年的十二月接到認識的人聯絡「找到適合的場地了」。看了一下,發現該場地是非常酷的工廠舊跡。立刻打電話給杉本先生、深澤先生與原先生三人,在杉本先生所策畫經營的店開會討論。那是十二月二十號的晚上。談話的內容有八成是食物,剩下的兩成是米蘭展覽的形象與概念。「那麼,接下來就明年再努力。新年快樂!」當天就此解散,我自己則是想著「沒問題吧,真的來得及吧」而感到非常不安。

一過完年立刻就決定了概念、會場設計與展示商品,將東西運送到當地,決定展場的施作公司,簽訂租借場地的合約……剛好就在這個時候,電視新聞報導可能會發生伊拉克戰爭(譯註:二○○三年三月二十日多國部隊正式宣布對伊拉克開戰)。

在這種緊急狀況下開了四次會議,二○○三年二月為了簽約與決定展場施作公司而赴米蘭。但是,該公司所提供的契約草案中有一條條文是「萬一發生戰爭,展會也中止,本契約則不生效力」,因此進行了長達四小時的激烈辯論。雪上加霜地,每天都送到飯店的日本總公司的銷售數字仍然低迷不振,對著電視上播映著伊拉克的戰車或士兵的影像抱頭「啊∼我到底在這裡幹嘛啊∼」,是一趟不安而七上八下的米蘭出差之行。

四月上旬,再一次抵達米蘭,確認展覽會場的準備狀況。不愧是義大利。所有東西都延遲了。一邊慰勞先赴米蘭會場進行事前準備與陳列的公司同仁和前來支援的當地大學生,一邊進行延遲履約相關的交涉。杉本先生、原先生與深澤先生也在當地集合進行最後確認。

展覽前最後一晚過了十點之後,大家準備要回飯店了,但原先生一個人留在展場。他一個人站在梯子上,抹平貼在牆面上的、烏尤尼鹽湖的大型視覺輸出上的皺褶。第二天早上,當我們進到展覽會場的時候,原先生也仍在與皺褶苦戰。把早餐遞給原先生,並鼓勵他「沒辦法,稍微放棄一點吧」的那一幕,我記得非常清楚。

米蘭家具展在展覽開始第一天的晚上,在會場舉辦宴會。當年的米蘭非常冷,我們拜託當地的工作人員,在會場中準備了數台暖爐。希望至少能讓蒞臨參觀的顧客們稍微感到溫暖一點。開了暖爐數小時之後,原先生熬夜與之奮戰的主視覺上的皺褶完全消失了。主視覺輸出完全舒展開來,變得非常平整美麗。所有人都大笑。

展覽會場是兩層樓的舊不銹鋼工廠,樓面廣達二百五十坪左右。一樓是宴會會場,往二樓展示會場的動線雖然原本預定要使用電梯,但電梯卻故障且修復不及。結果顧客們一邊想著「What is MUJI?」一邊在薄闇之中,咚咚咚地爬上微髒的鐵製樓梯抵達二樓。一爬上二樓,映入眼中的空間豁然開朗,無印良品的世界觀與充滿空氣感的美,讓我起了雞皮疙瘩、泛出眼淚。

城市中充滿了設計,在世界最大的家具.室內設計的嘉年華,米蘭家具展所散發的凜然空氣感,以及在其中所展示的、否定裝飾的無印良品迅速地成為米蘭家具展的話題焦點。連日有許多人們在看過「MUJI」之後目瞪口呆,之後深呼一口氣,換上了筆墨難以形容的笑容。

(在這個場合)實現了與眾多設計才能的遇合,也連結到之後的發展。雖然已經在一九九八年拜訪過恩佐.馬利(Enzo Mari,義大利設計師)與康斯坦丁.葛契奇(Konstantin Grcic,德國工業設計師),也與生活雜貨部一起工作,但因這一次米蘭家具展為契機,加快了合作的腳步,也開始與賈斯伯.莫里森(Jasper Morrison,英國設計師)、詹姆斯.歐文(James Irvine,英國設計師)、山姆.赫克特(Sam Hecht,英國設計師)等,日後與MUJI有重大合作的有才設計師之間的交流。在二○○二年的嚴峻時期加入(無印良品)的原先生與深澤先生、杉本先生,在真的沒有時間的狀況下,僅靠幾次的討論(雖然大半都在說美味料理的事情)就能讓各自的工作合拍地整合在一起,引發如此的感動情緒,讓人再次佩服這就是真正的專業啊。此次米蘭家具展的成功,是過去長年流於形式化的諮詢委員會、其成員的團隊合作一口氣發揮所獲得的成果。

「重要的戰略會議是閒談」。不是上司與部下的關係,也不是內部、外部的區別,而是針對時代中的違和感、太過或不及,以批判精神與良心行動為中軸,從無印的立場來探尋「剛剛好」的閒談,從中可以看見未來。

作者/株式会社良品計画

本文摘自《MUJI生成的「思考」與「言語」》

《MUJI生成的「思考」與「言語」》
《MUJI生成的「思考」與「言語」》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