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墮胎仍非法的年代⋯⋯美國密醫盛行「消毒劑灌子宮」害死無數女性

2019-11-15 20:48

? 人氣

歐美知名家用消毒劑來蘇爾(Lysol),曾是美國密醫盛行用來墮胎的工具。(Mike Mozart@flickr)

歐美知名家用消毒劑來蘇爾(Lysol),曾是美國密醫盛行用來墮胎的工具。(Mike Mozart@flickr)

「一名32歲婦女被丈夫送進醫院時,精神已經崩潰……她的體溫高達攝氏40度,尿液呈現葡萄酒的顏色,白蛋白含量極高,表示腎功能開始衰竭。她的丈夫承認2天前才帶妻子去墮胎。住院4小時後,院方不得不對婦女施打鎮靜劑,又過了2小時,她已呈現彌留狀態。後來的驗屍結果發現,她的肝腎已經大量壞死……」

這一則可怕的醫療案例,1956年登載於美國《產科與婦科》期刊,非法墮胎密醫竟使用一款名為「來蘇爾」(Lysol)的知名消毒劑注入孕婦子宮,兩位阿肯色州大學醫學院的專家發現,至少有4位18歲至35歲的女性接受這種「消毒劑墮胎法」導致陰道大量出血、肝腎功能失常,即使醫生緊急輸血、施打抗生素並刮除子宮壞死組織,最後仍有一位不幸喪命。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以來,許多保守派把持的州都試圖以嚴苛法案禁絕墮胎。然而,許多研究早已證明,墮胎需求永遠不會消失,只會迫使女性轉向非法密醫,密醫往往使用駭人聽聞的方法,輕則讓女性生理機能永久受損,重則殘忍奪去她們的性命。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13日評論指出,1956年那篇名為《非法來蘇爾墮胎手術》(Lysol-Induced Criminal Abortion)的報告中,詳細描述了4位患者被送到醫院的慘狀,她們被灌入消毒劑之後,下體便開始大量出血,但由於當年全美都禁止墮胎,她們都等了至少2天才去醫院,大大延誤黃金救治時間。

消毒劑是「婦女衛生」必備用品?

「消毒劑墮胎法」聽來十分驚悚,事實上到1960年代以前,這種案例在美國非常常見,性別不平等的社會風氣和誇大不實的廣告,都助長了此現象。

來蘇爾是英國清潔品牌利捷時(Reckitt Benckiser)於1889年推出的家用清潔劑,以快速殺菌為主要功能,在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1918 flu pandemic)肆虐期間打出名號。但從1920年代開始,來蘇爾開始主攻「個人清潔」領域,自稱只要以1%濃度的稀釋液「灌洗陰道」,就能維護婦女私處衛生,甚至常保青春。

來蘇爾早年廣告,以突破蜘蛛網的意象暗示灌洗陰道對婚姻美滿的重要性。(Bill Bradford@flickr)
來蘇爾早年廣告,以突破蜘蛛網的意象暗示灌洗陰道對婚姻美滿的重要性。(Bill Bradford@flickr)

當時的報刊上,來蘇爾的廣告大力宣揚,婦女使用此產品就能「免除細菌危害」、「保持得體的仕女芳香」,廣吿往往暗示性行為會讓女性下體發臭,而女人如果不注重「衛生」和「氣味」,被丈夫嫌棄或拋棄都是「咎由自取」。無疑是利用性別不平等與生理知識不彰的環境,洗腦女性用化學產品傷害身體。

《赫芬頓郵報》(the Huffpost)指出,1952年以前的來蘇爾配方含有甲酚(Cresol),殺菌能力極強,聞起來帶有焦臭味,濃度2%以下僅可用於人體皮膚消毒。雖然當時已有醫學研究指出,過度殺菌反而會讓壞菌侵入陰道。但廣告太過深植人心,也有不少醫生支持並鼓勵女性灌洗陰道,讓非法診所的「消毒劑墮胎法」更為盛行。

民間「避孕偏方」

美國歷史學家托內(Andrea Tone)也在其著作《工具與慾望:美國避孕用品歷史》(Devices and Desires: A History of Contraceptives in America)分析,所謂「細菌」就是暗指精液。在缺乏性教育的年代,人們普遍認為性交後清洗下體就能「殺精」,除了清潔劑,可樂、蘇打水等也是常見工具。當然,這些液體從來沒有避孕功能,反而容易造成陰道感染、灼傷等傷害。

事實上,美國很早就發明了保險套、子宮帽等避孕用品,卻在1873年被聯邦法案認定為「猥褻物品」而無法公開打廣告。正牌避孕用品數量稀少又價格昂貴,其他商品卻趁機以「婦女衛生」的名目暗示避孕功效,來蘇爾才會大行其道。

來蘇爾早年廣告,上方標題寫「愛的測驗」,下方以問答形式推廣陰道灌洗對婚姻美滿的重要,甚至請來醫生背書。(Bill Bradford@flickr)
來蘇爾早年廣告,上方標題寫「愛的測驗」,下方以問答形式推廣陰道灌洗對婚姻美滿的重要,甚至請來醫生背書。(Bill Bradford@flickr)

對身體傷害大卻辯稱「過敏反應」

早在1911年,已有醫生紀錄數百起「來蘇爾相關致死」案例,1935年與1961年都有人告上法院,指控來蘇爾造成陰道灼傷,當時來蘇爾品牌的母公司萊恩芬克(Lehn & Fink)在法庭上辯稱,這一類案件都只是「過敏」引發。

一直到1960年代,醫學界才有更多報告指出,來蘇爾墮胎法致死率特別高。當時研究估計,美國每年至少有20萬至100萬起多胎案件,墮胎失敗而被送醫的整體死亡機率是11%~22%,但涉及來蘇爾墮胎並送醫的死亡機率高達50%~66%,不敢去醫院而死亡的實際人數更無法得知。1969年一篇相關報告也沈重寫下:「這些年輕女性,本來可能都還有救。」

來蘇爾早年廣告,上方標題寫「拜託戴夫,拜託不要把拒我於千里之外!」,暗示陰道灌洗對婚姻美滿的重要。(Erin Stevenson O'Connor@flickr)
來蘇爾早年廣告,上方標題寫「拜託戴夫,拜託不要把拒我於千里之外!」,暗示陰道灌洗對婚姻美滿的重要。(Erin Stevenson O'Connor@flickr)

密醫「三不規定」難追查

在保守社會氛圍與刑法威嚇之下,當時的美國女性即使因墮胎引發病痛,往往也不敢說出實情,陪同的丈夫、家人也會避重就輕,常常誤導治療方向。但僅管大眾對此三緘其口,女性之間仍存在「秘密支持網」,每當有人意外懷孕或因經濟壓力等緣由需要墮胎,自然會在口耳相傳下找到密醫。

大西洋月刊專欄作家佛萊娜耿(Caitlin Flanagan)訪問曾任護士的母親與查閱大量資料,發現這些密醫多數都會提出「三不」要求:1. 患者不可公開談論「手術」過程 2. 永遠不可供出密醫的名字3. 手術結束後不可再次聯絡醫生。

這些不成文規定束縛著飽受身心折磨的女病患,也讓司法系統難以追蹤密醫的犯罪行徑,讓他們可以繼續施行不合醫學標準的粗糙手術。《非法的來蘇爾墮胎手術》報告就指出,4件案例中至少2人是找同一位「醫生」看診。

美國阿拉巴馬州14日通過一項全美最嚴苛的墮胎禁令,幾乎全面禁止女性墮胎,無論女性是否未成年,是否遭強暴或亂倫都必須生下小孩。(AP)
美國阿拉巴馬州14日通過一項全美最嚴苛的墮胎禁令,幾乎全面禁止女性墮胎,無論女性是否未成年,是否遭強暴或亂倫都必須生下小孩。(AP)

口服避孕藥、墮胎合法化終結偏方

終結「消毒劑墮胎」的原因,並非加強取締墮胎與密醫。1960年,美國食品與藥物管制局(FDA)終於批准口服避孕藥上市,「小藥丸」(The Pill)迅速席捲美國,民間「避孕偏方」乏人問津,來蘇爾才在1968年把重心轉向家用清潔劑等產品。

1973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定禁止墮胎的法令違憲;1977年,最高法院也終於以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為由,允許避孕用品公開刊登廣告。來蘇爾灌輸大眾「消毒劑能避孕」的錯誤廣告超過半世紀,終於被迫劃下句點。然而,大眾仍永遠無法得知,多少女性已經因此失去子宮功能,甚至寶貴性命。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