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個人,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華郵》專訪曾在中國從事色情網聊的脫北女子

2016-10-20 13:44

? 人氣

李晛瑞站上TED舞台,和全世界分享她身為脫北者的人生故事。但不是每個脫北者都像她那樣幸運。(圖/TED@youtube)

李晛瑞站上TED舞台,和全世界分享她身為脫北者的人生故事。但不是每個脫北者都像她那樣幸運。(圖/TED@youtube)

「我們的生活為何如此艱難,就因為我們出生在北韓嗎?」——脫北女子 蘇

電腦前,一名亞洲面孔的女人穿著內衣搔首弄姿,聽從電腦另一端的男子下的指令、撫摸自己,展現各種充滿性挑逗的姿勢。她覺得很噁心,但還是照做,因為她需要錢,即使一天只能賺取區區幾塊美元。她是在中國的網路色情聊天室工作的北韓女子,有些人為了逃離北韓寧願被賣,有些人則是被騙到中國。

今年30歲的蘇,2008年被賣到中國,為了養活孩子、維持家庭生計,才開始從事網路色情工作,「一開始我覺得沒什麼,反正我也沒有真的跟誰睡,但漸漸我才覺得世界上的變態實在太多。」、「有些人只想看看你的臉,但大部份的人只想滿足他們的性慾,我覺得很噁心。」

像蘇這樣的女子通常在北韓的生活就已經很困苦、隨時都有生命危險,被賣到中國時大多是抱著「生活不可能再更糟」的心態。

在中國,約有五分之一脫北女子從事網路色情工作,一名朴姓掮客說,這對脫北女子來說最好的工作,「如果你在餐廳工作可能會被警方盤查,要求出示證件。對她們來說,這一行相對安全而且收入也比較高,村子裡幾乎每個北韓女人都做這一行。」

從事網路色情工作的女子有時穿著亮色內衣、有時全裸的在床上擺出各種撩人姿態,床前擺著兩台電腦,讓網路另一端的「客人」可以看到她們。這些客人大部份在南韓、有些則在美洲和非洲。

蘇回想她的過去,8年前她被賣到中國北部,她說,她的丈夫對她很好,「打她的次數不多」,但是當她們第二個孩子出生後,家中的經濟狀況急轉直下,她從朋友的朋友那邊聽到「網路聊天室」的工作,於是她趁著全家人睡著,在深夜兼差。第一天工作她賺到美金3元(約新台幣93元),業績好的時候一個星期可賺120美元(約新台幣3720元),直到某天,蘇終於受不了決定逃離這樣的生活。

北韓到中國再到寮國  脫北者無止境的逃亡

她邊說,眼淚止不住地落下,「我也是個人,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我想成為我的女兒的好媽媽、強壯的媽媽。」她決定逃離現在的生活,與兩名姓金的女脫北者一起從中國逃到寮國、再到泰國,她們兩個想到南韓尋求庇護,而蘇的終極目標是美國。

為了逃亡,蘇忍痛拋下5歲的大女兒,只帶走18個月大的小女兒芝研,她說,因為大女兒已登記在夫家,擁有合法中國身份,而小女兒芝研因為「一胎化」政策沒辦法登記。一想起她和大女兒分別的那天,蘇再度落淚,淚水夾雜強烈的苦楚:「她以為我拋棄她了。」

蘇背著芝研加上兩個夥伴,四人從中國東北逃到中寮邊界,趁著月黑風高跨過國界。對她們來說,到寮國雖然可以鬆一口氣,但還不能掉以輕心,一旦她們被發現還是會被送回中國或北韓。唯有和南韓「Caleb Mission」脫北者援助組織的人碰頭,她們才能安心,「我好害怕,我只能死命地走、拚命地跑。」

在泰國被逮  四人未來茫茫

歷盡千辛萬苦,四人終於到達泰國,她們計畫從泰國出發到南韓和美國。然而,世事無常,她們由於湄公河河水泛濫,四人錯過下船的地點,被泰國警方發現並逮捕,她們瘋狂的傳訊息給援助組織,害怕自己會被遣返回北韓。泰國警方最後將她們拘留在曼谷,蘇向美國申請庇護,美國在曼谷大使館人員表示,申請流程至少要4個月。自從金正恩上任後,美國已經收留74位脫北者。

目前蘇和芝研只能無助的在牢中等待,她說:「我們沒有護照、沒有身份證明文件,什麼都沒有。就因為我們的出生地,我們的生命就要活的如此艱困?」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