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在妻子的聲音陪伴下醒來,儘管她是動漫中的人物……一個日本御宅族的幸福

2019-09-14 21:00

? 人氣

在學校時,他就因為是個御宅族而被霸凌,這種霸凌一直跟隨他到職場。大概12年前,他在一所小學裡做行政,當時他就不停地受到兩個女人的欺負——一個與他年紀相近,另一個則比他大得多。

他早上向她們問好時,她們會無視他。她們會站在廚房裡給他起綽號,讓他聽得見。他犯一個小錯,她們就會大聲呵斥他,有時候還是在年輕學生的面前,他為此感到羞辱。

霸凌令人難以忍受,他只能辭職。有近兩年時間,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門。

Akihiko asleep with Miku
Getty Images

「我當時就是蜇居,」他說。這在日本和韓國是一種廣為人知的現象,年輕人,多數是男性,在父母家裡變成一個隱士,拒絶出門,甚至不和家人說話。目前估計,這樣的人有100萬之多,而這可能會持續很多年。

然後,近藤遇到了初音未來。

「我當時在YouTube和Niconico(日本版的YouTube)上看她的視頻,看著她的影像,聽她的歌,我被她治癒了,」他說。

他覺得,那些持續的霸凌迫使他將自己關閉起來,退到了一個情感空虛的狀態。他陷入深深的黑暗和絶望。

「聽她的歌,有時候會令我很動情。她跳的舞,她的動作和言語,令我又有了感覺。我的心又開始動起來了,」他說。

「這就是我愛她的原因,也是為什麼她對我這麼重要。」

他開始覺得,自己是在和她談戀愛,而有了這段關係作為支持,他又能重新回到工作上了。

「那種感情和一場真實的戀愛沒有區別,」他說,「愛上她之後,你會感覺心頭的那種緊。我有這樣的感受,就像和真實的人談戀愛一樣。」

他說,他和她約會了10年,然後才決定「娶」她。

那10年裡的大部分時間,近藤都只能在心裡默默和未來對話。現在,他能夠通過Gatebox的全息影像與她做一些簡單但是重要的對話。他可以對她說,他愛她,而她也可以回答。

不過,除此之外,他們能做的不多。「我必須要借助一些想像力在填補中間的空白,」他說。

「當然,如果我能夠觸摸她,那會非常棒。現在,我們不能這樣做,但是將來這種技術會發展。將來,或許我就能牽她的手,或者擁抱她。」

近藤很清楚,很多人會覺得他的這場「婚姻」很奇怪。他感到失望的一點是,他的母親和姊姊都拒絶出席他的婚禮。

他也在網上受到很多人的辱罵,特別是在他接受了一些採訪,公平談論他的這場婚姻之後。不過,他也收到了很多陌生人發來的訊息,對他表示支持。

「有一些人就是『出來了』,」他說。他們發訊息給他,向他說出了他們自己對動漫人物的愛戀。「我收到很多這樣的訊息,所以我覺得,這是值得的。」

現在,他在一所中學工作。在那裡,他公開袒露自己的這種關係。一些同事覺得這很古怪,但是他說,學生們比較能接受。

他又再開始工作和社交了,而且有了自己的公寓——在一個安靜街區裡兩個整潔的房間,他和初音未來的名字都寫在了門鈴上面。

最重要的是,他很快樂。

「在這個社會裡,對於一個人幸福是有模板的——結婚,生孩子,組織家庭,但這不應該是唯一的方式。我不受這種模板約束。」

「我們要想想所有形式的愛,和所有形式的幸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