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難民孤兒在戰火中的僅有依靠 彷彿防空壕的阿勒坡地下孤兒院

2016-08-20 15:52

? 人氣

教室牆上擺滿玩偶和模型小火車、地板鋪著色彩繽紛的地毯,小朋友在房間內睡的香甜,位於敘利亞第一大城阿勒坡(Aleppo)的「佼佼者」(Moumayazoun)孤兒院,看起來跟一般社區幼稚園無異。不過這裡孩子除了父母雙亡、更長年飽受戰火侵襲,年紀最小的只有2歲,最大的則是14歲。老師們除了教導孩子讀書寫字,還要鼓勵他們面對不知何日結束的漫長戰爭。這所阿勒坡唯一的孤兒院,是讓難民孤兒們堅強活下去的重要依靠。

負責照顧院內50名孩童的哈拉比(Asmar Halabi)和他的妻子都是戰爭的倖存者,哈拉比的妻子兩年前也因空襲受傷,至今未癒。為躲避空襲,孤兒院位於彷彿防空壕的地下室,院童也經常被深夜的轟炸震醒。哈拉比說,孩子們的適應能力很驚人,「過去他們只要聽到飛機的聲音就會感到害怕,現在他們會跑到房子外頭看著飛機和直升機飛過上空」。

翁蘭.戴克尼許(Omran Daqneesh),敘利亞內戰,一個被炸得滿臉是血、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小男孩(AP)
翁蘭・戴克尼許(Omran Daqneesh),在敘利亞內戰中,一個被炸得滿臉是血、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小男孩。(AP)

年僅5歲的敘利亞男孩翁蘭・戴克尼許(Omran Daqneesh)日前帶著滿臉滿身的塵土與鮮血,茫然呆坐在救護車上的模樣,在網路世界引起廣大迴響。他的父母不久後就被救出,一家人在醫院團聚。然而,「佼佼者」孤兒院的孩子卻沒這麼幸運,他們的父母不是死於戰爭,就是遭受太大的心理創傷,無力照顧自己的孩子。



這些無依無靠的孤兒,有人被自己的親人虐待,或者在隨時可能遭受空襲的街上乞討。12歲的歐瑪爾(Omar)和13歲的穆法達(Mufedah)被志工發現睡公寓門外的樓梯間,身上蓋著一條破爛不堪的抹布。自從父親過世,母親精神崩潰後失蹤,他們就慘遭叔叔虐待,逼迫他們冒著生命危險,上街乞討,甚至禁止進入自己的公寓,只讓他們睡在樓梯間。8歲的雅斯蜜(Yasmeen)父母雙亡,志工發現她在路上乞討,一開始被送到孤兒院時還相當怕黑,如今她已經是班上成績最優秀的學生。

過去從商的哈拉比,一年前成立這家孤兒院,目前只能再收容100名兒童,孤兒卻一直不斷送來院中。哈拉比的團隊共有25人,包含廚師、保全和各科的老師,最特殊的是,院內設有心理諮商師,負責輔導像雅斯蜜這樣,在戰火中心靈受創的孩童。

哈拉比說,被送來的孩子經歷太多波折,剛到孤兒院時,工作人員要花費很大心力輔導他們,但經過幾個月後,大部份孩子都有進步。他說,「我們的目標是保護這些孩子們,教育他們。他們的父母親大多死於戰爭,少數孩子雖然只有爸爸或媽媽過世,另一名家長卻因此產生嚴重心理問題,沒辦法照顧自己的孩子。」

敘利亞北部大城阿勒坡戰火不斷。(美聯社)
敘利亞北部大城阿勒坡戰火不斷。(美聯社)
敘利亞北部大城阿勒坡(Aleppo)飽受戰火蹂躪(AP)
敘利亞北部大城阿勒坡(Aleppo)飽受戰火蹂躪(AP)
敘利亞北部大城阿勒坡(Aleppo)飽受戰火蹂躪(AP)
敘利亞北部大城阿勒坡(Aleppo)飽受戰火蹂躪(AP)

除了教導孩童學習數學、阿拉伯文等基本知識,院方還要想辦法讓孩童走出陰影,教導他們未來要面對的艱困現實。他們在教室擺放小舞台,讓孩子可以透過戲劇表演,撫平心靈創傷。哈拉比說,他們近來也透過戲劇、繞口令和歌曲,告訴小朋友目前阿勒坡的情況。「不過他們可能還是不太懂『圍攻』是什麼意思」。

「佼佼者」孤兒院的營運仰賴慈善機構和個人捐贈,哈拉比團隊去年花了六個月時間重新裝修,打造充滿歡樂氛圍、明亮色彩的宿舍和教室,新的孤兒院有電腦區、美勞區充滿各種擺飾和遊戲。「佼佼者」是阿勒坡的一線生機,但如今俄羅斯戰機也加入戰場,各國對阿勒坡的空襲越來越頻繁,老百姓的平房、市場醫院和學校都面臨炸彈威脅,「佼佼者」的教室也越來越深入地底。哈拉比透露,過去他們偶爾會的著孩子到戶外花園玩耍,如今為確保孩子的安全,他們完全不能在戶外走動。

院方也曾想過帶著孩童前往土耳其避難,但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他們說,阿勒坡是他們的家,孤兒院就是一個大家庭,每天都有越來越多人死於戰爭,產生越來越多的孤兒,離開阿勒坡等於帶走他們最後一線生機。

喜歡這篇文章嗎?

魏嘉瑀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