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民進黨一得一失,小心「得不償失」

2016-08-01 07:10

? 人氣

工鬥抗議,揚言民進黨未來不撤一例一休,不保障七天國定假日,將發動更大規模抗爭。(曾原信攝)

工鬥抗議,揚言民進黨未來不撤一例一休,不保障七天國定假日,將發動更大規模抗爭。(曾原信攝)

立院通過不當黨產條例,處理重大歷史不義,堪稱民進黨一得。而勞動部強推「一例一休」,造成政府人民勞方資方面臨四輸,堪稱民進黨一失。一得一失之間,如果民進黨拿捏不當,不知取捨(雖然林全已決議「七休一」延至十月一日實施,但問題仍然存在),很有可能所失蓋過所得,成為「得不償失」。

立院三讀通過不當黨產條例,民進黨立委集體歡呼「這是台灣人民的勝利」。這確是台灣人民積壓已久、姍姍來遲的勝利。站在人民這邊、完成人民付託的民進黨,當然也應獲得掌聲。為了這一刻,當年黨外陣營及社會公正人士已努力了四十多年,「國庫通黨庫,黨庫通私庫」是我們當年的順口溜。我們看盡了國民黨用黨產(甚至直接由國庫搬出)買票及花錢如流水的選舉歪風,更不用說特務全面出動,法院、政府、警察、媒體全力配合,打壓抹黑妨害無所不至,只為了緊縮黨外當選空間及「作掉」國民黨不喜歡的人。

不當黨產條例通過,任何有良心及社會道義的人都該額手稱慶,視為轉型正義最先也最重要的一步。柯建銘回顧這段艱辛歲月,說:「民進黨為處理不當黨產,由二〇〇二年至今,總共走了十四個年頭,國民黨在立院程序委員會退了三〇六次。現在條例終於通過,這是歷史的時刻,是台灣民主政治落實法治的開始,也是跨時代的里程碑。」

事實上,追討黨產的歲月更久。一九八九年黃煌雄等人的《壟斷與剝削》一書,一九九一年澄社陳師孟、張清溪等人的《解構黨國資本主義》,一九九五年全民追討黨產聯盟成立,發表「奪之於民,還之於民」聲明,都說明了追討黨產運動始終沒有停過。黨產問題會成為民進黨歷次選舉的提款機,也正由於這個問題已獲全民關注及多數認同。

20160730-SMG0045-007-立院通過黨產條例後,民進黨黨團在議場外合影。(柯建銘臉書).jpg
立院通過黨產條例後,民進黨黨團在議場外合影。(柯建銘臉書)

國民黨既興旺又包山包海的黨產不只來自接收日產、黨國贈予、廉價買進國土、強佔國家資產及人民財產、特權特許大發利市,還包括巧立名目,以處理偽產、逆產名義,直接陷害人民,搶奪或沒收人民產業,再轉為附隨黨產(如救國團)。《自由中國》雜誌一九五一年「政府不可誘民入罪」及五五年「關於孫元錦之死」二文,談的即是以蔣經國為首,特務單位的「謀財」「害命」伎倆。

關於前者,當時法令禁止金鈔買賣及地下錢莊,蔣經國等人就找人去借去賣,等到交易完成,再出面告發及承辦。借錢給人的不但判罪,而且贓款沒收,由告發者領百分之三十奬金,承辦單位領百分之三十五獎金,其餘才歸國庫。(我認識的礦業鉅子劉明及曽被迫擔任省府委員的黃姓長輩,也是因為「富可敵國」而被個別誣控「資助匪諜」,將當時數以億計的財產及土地沒收,多數變為黨及個人奬金。)

關於後者,蔣經國等人利用「處置逆產」法律,向大陸遷台企業敲詐,凡大陸淪陷後才遷台或大陸仍有母公司的,亦可依法沒收財產。當時有位孫元錦不甘產業被無故侵吞,拼命抵抗,特務就搬出「通匪」罪名處置他,他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憤而自殺。

很多人都誤以為白色恐怖時期只是「害命」,不知道「謀財」行徑同樣泛濫。國民黨黨產之一直令人髮指,就因許多來路不正,沾滿太多無辜受害者的血涙及性命!

追回不當黨產,是為解決重大歷史不義,也是在還國家及人民一個公道。而勞動部強推「一例一休」(或「七休一」)恰好相反,是在擾民,增加勞資雙方「麻煩」及人民政府資方勞方「四輸」。他們將已適用三十年的雙週彈性工時取消,自以為「一例一休」是讓勞資雙方各退一步的最佳仲裁,卻不顧彈性(強迫第七天不准上班)、不待各業調適,堅持在八月一日實施,搞得天下大亂(例如運輸業必須假日大減班、節日不加班,與政府重大節日疏運旅客的目標倒反)。而且「七休一」造成的人力缺口,勞動部還說「人力不足,就要補人力」。

勞動部以為台灣各行各業都很賺錢,可以増聘「備用勞力」,專門週末(或第七日)上班嗎?這是什麼制度?什麼邏輯思維?商總賴正鎰說,遊覽車公會、汽車客運、殯葬業等都表示無法負擔禁止七天上班的額外勞動成本;八天旅行團的導遊(採訪記者、醫療人員也一樣)不可能在第七天換手;餐飲業也是暑假最旺(其他各行各業也有不同旺季),通常都把假期集中到淡季再休,「請政府去了解一下,餐飲業現在找人容不容易?」「找臨時工、工讀生都有困難,何況時機也不好。政府這樣做,馬上就有很多小生意要歇業!」

我們經常聚餐的老友,有曾數十年擔任主任及教授的大醫師,有曾長期擔任大報社長的,有進出口公司的大老闆。當我們在近幾次聚餐,談到勞動部的「一例一休」新制,大家不約而同的共同反應都是不以為然,認為該一政策對民進黨無益有損,甚至可能「得不償失」。

20160721抗議勞基法修法一例一休,工運、工鬥團體21日在立法院外抗議,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露出無奈表情。(曾原信攝)
抗議勞基法修法一例一休,工運、工鬥團體21日在立法院外抗議,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露出無奈表情。(曾原信攝)

如何解脫「得不償失」的困境?我的老友楊庸一的《讓人看不懂的一例一休爭議》一文頗值參考。他指出:「在一個變動快速的時代,除了基本原則應堅守外,制度的彈性愈大,愈能有效適應各種狀況。不同的行業別,有其不同的結構性需要。企圖用單一制度強行套用,本就不可行。除國營企業和少數非製造業大公司外,大概也很難落實。客運司機的反彈,只是開始。更多服務業人員、醫療人員等的連鎖反彈,也可預期。」

「一個不適合大多數勞工真實現況的制度變動,有什麼意義?政府要做的是,訂立絕對標準,即每日、每週正常的工時上限(8/40)。上限以上,即算加班。然後,再訂立加班的時薪計算方式和最高時數上限,就足夠了。最重要的是,要能嚴格落實,加班費也應確實照發。頂多只要規定週六、週日的上班,以加班方式計算就可以了。多一點彈性,讓為生活掙扎、希望賺多一點錢的人,能增加選擇的機會,才是應思考的方向。」

「其實,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所謂責任制、外包制、輪班制、兼職和兼職時薪制等缺乏規範而造成的變相壓榨。從高科技人員、醫療人員,到基層服務從業人員及勞工,他們的過勞狀況已遠超過國企勞工,卻一直未被正視,在此次爭議中,亦未被嚴肅看待。漫天要價、就地還錢的遊戲,只有部份高級勞工有資格玩。」

我的老友都是台灣民主運動的長期支持者及民主政治關心者,對於不當黨產條例通過,大家都同受鼓舞,對於勞動部的「一例一休」新制,大家亦同覺僵化。蔡英文日前接見工總理監事時強調:「政府會改善投資環境,做好輔導措施。另一方面,政府也有責任,把台灣勞工從低薪和過勞的邊緣拉回來,不論是休假的保障、工時的限制、加班費的提供,都會嚴格執行。」民進黨政府的立意非常良善,但尊重勞工有選擇加班和彈性調假的自由(基於增加收入的不得已選擇),不是比僵化的「七休一」更適合多元時代勞工,更不會把他們一體當成早年加工生產線上的女工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