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實驗高中設都會區有「標籤化」問題?施正鋒:由弱勢者自己感覺

2019-06-20 08:20

? 人氣

東華大學原住民族學院院長施正鋒指出,為讓原住民族能有專責學校文化傳承,原民會應在教育政策制定上,更勇於承擔責任,否則學校永遠以聘不到族語師資為由,拒絕開設原住民族語課程。(資料照,蔡親傑攝)

東華大學原住民族學院院長施正鋒指出,為讓原住民族能有專責學校文化傳承,原民會應在教育政策制定上,更勇於承擔責任,否則學校永遠以聘不到族語師資為由,拒絕開設原住民族語課程。(資料照,蔡親傑攝)

《原住民族教育法》上月底完成修法,未來將原民會將據此訂定《原住民族學校法》,規劃是否設置原住民族大學;不過,桃園市原住民實驗高中推動停擺,也凸顯原住民族學校推動困難重重的問題。東華大學原住民族學院院長施正鋒表示,根據他們經驗,原住民學生如果在求學過程被打散到一般學校,最後往往淪為可有可無或是多元文化的「點綴」;他建議,為讓原住民族能有專責學校文化傳承,原民會應在原住民族教育政策制定上,更勇於承擔責任,否則一般學校永遠以聘不到族語師資為由,拒絕開設原住民族語課程。

施正鋒說,桃園原住民實驗高中遭到當地民代以就讀學生,恐遭「標籤化」為由反對申設,類似情況,有點像社會住宅的「鄰避效應」。他以目前向中視承租南港攝影棚的原住民電視台為例,當地近年開發為高級住宅區,居民對原民台舉辦活動邀原住民族人參加,常向政府機關抱怨,原住民訪客出入社區,「影響生活品質」。

居民反對原住民實驗高中 似社會住宅「鄰避效應」

施正鋒表示,原住民族學校是否有標籤化問題,應該由弱勢者自身感覺為判準依據,而非由其他人代為判斷,事實上,即便是教育部,在討論是否應該設置從小學到高中的「原住民實驗學校」,都會有官員以「標籤化」為由反對。

「以我們自己經驗,很多在原住民鄉鎮就讀小學、國中成績還不錯的學生,後來就讀都會區龍頭高中,都面臨適應問題,原住民學生讀大學也是一樣。」施正鋒表示,原住民學生如果在求學過程被打散到一般學校,最後,往往淪為可有可無或是多元文化的「點綴」。

Ciopihay階級必須接受最嚴格的訓練,背負最繁重的部落事務。(圖/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
一般台北、桃園中小學,常以「缺乏師資」為由,讓原住民學生只能改學閩南話或客家話,這讓原住民族語傳承出現危機。(資料照,取自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

缺乏部落學校 原住民族語難傳承

以族語教學為例,施正鋒說,由於原住民家庭有很多離開部落到都會區工作,原住民家庭子女,除非是回部落學校就讀,或像紐西蘭一樣,每周六邀請部落耆老到學校開設族語課程,否則,原住民學生就讀一般中小學,台北、桃園地區的學校,常常會以「缺乏師資」為由,讓原住民學生只能改學閩南話或客家話。

在此同時,施正鋒卻常聽到東華大學原住民族語言中心訓練學生抱怨,取得族語教師資格後「沒有前途」,整個族語教學的制度,又回到了「先有蛋?還是先有雞?」的爭辯。

施正鋒指出,《原教法》儘管明定原住民族教育經費,不得低於整體教育經費的1.9%,教育部針對原住民教育政策,也有成立一個任務型的委員會,但這個任務型委員會,都是以盡量不要開會為原則,每每在討論原教議題時,教育部官員就會說,「我們又不懂原住民教育」;相對之下,原民會雖然有成立「教育文化處」,但該處行政人員也不懂教育行政,在《教育經費編列與管理法》明定全國教育經費,不得低於前3年度決算歲入的23%情況下,教育部也掌握了原住民族教育預算的分配大權。

「各級學校原住民語教師 遠低於法定比率」

施正鋒表示,《原教法》規定,原住民重點學校聘任具原住民族身分之教師比率,應不得低於學校教師員額1/3,或不得低於原住民學生占該校學生數之比率,但目前各級學校「專人專任」的原住民族語教師比率,卻遠遠低於法定比率。

以目前各大學開設的「原住民專班」為例,各大學一開始推動時,都會以原住民教師難尋為由,先找人類學、語言學系的漢人學者授課,「但漢人學者占了缺,心不見得用在這邊,未必想做原住民族相關研究」,以目前學界「學長帶學弟妹」的潛規則下,各級學校專任教師的職缺,早就已經被卡死,加上現在「少子化」,教育部對於大學專任教師職缺採「遇缺不補」政策,原住民教師要取得專任缺難上加難。

施正鋒指出,同樣是少數族群,客家族群因為客委會有補助3個客家學院,客家族語學者較有機會取得專任缺,相對之下,目前各大學原民專班,幾乎都是兼任缺,教育部對專班的兼任講師,僅按照人頭一個人補助10萬元或20萬元。

20190501-教育部長潘文忠1日出席立法院教育委員會。(蔡親傑攝)
施正鋒批評,「教育部原教經費,沒有用在刀口上。」圖前為教育部長潘文忠。(資料照,蔡親傑攝)

「教育部原教經費 沒有用在刀口上」

施正鋒說明,教育部在執行每年1.9%原教經費過程,有一個缺點,為了消化法定預算,往往把補助用在跟原住民沒有直接相關的補助,教育部的官僚因都是師範體系出身,在審查相關補助經費時,多半會找師範體系的外部委員審查,原住民學者被教育部找去,通常是審查特殊教育預算,被當作多元文化門面,結果就是導致原教經費,沒有用在刀口上。

「原住民族也有教育博士,原民會的教育文化處不能只是辦辦活動,提供任務型補助,應該多花一點心思到原住民族教育。」施正鋒表示,今天部落學校等原住民族教育興辦成效不彰,原民會要付一半的責任,不能老是把原教業務丟給教育部處理。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