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國對窮國、北方對南方》新一屆歐洲議會首要任務:討論錢要怎麼分?

2019-05-27 12:00

? 人氣

金錢在歐洲議會選戰中扮演次要角色。然而,新屆議會將不得不很快討論歐盟2021-2027年新財政預算框架問題。(DW)

金錢在歐洲議會選戰中扮演次要角色。然而,新屆議會將不得不很快討論歐盟2021-2027年新財政預算框架問題。(DW)

歐盟預算事務委員厄廷格的相關預算草案早已擺在桌上。然而,歐洲議會選舉前表決通過的設想未能實現。淨出資國和淨得款國之間的立場差距過大。粗分一下,淨出資國多在歐盟的北部和西部;經濟上相對弱些、需扶持一把的國家多位於東部和南部。

北方對南方?

因此,人們常會談論歐盟內部的「北南衝突」,或稱歐盟實際分成「西部富國」和「東部窮國」兩大部分。智庫「歐洲政策研究中心」(CEPS)歐盟問題專家埃馬努埃利德(Janis Emmanouilidis)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指出,這種看法雖有道理,但有時也失於簡單化。他認為,選舉之後,將爆發預算爭議,並呈現出大致的分界線,正如預算委員厄廷格(Günther Oettinger)去年在介紹其預算方案時已預感到的那樣:「若干國家會說,總額過高;另一些國家將激烈抵抗對農業預算的任何縮減。」

厄廷格必須為邊境保護和防務撥出更多資金。與此同時,隨著英國極可能在2021年退出歐盟,將少掉一個淨出資國,從而留下一年100億歐元的收入缺口。厄廷格意欲經由節省手段彌補其中的一半,而另一半則通過剩餘的淨出資國,即德、法、荷、義、瑞、芬、丹、奧、比、愛,填補。荷蘭總理呂特堅決反對提高成員費。奧地利總理庫爾茨附和。兩人都需顧及國內煽動反歐盟情緒的民粹主義政黨。

富國對窮國?

戰壕的另一側則是波蘭、匈牙利或希臘等淨得款國。它們反對縮減,要求得到更多資金、要求富國表現出更多的團結精神。而這反過來又激怒了荷蘭總理呂特。在世界金融危機期間,歐盟曾向希臘、賽普勒斯、愛爾蘭、葡萄牙和西班牙提供了巨額貸款,予以支持。呂特要求,未來,這樣的風險行為必須與嚴格的條件相掛鉤。這位總理一再指出,現在,不只是荷蘭拒絕再收購和拯救持有國債壞帳的銀行:「在私營投資人不再有運氣的時候,讓他國納稅人買單,這不公平。」

現任義大利民粹主義政府走一條完全不同的路線。該國財政赤字上揚、債務增加。尤其是「五星運動」認為,義大利每年向布魯塞爾歐盟金庫淨支付20億歐元,實在過多,其他成員國該以這種或那種方式接手或融資義大利的國債。鑑於在義大利,就像在其它若干成員國那裡一樣,「我的國家優先……」成為主旨,要在資金分配和團結許諾的融資問題上達成妥協,將會相當困難。

「在中心問題上不再有共識」

歐盟問題專家埃馬努埃利德相信,幾年來,因債務危機和移民危機,歐盟利益平衡能力受重創。他對德國之聲表示,「若稍稍深挖一下,就會看到,一致性常很快搖搖欲墜,在中心問題上不再能取得共識、不再有達成妥協的可能性。」歐洲政策研究中心負責人雷努(Karel Lennoo)認為,在經濟較為弱小的國家,以及其它國家,右翼民粹主義政黨的坐大使情況變得更為復雜。

雷努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在某些情況下,右翼民粹主義人士的吸引力與窮富巨差現象密切相關。我們在義大利看到的就是這種情況。希臘和賽普勒斯亦然,西班牙少一些。毫無疑問,右翼民粹主義分子在南部國家相當成功。」

歐盟內任職時間最長者之一的荷蘭總理呂特得到是不同的觀察結果。他指出,葡萄牙和西班牙在歐盟財政施救後已然恢復,它顯示,涉及歐盟內部的壕溝和差別,問題不在於地理位置,而在於政治立場。

歐盟預算委員厄廷格意欲在即將舉行的有關約1萬億歐元的歐盟未來7年預算的談判中顧及另一項標準。他要求,相關的支付必須與當事國的法治情況和在移民政策上的合作掛起鉤來。波蘭和匈牙利拒絕這一條件。由此,這兩個國家得到的補貼將會減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