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刺殺、被船撞、還被剪斷四肢丟回海裡…除了海洋垃圾,海龜在台灣還會遇到什麼難題?

2019-05-26 13:20

? 人氣

成立於2017年的「海龜點點名」公民社團,曾記錄一隻被命名為「小破洞」的海龜,背甲的左後部分有明顯的缺角,經專家研判很可能是被船隻螺旋槳打到的傷痕。圖為海龜「小破洞」。(島人海洋文化工作室蘇淮提供)

成立於2017年的「海龜點點名」公民社團,曾記錄一隻被命名為「小破洞」的海龜,背甲的左後部分有明顯的缺角,經專家研判很可能是被船隻螺旋槳打到的傷痕。圖為海龜「小破洞」。(島人海洋文化工作室蘇淮提供)

在珊瑚礁密布的海域,和看似笨重、實則動作敏捷的海龜一同在海裡悠遊,可說是每個潛水客最嚮往的浪漫之一,然而這些吸人眼球的海龜,不僅長期飽受海洋廢棄物污染所害,觀光發展、漁業活動、獵捕或刺殺等行為,都正嚴重威脅海龜的生存處境。

人為獵捕與「海龜刺殺案」兇手難尋

最令人記憶猶新的,莫過於本(5)月初,有民眾在小琉球美人洞海面上發現一隻龜殼破裂、奄奄一息的綠蠵龜,與一支藍色魚叉,立刻通報救援;日前海保署已公開確認該海龜「遭不規則銳器穿刺肝、肺臟致死」,不過並無證據顯示與海龜一起被發現的魚叉就是兇器,刺死海龜的行為人亦正由保七總隊調查中。

綠蠵龜是台灣公告之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依照《野生動物保育法》規定,違法捕殺可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台幣20萬到100萬元罰金;追趕、騎乘等構成騷擾事實的行為,也屬違法範圍。事與願違的是,類似的死傷案件往往只見動物屍體、難以查獲兇手。

20190514 upload-羿雯專題-蘭嶼小海龜下海。(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程一駿研究室提供)*僅限本專題報導,不可重複使用或作其他用途
經過多年宣導,台灣現在已經少有人吃龜,大大減低為食用狩獵的可能性。示意圖。(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程一駿研究室提供)

海洋保育署海洋生物保育組專門委員柯勇全表示,過去對於有利可圖的盜獵式捕殺,例如鯨豚肉,可以透過追蹤販賣者與食用者去破解其利用野生動物獲利的結構,有明確的偵查程序可循,但上述的海龜刺殺案,更像是孤狼式的犯案,蒐證與偵查有較高難度,需仰賴民眾之間彼此留意可疑人士、公私協力。所幸經過多年宣導,台灣現在已經少有人吃龜,大大減低為食用狩獵的可能性。

在澎湖望安不只龜卵被挖來玩,還有中國近海獵捕的威脅

全世界7種海龜中,有5種會在台灣海域,分別是綠蠵龜、赤蠵龜、玳瑁、欖蠵龜與革龜,其中只有綠蠵龜會上岸產卵,且必定在原出生地。每年7、8月是綠蠵龜的產卵季節,地點集中在澎湖望安、蘭嶼和小琉球的沙灘上。1992年起,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程一駿陸續在3座島嶼上對產卵母龜進行生態調查,多年的研究中,他發現不同島嶼周圍的海龜正面對各自的難題。

程一駿指出,在澎湖望安,早期地方存在挖龜卵玩樂的陋習,甚至在劃設保護區、保育工作開始後仍有所聞,導致望安海域新加入的海龜族群數量不斷下滑,會在島上產卵的母龜,更從1997年的19隻降至2015年只剩2隻;經追蹤發現,海龜進入中國漁場後發報器信號會中斷,推測是受中國漁民捕殺所致,族群數量復原的機率極低。

澎湖縣政府農漁局野放15隻傷癒海龜回歸大海懷抱。(圖/澎湖縣政府提供)
澎湖縣政府農漁局野放15隻傷癒海龜回歸大海懷抱。(資料照,澎湖縣政府提供)

「漁民誤捕後不願剪破漁網,就剪斷海龜四肢再丟回海裡…」

除此之外,在台灣周遭海域,海龜面臨的生存威脅主要源於漁業混獲。根據海保署4月中發布的〈2019第一季鯨豚、海龜擱淺報告〉,今年1到3月108個海龜通報案例中,扣除58隻死因不明者,就有19隻海龜遭漁業誤捕。

原則上,若漁民不小心捕獲海龜,依法必須釋放回海裡,有受傷則按照程序通報海巡救援。然而實際情況並不總是那麼理想,「有時候會看到一些四肢被剪斷的海龜,但在海上很難找到是誰做的。」柯勇全提到,如果漁網纏繞得很緊,有些漁民不願意剪破漁網、就會剪斷海龜的四肢再丟回海裡,更添失血過多或感染的風險。

「巡護七號」船執行「碧海191號」時,於20日發現遭網纏繞的海龜。(海巡署海洋巡防總局提供)
在台灣周遭海域,海龜面臨的生存威脅主要源於漁業混獲,遭漁網纏繞。(資料照,海巡署海洋巡防總局提供)

小琉球不少海龜「被船害死」!

小琉球則發生不少海龜遭船隻撞擊死亡、或者背甲被螺旋槳打破受傷。成立於2017年的「海龜點點名」公民社團,曾記錄一隻被命名為「小破洞」的海龜,背甲的左後部分有明顯的缺角,經專家研判很可能是被船隻螺旋槳打到的傷痕。程一駿表示,其實海龜被船槳打到的存活率很低,因為龜殼底下是肺部,再往下是其他臟器,如果傷到內部器官,就很難復元。

對於這樣的現象,小琉球的業者也憂心忡忡。島人海洋文化工作室蘇淮說,熱門景點花瓶岩附近海龜數量密集,但旁邊就是白沙港,十分靠近航道,「那邊我們記錄到的海龜,背甲有受傷的機率是比較高的。」

20190514 upload-羿雯專題-小海龜。(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程一駿研究室提供)*僅限本專題報導,不可重複使用或作其他用途
海龜被船槳打到的存活率很低,因為龜殼底下是肺部,再往下是其他臟器,如果傷到內部器官,就很難復元。示意圖。(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程一駿研究室提供)

蘇淮認為,原因在於小琉球遊客數量越來愈多,尤其假日或連假,交通船為了載到所有遊客,會不斷增加班次、且速度越飆越快,很容易就會傷害到在淺海覓食的海龜。「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有一些管制措施。」他建議,「像是限制船進出港的速度。」

對此,柯勇全回應,事實上有部分船隻已經自主在螺旋槳外裝上保護罩,但因涉及私有財產,政府部門只可宣導、不能強制業者加裝;他還透露,上個月海保署與航港局已展開初步對談,討論船隻進出港限速的可行性,但有關怎麼降速、什麼時候實施,還沒有具體內容,需找更多專家學者、業者一起研議。

海龜在蘭嶼產卵還要面臨「光害」問題

蘭嶼是3座島嶼中,最多綠蠵龜上岸產卵的地方,據程一駿所述,蘭嶼的產卵母龜數量變化大,最近5到10年,每年都有10隻以上的母龜上岸產卵,2016年甚至達到24隻最高峰。然而蘭嶼並未劃設保護區,海龜受到光害、遊客干擾極大,多半聚集在達悟族人墳場附近較黑暗、罕有人煙的小八代灣沙灘產卵。

程一駿說明,蘭嶼的路燈沒有燈罩,又是LED燈、所以很亮,光會發散照到沙灘上,母龜認為光是干擾,不利於產卵,因而嚇跑;小海龜卻以為有光的地方是海,很開心跑到路燈處,被車輾過死亡或是迷失回家的方向。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人員形容,過去有段時間八代灣路燈壞了,吸引部分海龜前去產卵,「後來路燈修好後,沙灘跟足球場一樣亮,母龜又通通回到小八代灣。」

20190514 upload-羿雯專題-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暑假志工工作現場。(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程一駿研究室提供)*僅限本專題報導,不可重複使用或作其他用途
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暑假志工工作現場。(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程一駿研究室提供)

談到2016年研究團隊碰上24隻母龜上岸產卵,實在太過密集,程一駿說:「100公尺的海灘擠了6 隻母海龜的蛋,隔天又一批母龜上岸,把前一批產的卵通通挖出、掃到地上,再產下自己的,學生覺得沒辦法,只好趕快把蛋搬到其他沙灘。」為解決光害干擾,海洋生態暨保育研究室多次向地方建議加裝燈罩、或者更換部分路燈等方案,但都窒礙難行。

有鑒於國際上已有不少單位嘗試研究如何創造對生物友善的夜間照明,程一駿如今正與一間科技公司接洽,希望用產學合作的方式,開發屬於台灣的生態友善燈具,「他們幫我們設計出一款高度、角度、燈光強度、波長、有無燈罩都可以調整的燈具。我們打算在蘭嶼的沙灘上做實驗,看用什麼樣的光,最有利於海龜下蛋。」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羿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