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雄觀點:無知的堅持是最廉價的施政

2019-03-08 06:40

? 人氣

行政院長蘇貞昌以核廢料無法處理,堅持廢核。(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以核廢料無法處理,堅持廢核。(顏麟宇攝)

以核養綠公投通過以後,行政院蘇貞昌院長以核廢料無法處理為由,堅守2025廢核時程,重重打臉了民進黨長期以來,追求的人民作主,民主公投的普世價值。

核能是一門嚴謹的科學,最怕的是主政者以無知的自大與粗暴的政治算計來誤導民眾。

首先,讓我們定義核廢料是什麼。一般來說,核廢料有三類:低階廢料 (LLW),中階廢料 (ILW)和高階廢料 (HLW)。

其中,低階廢料約佔核電廠產生的廢物的90%。這些包括被放射性物質污染或暴露於中子輻射的廢金屬,衣服,紙張和塑料。

這些廢料被送往特殊地點進行處理,這些地點是專門建造的,其處置設施對LLW的放射性有嚴格的限制。傳統上,LLW會先在金屬容器內灌漿(用水泥固定)儲存在儲存庫中。但基本上與正常的城市廢物處置場所沒有什麼太大不同。

中階廢料約佔核電廠產生的廢物的9%,如核反應爐堆芯中的石墨。在處理包裝ILW用於儲存之前,可以使用包括超級壓縮,切割和乾燥的技術。基本上,ILW的處置設施和處置場所與LLW也並無不同。

總而言之,LLW和ILW都可以用非常直接,簡單的方式處理,並不會造成環境的污染,對人類健康或土地構成不可管控的風險。

20190304-民進黨立委莊瑞雄4日於立院經濟委員會質詢時舉「核廢料無法處理」標語。(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莊瑞雄於立院經濟委員會質詢時舉「核廢料無法處理」標語。(顏麟宇攝)

所以討論核廢料,高階廢料才是最主要的問題。儘管HLW只佔所有核廢料的約1%,但它卻佔了99%的放射性總含量。

核能發電過程中,產生的高階廢料數量極少。全世界所有的核電廠約提供地球上15%的總電力,但每年只生產大約35,000立方米的HLW。

與其他工業的有毒廢物不同,HLW的放射性會隨著時間遞減,HLW的放射性約40年後會降低到卸載時的大約千分之一。相較之下,其他工業的有毒廢物 (例如重金屬,鎘和汞)則會無限期地被保存。

對高階廢料的安全處理,環境保護,與處置技術,所有的科學家大抵都達成了國際共識。國際公約制定了嚴格的法規限制輻射允許的劑量,完善的工業技術也足以處理這類的高階廢料,不會對人類健康或環境構成立即的危害。

很多人以為核廢料,必須永久存放又無解,其實這是非常落伍的觀念。

現在最尖端的技術已經可以將高階廢料提煉再使用,而且提煉出來的燃料也已經在世界各地使用,包括美國,英國,法國,俄國、印度、與日本。老共新一代的核電廠,也是如此。

只有台灣以井觀天,民粹治國。真難想像台灣教育這麼普及,竟然無法就一個重要的公共議題理智地探討。

20181215-風數據/核一除役專題。核廢料乾貯設施模型。-1(廖羿雯攝)
核廢料乾貯設施模型。(廖羿雯攝)

本土化民粹政治以後的台灣,國家大鳴大放,卻逐步走向一個不重專業,弱智理盲的社會。

言粗氣大的酸民充斥網路,自甘作賤的媒體扭曲操作,乃至價值模糊,是非混淆。一談到核能,便只會説「那核廢料放你家啊」。

這些酸民與政客,可能連核廢料的定義都搞不清楚,連看懂一篇國際期刊的能力都沒有,卻以宮笑角,自鳴得意。台灣,就是這樣被搞垮的。

當初以林義雄為首,主張廢核的這些人,沒有一個有受過嚴謹的科學訓練,沒有一個是懂得專業的能源專家。這些人一輩子從事政治活動,沒有專業的技術,沒有特殊的技能,一旦離開政治,便毫無謀生能力。

然而就靠著幾次的絕食抗議,台灣就讓這些人決定了我們的能源政策?到底還有什麼能夠比這個更荒謬,更民粹,更愚蠢呢?

一個公共政策,必須有足夠的事實,專業,經驗,判斷,才能夠在國家安全,經濟發展,環境保護,公共衛生的全盤考量下,做出一個最理性的抉擇。

無知的堅持,往往是最廉價的施政。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