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有錢就會任性!3百年歷史酒莊「改叫兔子、羚羊」,法國人一看商標全怒了...

2019-03-03 06:00

? 人氣

中資入主導致波爾多酒莊陸續改名,法律雖未禁止,但毫無歷史意義的新名字引發越來越多在地人抗議。(圖/Pxhere)

中資入主導致波爾多酒莊陸續改名,法律雖未禁止,但毫無歷史意義的新名字引發越來越多在地人抗議。(圖/Pxhere)

法國作家索勒2月批評波爾多地區一些酒莊被改成「藏羚羊」、「御兔」等與當地背景無關的名稱。媒體報導,這些酒莊被中國業者收購,產品銷往亞洲,法律並未限制更名。

圖片來源Angus McNeice波爾多酒莊
在中國,首富馬雲、巨星趙薇等人直接前進法國收購酒莊,可見波爾多紅酒連空瓶都有人願意收購,狂熱其來有自(圖片來源:Angus McNeice推特)

費加洛報(Le Figaro)報導,在波爾多地區,聖彼得鐘樓酒莊(Chateau Tour Saint-Pierre)近年改稱金兔酒莊(Chateau Lapin d’Or);貝萊爾園酒莊(Chateau Clos Bel-Air)改稱金羚羊酒莊(Chateau Grande Antilope);瑟尼拉克酒莊(Chateau Senilhac)改名為藏羚羊酒莊(Chateau Antilope tibetaine)。

看更多:》他對葡萄酒的熱愛與品味 讓法國人破例出售頂級地

地方媒體「西南報」(Sud Ouest)曾刊登一張照片,原為拉爾托酒莊(Chateau Larteau,編按:Larteau法文意為「藝術之源」)的葡萄園邊立有一塊牌子,寫著御兔酒莊(Chateau Lapin Imperial)。

中資併購後改稱「金兔」的酒莊,全無章法的新名字嚴重違背傳統,在波爾多當地引發眾怒(圖片來源:金兔酒莊)
中資併購後改稱「金兔」的酒莊,全無章法的新名字在波爾多當地引發眾怒(圖片來源:金兔酒莊)

費加洛報提到,這些葡萄園於2016年、2017年被收購,在貿易企業登記處資料上屬於中國企業家Chi Tong。

出身西南部吉倫特省(Gironde)的作家索勒(Philippe Sollers)2月初在推特(Twitter)致公開信給波爾多市長居貝(Alain Juppe)表示:「我並不特別想瞭解這些動物的生態,在我的波爾多童年裡,從沒遇過什麼御兔或藏羚羊。難道沒辦法把這酒重新歸屬於數世紀以來固有的合理源頭嗎?」

根據報導,居貝正好於今天起離開波爾多,即將轉往憲法委員會任職,應無法介入酒莊命名一事,但這件事在當地酒窖和葡萄農之間已引起討論。

「葡萄酒,紅色與中國」(Le Vin, le Rouge, la Chine,暫譯)一書作者李默爾(Laurence Lemaire)表示,大家都很憤怒,但法律沒有禁止,酒莊主人想怎麼命名就怎麼命名。

她說,在中國,飯桌上有一瓶波爾多紅酒,是很有面子的事,這證明作東的人有錢也有品味,即使蘭多克地區(Languedoc)或安茹地區(Anjou)的酒更適合搭配中式菜餚,人們卻不知道這些產地。

看更多:中國人不要酒的歷史,他們要保證獲利

根據報導,名為「御兔」的葡萄酒並不出現在法國餐廳或超市,而是專門送往亞洲市場,自2000年代末起,中國投資人就採取這種策略,現在的投資人通常也有自己的中國銷售網。

報導提到,波爾多的名聲和聽起來有法國味的酒名對銷量有利,2017年,68%出口到中國的法國酒產自波爾多。

看更多:成為紅酒的新興市場:《饑渴的巨龍》

酒莊對於更改名稱的理由多不願置評,但報導引述波爾多葡萄酒產業委員會在中國的代表朱利安(Thomas Jullien)的說法表示,這或許與市場演變有關,有些人從葡萄酒的初期愛好者變成比較懂酒的人,成了新一批消費者,他們可能有不同期待,不想在法國特產的名稱裡彎彎繞繞,酒莊改成與中國民俗或文化有關的新名,能讓他們更易理解。

看更多:錢少賺、酒少喝……中國經濟成長趨緩 殃及法國葡萄酒、烈酒外銷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