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把專科升成學院、再改成大學,就叫「重視技職教育」?嚴長壽痛心揭台灣教育害慘技職生...

長期關注台灣教育的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對於技職教育的蛻變有深刻的觀察與體悟。20年前,當台灣以廣設高中、大學為教育政策主軸時,嚴長壽已憂心忡忡。他眼睜睜看著台灣技職教育的初衷被扭曲、瓦解,逐步邁向學術化,犧牲掉下一代的年輕人,付出慘痛的代價。

升格糖衣下的教育危機

嚴長壽推動餐飲技職教育不遺餘力。30年前,在他奔走呼籲下,淡水商工有了全國第一個餐飲科,即是名廚江振誠的母校;20年前,他協助創立了全國第一個餐飲專業學府,亦即高雄餐旅管理專科學校(高雄餐旅大學前前身)。

以高餐大為例,嚴長壽當年就反對改制為「學院」,然而終究不敵社會上普遍重學歷、輕技術的傳統價值觀,以致現今高等技職體系膨脹,升格糖衣下的教育危機,無以迴避。

嚴長壽看見危機,餐飲專科升格成學院,甚至又改制成大學,「要升格成大學,至少要擁有三個學院,但是學校的核心是餐飲,投資成本最高,在各學院互相搶資源的情況下,餐飲科系的資源就這樣被瓜分掉了;學校以為增設科系有利招生,最後自己變成自己的敵人,」嚴長壽痛心指出。

再者,大量開放專科升級,加上升等評鑑政策的誤導,一時間創造了短暫的「博士假性需求」,職業學校率先迷信學術及博士,勝過日積月累鍛造出的實做技術。嚴長壽舉例,他曾運用個人資源送種子教師去國外餐旅學校進修,又安排在國內五星級飯店實習兩年,進入學校後竟為了保全教職,而必須埋首寫論文、修博士。

理當講求實做的最高學府,教導實際技能的技職老師,比例正逐年下降,所有職缺幾乎被學術教授所取代。然而,學生不管學什麼科系,最終仍要離開學校到社會就業,這些學術界的老師,如何提供學生真正的技術訓練?「產業的尖端技術,無法普及到學校教育;而證照考試又無法因應產業的實際需求,將來的就業和教育如何銜接?」嚴長壽擔憂的表示。

據統計,台灣餐飲科系學生畢業後進入職場,有超過八成學生轉行,但餐飲業卻是缺工最嚴重的行業之一。顯示學生入學前並不了解這個行業,在校期間又無法模擬出業界實務營運的學習模式,因而造成巨大的學用落差。

高學歷通膨貶值,技職教育重新受到肯定

高學歷通膨貶值的情況下,已有不少學生與家長體認到,並非每一個人都需要大學文憑,重要的是擁有謀生能力與扎實的專業技術。於是,這幾年技職教育重新受到肯定,而教育部今年也核准了10所科大增設五專部,以彌補企業中階技術人力的缺口。

這確實是好的開始,不過嚴長壽強調,大量學生回到技職學校的同時,過去因無知而淘空的技術內涵和設備,如今都已不符合需求;如果師資和設備沒有更新,根本不足以應付科技快速發展之後對技職的需求。

嚴長壽舉台東最具代表性的公東高工為例。該校木工科曾停招多年,這幾年恢復招生,但技職教育面臨時代的關鍵點是,傳統木匠已經不能滿足未來的需求,學生的思惟必須從「匠」提升到「藝」,老師也必須向上提升過去停留在技術的思惟,朝向結合「藝」的階段,培養學生未來的美學能力,產出一代代廚藝達人、工藝達人。

嚴長壽舉例,德國有超過七成的孩子選擇先就業、讀技職,只有約三成的孩子上大學、走學術之路;台灣卻正好相反,用一套標準要求所有人遵循,形成70%的學生陪30%的菁英,完全照後者的方法磨練。

「職業結構應該是『正金字塔』,也就是基礎、中階的技術人力占大部分,做為社會運作的堅實基礎;然而我們的高等教育呈現的卻是頭重腳輕的『倒金字塔』結構,每一個科系都被冠上『管理』的帽子,沒有人願意做『被管理』的工作。」嚴長壽表示,台灣社會需要不同結構與領域的人才。以下是他接受《未來Family》專訪談技職教育的精華:

Q:20年前廣設大學的後遺症,我們付出的代價要怎麼修復?

A:其實與少子化不完全有關,這是國家教育結構的問題,導致學生只有空洞的學歷、沒有扎實的能力。這20年來我一直強調,職業學校不要請來一個老師教個10幾、20年,師資應該跟產業合作,否則我們的宴會合菜永遠停滯在「倒扣鮑魚」的層級。

建議可以用「交換老師」的概念創造產學雙贏。以餐飲科系為例,請頂尖的廚師駐校兩年,同時讓教師也到業界實做。這樣一來,學校老師永遠知道市場上的最新趨勢,對產業的好處是,能提前入校教出將來所需要的人力。如此,就能讓技職學校在技術上保持和市場不脫節,而這些畢業生一進入職場,馬上就能上手,也能安於他的工作。

Q:長期關注台灣的技職教育,你認為技職教育的復興之路應該怎麼走?

A:如果是走回工專時代的路線,沒有希望,那只是解決了水電工短缺問題。如果你今天只會技術,就是個技師,再往學術發展可能是名工程師,而若沒有藝術跟美學的能力,你不可能變成賈伯斯

未來回歸職業學校時,技術、學術、藝術缺一不可。下一個階段的技職教育,如果沒有美學觀念,最後只是變成「齊一」──整齊劃一的me too產品,或其中之一,全世界哪裡工資低往哪裡去。台灣必須創新、有特色,做到唯一、獨一,例如瑞士、丹麥、荷蘭這些小國在做的事情,包括連英國都開始發展文創。

Q:已有高科技企業參與教育工作如IBM,這種趨勢會對技職教育帶來哪些影響?

A:以IBM為例,企業已有新思惟,體認到公司基礎員工並非全要頂尖大學畢業不可。公司情願招募扎扎實實、本來就自認是專業導向的人,安於這份工作。因而IBM也創了一個新名詞new collar(新領),介於藍領和白領之間的群體。

這也是非常好的機會,不全然只對學校,這種力量也應該回歸產業面,是一種產業自覺運動,要讓不同領域的人持續精進,然後形成一股穩定的力量。所以我認為,產業也必須趁這次機會,積極與學校技職教育密切配合,否則技職教育不進步,會是企業的包袱,因為要重新訓練新人。不過,要慎選產業,必須與台灣未來大的發展方向有關。

教育的五個新觀念

面對全球教育大改變及快速的科技浪潮,嚴長壽分析歸納,台灣的教育必須注入五個新觀念:

1.用「獨一」、「唯一」取代「齊一」、「其一」,試著引導出每個人的特色。

2.「雙語」甚至「三語」(國語、英語、程式語言),是掌握與世界連接的溝通工具。

3.「技術、學術、藝術」三術缺一不可,始可創造最大價值。

4.「做事」、「做人」、「生活」的能力三者兼具,成為生命豐富而具有自信的公民。

5.走出科技與機器人的威脅,強化4C能力:合作(cooperation)、溝通(communication)、思辨(critical thinking)、創意(creativity)。

文/陳宛妤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未來Family 6 月號(原標題:嚴長壽談技職教育:技術、學術、藝術缺一不可)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