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進步價值在台灣,只值得30萬人支持?

2016年01月23日 08:10 風傳媒
綠黨社民黨聯盟在大選過程中,獲得最多文化界人士支持,但結果不如預期。(曾原信攝)

綠黨社民黨聯盟在大選過程中,獲得最多文化界人士支持,但結果不如預期。(曾原信攝)

大概沒人會否認,2016大選,綠黨社民黨聯盟標示著最鮮明的進步旗幟,從同志平權到廢死主張,最後綠社盟只拿下2.52%得票率,換成公民數只有30萬8千人,難道,進步價值在台灣,只值得30萬人的支持?

對於這樣的選票成績,社民黨黨主席范雲負責辭職,多數的綠社盟成員想必是失落的,相對於台灣這兩年來的膨脹進步想像,和選舉結果的冰冷事實相比,巨大的落差反映的是綠社盟的錯誤期待?台灣畢竟沒有那麼進步?

平常心選出女性總統,也是進步

當然,單以綠社盟的得票來衡量台灣的進步與否,並不準確,單單台灣選出一位女性總統這一件事,就讓性別平權價值,在世界上進了一步,在台灣或華人地區則是進了一大步,這是台灣對全球民主再一項貢獻;更進步的一點是,在大選過程中,只有少數的歧視女性言論,性別甚至不是選戰爭議焦點,女性打破最高玻璃屋頂的事實,對許多國家而言仍然是奢侈,台灣人卻能夠如此平常心視之,這就是一種進步。

「廢死」主張並未拉下時代力量3大將

而和綠社盟系出同源的時代力量,不但拿下6.1%得票率、74萬選票,事實上,在選戰最後關頭,時代力量三位大將黃國昌、林昶佐、洪慈庸3 位聲勢鵲起,他們的對手竟然拿出「廢死」來攻擊,即使台灣號稱有近9成的人反對廢死,但此一攻擊並不曾稍挫這3位候選人的勝選氣勢。這個事實對台灣的政治人物證明一件事:對於那些進步價值,你可以再勇敢一些,即使候選人支持的是不受歡迎的進步價值,仍然有機會贏得過半選票。

尋找那1成不聽藍綠號令的自主選民

換句話說,進步並非完全由綠社盟壟斷,那麼,綠社盟存在的的價值何在?

當同志平權、廢死等議題仍未受多數選民支持甚至是敵視時,別說大黨妥協,連時代力量也不見得敢旗幟鮮明,然而綠社盟諸將卻不改顏色。民進黨的首都改革陣線從民調結果,選擇了那些比較不那麼進步的候選人,但最後的結果顯示,至少在4個、向來被視為是保守的選區,有1成的選民不聽兩大黨號令、固執的將選票投給綠社盟的候選人,人數雖少,但這些正是藍綠之外真正的自主選民。綠社盟如果繼續努力,誰說下次不能成長兩倍,到三倍;這些地區的候選人已成左右地方選舉的關鍵力量,未來後未嘗不可能成為德國綠黨般、成為一股左右全國政治的關鍵影響力。

20160117-SMG0034-T01-綠社盟區域立委選戰.jpg
 

最終,進步就是相信人類追求善的可能

已故的法哲學家德沃金認為,在民主社會會中,權利是所謂的王牌,即使是多數民意也不能越雷池一步去侵犯,因此美國最高法院的存在,就是扺擋國會多數民意萬一侵犯人權的最後防線 ;坦白說,這樣的觀點也許必要但稍嫌悲觀,多數民意似乎必然是自私或是暴虐多數;然而,所謂的進步,不只是科學的、社會、制度的進步,最終,進步這件事落實到每個個人身上,就是相信人人都美善的可能,就是相信溝通是有可能的。這樣的進步在每次民主國家的選舉中都出現,從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到愛爾蘭以天主教國家公投通過同性平權,都展現了人類進步的可能性。

民主有時是共業,民主有時是自私自利,但民主有時也可以是為了共利、甚至是他人的權利 ,因此,當候選人或政黨敢於主張宣揚不受歡迎的人權價值,豈非代表對選民及民主的信心。台灣值得至少一個進步政黨,綠社盟加油!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個思索的過程,就如漢娜.鄂蘭所說,如果無需寫下來就能夠記住所有思想,她也許就不會寫任何東西,因為寫作背後就是理解的欲望。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