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風評:濫權加馬屁,金管會當然錯了!

硬塞高職生到銀行?金管會濫權了。圖為主委顧立雄。(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硬塞高職生到銀行?金管會濫權了。圖為主委顧立雄。(資料照片,陳明仁攝)

媒體報導指金管會為了護航政府的「青年領航就業計畫」,形同「硬塞」高職生進銀行。消息傳出金管會反應說:只是告知、媒合而已,決定權在銀行,此說法無異承認有此事。鑑於金融業的特殊性質與生態,金管會作法已屬不當干預銀行經營的濫權行為。

根據銀行界的說法,金管會找來各大銀行代表,跟勞動部和教育部一起開會,原因是要「媒合」高中職畢業生進到銀行服務。而且因為是主管單位出面,要求的條件可特別的哩:不僅要以正職錄用,還不能限制錄取門檻、不能做常態性工作、工作地點必須在總行,更喊出起薪至少25K。此作法遭銀行炮轟根本「硬塞」,為了「拍長官馬屁」、幫綠營政策買票不擇手段。

雖然金管會以其只是「告知」,替銀行「媒合」而已,儼然是「客觀中立」、絕未施壓,但這個理由完全不能成立,金管會說出這番話,不是無知就是荒唐的把全民當白痴唬弄。

因為,金融產業是一個高度監理的特許產業,幾乎所有的作為都可被監理,某個角度所言,監理單位就是金融機構的「上帝」─必須時時仰望、更絕對不能得罪。積極面看,監理單位對你好,新的金融商品、新業務開展、新營運點設立等等,監理單位都會支持快速核准;消極面看,監理單位對你差,三天兩頭查帳、金檢,小小錯誤就記點罰款,連分行警衛怎麼擺都可以有意見,銀行不死也半條命。

近年,國內銀行因「得罪上帝」而吞下最慘痛、同時也付出最高昂代價的案例,就是兆豐金紐約分行因洗錢防制缺失被罰57億元一事;當時是說兆豐紐約分行的法遵人員與檢查人員有不同意見。這段話用白話文講,就是白目的法遵竟敢與金檢單位吵架,大大惹怒金來單位,所以才下重手。兆豐當然也趕快換掉白目法遵,國內金融業者則搖頭感嘆,金檢人員說你錯就是錯,就算本來是對的也要立即認錯,跟金檢單位辯駁唱反調甚至吵架,就是死路一條無疑。

這就是金管會根本不能、也不該找銀行開會,「告知」、「媒合」高職生進銀行的關鍵。有那家銀行可以在金管會出面媒合後,仍毫無壓力、無動於衷?金管會不會對自己擁有如此的「威儀」毫無所知吧?更何況,開出那些「要正職、25K、總行工作」的條件後,銀行必然對金管會的積極與熱切、甚至勢在必行感受良多。鑑於金管會是金融機構的監理單位,對其 擁有「如上帝般」的地位,金管會出面如此行事,那句「硬塞高職生給銀行」已非虛言。

再說高職生要找工作,當然不限金融機構,有機會去台塑、台積電、大立光,當然也是非常不錯的;金管會是不是好人作到底,也找來這些公司替高職生「媒合」一番?但金管會只找金融機構,不敢找台積電等製造業,為什麼?原因其實就是金管會是運用其監理單位的身份施壓,當然找金融業而不是不需看金管會臉色的製造業。

銀行是要晉用高職生還是大學生,是喜歡國外的企管碩士,還是愛用國內管理或商學院學生,各家銀行也許各有所好,不同職位需求要用的人也不同。至於用人條件─不論是薪資高低、要求條件(如是否要求金融證照)、工作地點等,各家銀行會有其基本的人資制度,但也同時會依個案而有不同。

但無論如何,面對如此複雜多變的民間勞動市場,政府單位都很難也不該介入干預,不能以任何理由來合理化其干預。因為,只要開了一扇門,就會越來越多隨意干預的案例,最後扭曲整個勞動市場,經濟、產業、企業都會為此付出代價;政府頂多是扮演資訊流通的平台角色。政府部門找來業者開晉用條件,已屬不當行為;作為對業者有絕對管轄監理權的金管會也出面找業者,則更為惡劣。

以現在的官場生態所言,金管會大概不會願意吞下自己作過的事,但希望金管會不要再對此事(晉用高職生)對銀行說三道四;金管會更應對其特殊地位有知覺,行使任何權利都要節制、更有分寸;非其職權、非關金融事務,莫說大剌刺找來開會的「明示」不能作,連拐彎抹角的暗示都不可。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