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陳菊揮揮衣袖走人,大林蒲還遷村嗎?

前高雄市長陳菊北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大林蒲遷村又沈寂了。圖為陳菊拜會民進黨立院黨團。(顏麟宇攝)

前高雄市長陳菊北上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大林蒲遷村又沈寂了。圖為陳菊拜會民進黨立院黨團。(顏麟宇攝)

前高雄市長陳菊上月轉任總統府秘書長後,她在任內信誓旦旦要完成的大林蒲遷村案,也從風風火火推動聲中沉寂下來,村子裏原本彌漫一股道別的氣息,現在大家又開始質疑遷村到底是真是假。昨天居民到高雄市議會陳情,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能否兌現對大林蒲村民的遷村承諾,現在看來誰也不敢說。

位於高雄市小港區的大林蒲,勘稱史上第一個空汙遷村案。這個地方60年來被臨海工業區包圍,承受台灣所有重汙染於一身,過去政府從未正視這裏的環境問題,直到2016年民進黨上台後,因蔡英文總統「五+二產業的新材料循環園區」要用到大林蒲這塊地,陳菊才大動作向時任行政院長林全提議遷村,林全也於2016年11月南下大林蒲,提出多項優惠的遷村承諾。

於是遷村程序熱熱鬧鬧動了起來,去年初完成民調,居民被汙染怕了,加上市府提出「一坪換一坪」的優惠承諾,讓村民覺得有誠意,民調結果近9成村民贊成遷村。拿到這麼高的民意支持度,陳菊在去年8月發出新聞稿,指林全力支持遷村、以及市府提出的所有遷村條件,並正式宣布進入遷村籌備階段。

當時高雄市政府還訂出一個幾乎不可能達到的遷村時程表:2017年完成地上物普查、2018年籌備遷村及新材料循環園區報編、2019年到2020年完成遷村及園區設置,初估遷村經費約600億元。

高雄大林蒲居民,從土地被徵收、承受污染、一步步走到遷村,成為第一個可能因空污而迫遷的村落。(圖/朱淑娟提供)
高雄大林蒲居民,從土地被徵收、承受污染、一步步走到遷村,成為第一個可能因空污而迫遷的村落。(圖/朱淑娟提供)

遷村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緊接著高雄市副市長史哲在去年9月舉行地上物查估說明會,會後火速完成地上物查估。看到市府這麼積極在推進程序,原本不太相信真會遷村的村民,也覺得這次市府應該是玩真的,否則為什麼要浪費時間、金錢做這些事情?

而大林蒲不但舊汙染嚴重,計畫中的新開發也在進行中,包括國道七號、南星計畫等等,當地有居民抗議,在完成遷村前,這些開發案都應暫停,不能再增加大林蒲的汙染。不過政府釋出遷村訊息後,很多原本抗議的人轉而這麼想:「都已經要遷村了,就不要再抗議了吧?」反對力量被削去大半。

不過到去年為止,都是高雄市政府對外說明,中央卻呈現一種很神秘的集體沉默,我曾針對這個議題要訪問經濟部長沈榮津、工業局長呂正華,都以「政策尚未明朗」而被婉拒。而林全除了2016年11月到大林蒲那次以外,直到下台前都未再針對大林蒲遷村有公開表示、或發布新聞稿、中央更沒有任何核定書。

而原本火速的程序,也在去年地上物查估之後緩慢下來,直到去年底又冒出另一個意外訊息,史哲在議會回答議員李順進時說:「不是整個大林蒲120公頃都是一坪換一坪,只有住商建地才有,農地跟其他土地要採取徵收。」

行政院長林全(中)與大林蒲居民座談,居民戴口罩表示當地污染嚴重。(行政院提供)
前行政院長林全曾與大林蒲居民座談,居民戴口罩表示當地污染嚴重。(行政院提供)

行政院應該給大林蒲居民應有的正義

但林全、陳菊跟村民承諾的是:一坪換一坪、而且遷村後村民的生活一定要比遷村前更好才行。而且還說不會讓村民負債、不會採取一般徵收。所以當聽到史哲說農地要徵收時,很多人心都涼了一半,覺得陳菊騙了他們。

又經過一段沉寂,直到上個月沈榮津在立院答詢時回答,因為台糖、交通部、高雄市還在談土地,預計一個月內才能報院,至於報院內容為何就沒有詳說。但可確定的是,民進黨承諾居民2020年要完成的遷村已確定不可能。

大林蒲居民在國家政策下被汙染60年,1960年代以一坪幾百元的價格,徵收大農地,接著失去海洋、失去繁華,被800根煙囪包圍,連呼吸權都被剝奪。政府欠大林蒲人這麼多,本來就有義務要把他們遷到環境較好的地區,而且要給居民合理的方案,至少應做到「不徵收、不讓居民負債」的承諾。

因此經濟部在提出方案報院前,資訊應充分揭露,同時舉行公開會議讓居民表達意見。而大林蒲遷村最後結果如何,正可以檢視民進黨與陳菊的誠信。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