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減量變增量,高屏空污總量計畫白忙一場

-高雄空汙嚴重-空氣汙染-風傳媒攝

-高雄空汙嚴重-空氣汙染-風傳媒攝

2015年6月,為了抑制高雄龐大的工廠空污,環保署與民間合作,跟經濟部角力多年後,總算讓「高屏地區空污總量管制計畫」上路,自此大家以為高雄的工廠空污減量有望。沒想到這個計劃到了民進黨手裏,運作3年後,不但完全無法實質減量,展望未來工廠空污還可能再往上加,當年的努力可惜白忙一場。

環保署已在3月9日預公告修正版的高屏空污總量管制計畫,60天內民間可表達意見,之後將正式公告,讓高屏空污總量管制計畫進入第二期程。而這個計畫之所以無法達到空污「實質減量」目的,主要有以下三個問題。

一、以認可量、而非實際排放量做減量基礎

當初高屏空污總量管制的設計是,納管的業者要從過去七年中,四種污染物(粒狀物、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的實際排放量中各選一年排放量,做為「目標年排放量」。三年內實際排放量要強制減量5%,三年後再訂第二期程減量目標。也就是,期待三年後高屏的空污總量能實質減5%下來。

但想要「實質減量」,就一定要用「實際排放量」來計算,民眾吸的是實質排放的空氣,不是帳面上的數據。很可惜也很可笑,最後卻用「許可排放量」的六到八成做為減量基礎。而許可排放量大約是實際排放量的2倍,所以第一期程減的5%並不是實際排放量,而是帳面上的許可量,不但沒減,還可能增加。

環保團體要求高雄空污要實質減量,不是帳面減量,高屏空污總量的計算方式,也應回歸實際排放量。(圖/朱淑娟提供)
環保團體要求高雄空污要實質減量,不是帳面減量,高屏空污總量的計算方式,也應回歸實際排放量。(圖/朱淑娟提供)

二、移動源減量可以給工廠增量,工廠污染將會增加

高屏空污總量的管制對象是工廠的「固定污染源」,因為即使每一根煙囪都符合標準,但如果總量沒控制,空汙還是不會減下來,唯有劃出一條總量上限,污染才可望控制在那條線上,並逐年持續往下減。

但最後卻同意可以用移動源的汽機車減量,來給工廠增量。當然理論上空氣品質是整體的,不論減工廠、減汽車,都有助於降低整體區域污染。但回想當年為什麼要推動這個計畫?著眼點就是高雄的工業污染太高了,讓高雄有一個產業轉型的機會,從重工業轉型為綠色產業,與高雄市長陳菊的政策相符。不過,一旦容許用汽機車的減量來給工廠增量,預料未來工廠污染只會往上加。

林園反空污護家園協會理事蘇義昌感慨:「十年來我拼命推動高雄空污總量管制計畫,是希望高雄能擺脫高污染的石化產業。沒想到空污法開了許多小門,讓工廠可以用其他方式抵減來擴廠。早知如此,我就不會浪費這麼多心力、金錢,去對抗林園的石化業污染了,我覺得政府這次騙很大。」

高雄空汙總量如果玩假帳,並無法洗刷空汙名產的惡名。(朱淑娟提供)
高雄空污總量如果玩假帳,並無法洗刷空汙名產的惡名。(朱淑娟提供)

三、關廠後的實際申報量仍可保留並不合理

另外,還允許工廠關廠後的污染量可以賣給其他業者擴廠,而且可以抵換的量是用許可量計算,高於實際排放量,這也很不可思議。污染排放量屬全民所有,一家工廠關廠後,原先核給的排放量理當收回歸零,不應該變成可以買賣的財產。

空污總量管制計畫即將進入第二期程,當環保團體質疑前三年的第一期程並未實質減量5%時,環保署告訴大家,進入第二期程後將會要求減更多。但從最近公告的這個版本來看,第二期連實質的減量目標都沒有。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說:「政府一路騙我們,原來這個計畫是為了讓工廠更方便擴廠的。」

日前深澳電廠更新擴廠案,讓北台灣民眾擔心空氣品質將變壞。但也有人認為,北部增加發電後,可減少南電北送,中南部空污將可改善。但從高屏空污總量的實際運作情況看來,高雄的污染產業非但不會減少,還可能再增加,未來需求的電力也將增加。最後,期待高屏地區空污減量的願意也將落空。

*作者為獨立記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